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1

弃号勿FO:

禁果
———————————————



五月模拟考之后有一天的假期,黄少天跑去医院宿舍区找他哥哥。

张佳乐很不巧地值班走不开,黄少天就去找王杰希,王杰希宿舍在张佳乐的隔壁,见他来了很惊讶。

“先说好,我本来是找我哥。”黄少天坐在沙发上看他,“我考完了,感觉还不错。”

王杰希在水池边给他洗水果,水放得哗哗响,“都说了成绩再差都能在B市找到学校。”

“滚滚滚我成绩不差。”黄少天又自己跑去开电视,“电视上都是灰,你平时都不看吗,你一个人住平时下班都干什么啊?”

“上班已经很累了,下班还要看书,有时候还被会临时抽去干活,如果时间长一点就去找你。”王杰希把洗好的水果放在盘子里端过来:“有苹果,樱桃,葡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黄少天捏着遥控器换台,瞟一眼水果盘说:“都不想吃。”

“真挑食啊。”王杰希抽出水果刀,“苹果怎么样?我削给你。”

黄少天眼睛看着电视,“我想吃点酸的,有番茄就好了,苹果真不想吃,哦不,等等,苹果就苹果吧,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是吗?”他说着,眼睛笑眯眯。

王杰希削着苹果,淡定地说:“好啊,以后你来B市上学,我一天削一个苹果给你,这就说好了。”

黄少天说:“你重点不对呀,诶你削的苹果真好看!”

王杰希手指很好看,修长而灵活,一手托着苹果转一手握着水果刀,那苹果皮又薄又长,一个苹果削下来皮都是完整的没有断,黄少天把皮提起来,长长的带弧度的一条,嘴里赞道:“这年头还有人削出这么好的苹果,厉害啊,刀攻真好!”

“我这可是握手术刀的手。”王杰希放下水果刀,把苹果递给他,“全中国未来最好的脑外科医生给你的苹果,以后一天一个。”

黄少天接过来,两只手托着白白胖胖的苹果啃,虽然不够酸,可是够甜。

王杰希用纸巾擦着水果刀,“笑什么?”

“哪有笑啊。”赶紧用苹果挡住嘴巴。

“是眼睛啊,挡错地方了。”王杰希也笑,“还想吃什么?”

“怎么老是问我吃的啊,我苹果还没吃完!”

“以前跟你说过啊,我丢过一只猫,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王杰希说,“直到情人节早上在路边捡到你……”

黄少天无语,“所以你以为你那只猫成精变成人了?!靠,你不要把我当猫养啊!你的思维很清奇诶!”

“怎么可能,你以为童话故事啊,”王杰希摇头,“不是猫,是我前世的情人……”

噫,这是情话吗?黄少天刚觉得不好意思突然发现不对劲啊,“你妹啊王杰希,你意思是我是你女儿吗还前世的情人!”

王杰希接着说完:“所以,叫爸爸。”

“爸爸你个头啊!”黄少天跳起来要打他,王杰希也站起身,突然把他抱进怀里。

黄少天立刻安静了,不说话,把头埋在他的胸前。

对方在想什么,他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可是他这样的人,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经过了这么多事,还能和这么好的男人在一起吗……

王杰希搂着他的背,“到B市来上学的事,我是认真的,你考虑得怎样了,我实习期下个月就结束了,正好是你高考之后,如果你愿意,我就带你走。”

“我不知道,”黄少天闷闷地说:“我没想好,这种决定太难了……”

“对,毕竟恋爱是人生大事……”

“什么恋爱啊!明明是上大学!”

“别吐槽了,”王杰希松开手,低头看他,“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黄少天低下头,他不知道该不该把那些事告诉他,喻文州,于锋,他犹豫着,身体比感情要容易给的多,睡在一起,很容易,但在一起,却很难。

他不确定自己对王杰希是什么情感,他已经伤害过于锋,不想再去伤害另一个真心对他的人,他想了想,“我现在不好回答你……”

这时他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

他停下话语去拿手机,非常意外的看见是QQ群的信息提示,那是他们当时打GLORY联赛的小群,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在里面说过话了,而现在说得那个人,赫然是一年都没有在QQ上发过言的喻文州。

索克萨尔:大家好吗?

下面是郑轩给他的回复,枪淋弹雨:好啊,你怎样啊喻总?

黄少天拿着手机,愣愣地看着这两行发言,屏幕上很空,就这两行字,没有其他人再说话。

王杰希站在他身边,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沉默的脸。

过了很久,索克萨尔又说:不太好。

又过了一会,索克萨尔说:少天,你在吗?

屏幕下无人应答,白色的对话框定格着,时间像凝固了。

被叫到的人看到了他的问话,却没有回答。

打几个字,很容易,但他做不到。

王杰希叹了口气,并没有问这个索克萨尔是谁,他轻轻地抚住黄少天的肩,“少天……”

“别叫我的名字。”黄少天下意识地说道,手已经挥过去打开他的手,但他马上回过神,“哦,是你啊。”

王杰希愣了一瞬,又恢复了平时的表情。

他一定能猜到……黄少天有些莫名的心慌,类似于像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解释道:“他是朋友……我,我现在……”

“没关系,”王杰希望着他,“慢慢来,我可以等。”

吃完中午他送他走,黄少天不说话,他的心情很糟糕,一直心不在焉,他还没有回复索克萨尔,一直没有。

王杰希送他上车,“路上注意安全,到蓝雨打我电话,让我知道你平安到达。”

黄少天点头,又说:“对不起……”

“嘘。”王杰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这个,我们都需要时间。”

时间来遗忘,时间来证明。

黄少天又点头,他的心很乱。

车就要开了,王杰希在车窗外对他挥手:“我就在医院,随时等你的答案。”

答案,什么答案,黄少天心里想,跟你走吗,如果我同意了,就等于放弃了喻文州,但也等于重新开始了。

他还差三个月满十八周岁,差一个月高考,人生过了十几年,最开心的那天是和喻文州一起拿到冠军,最难过的那天是喻文州对他说再见,他站在窗里看楼下的他走远,雪花从天而降,他的心都被冻僵了,他那么冷,那么绝望。

才会做出之后那么疯狂的事。

他回到学校,学校放假了,没有几个人还在,校园里静悄悄的,喷泉洒着白色的水花,鸽子停在他的脚边。

他站在空旷的广场上,不停地想起从前的事。

喻文州为他撑起的伞,于锋涂在他脸上的蛋糕,喻文州喂郑轩吃的鸡蛋仔,于锋睫毛上的雪花,喻文州生日会上别人的羞辱,于锋拉着他的手奔跑,喻文州对他的拒绝,于锋愤怒的脸,那些交替出现着,最后停下来的是一个苹果,红色的果皮拉开,里面是白的新鲜的果肉,王杰希的手指拉开果皮,很漂亮的手指,托着苹果给他,问他:

吃吗?

苹果,禁忌的果实,上帝惩罚偷吃禁果的人类,将他们逐出伊甸园,饱尝人生的苦难……

要吃吗?

黄少天猛然惊醒,继而胸口恶心不止,他下床跑去洗手间吐,下午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什么也不剩。

夜很深,窗外有月光,皎白明亮,在地球的另一边,喻文州那边会是白天,日光大盛,隔了十二个时区,一个白天一个黑夜,最远的距离。

他无力地站起身,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走回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他觉得很累,最近一直觉得累。

手指碰到手机,他拿在手里,解锁,他打开QQ,索克萨尔的那条信息依然是最后一条。

他叫他的名字,问他好不好,他难道不知道他好不好?他难道不知道他曾经多么地爱他?

可是,都过去了。

雨总会停,雪也会化,天总会亮,雨停了之后有彩虹,雪化了之后是春天,天亮了之后就是崭新的一天。

黄少天躺在床上,身体疲惫,心却渐渐地受到鼓舞。

他还年轻,连十八周岁都还差着三个月,他被一场雨困住太久,早该走出来了,他下个月参加高考,和王杰希一起去B市,那里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过去,王杰希也不知道喻文州,他可以重新开始,他可以和他开始新的人生。

B市的冬天不冷,长城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故宫里有神秘的传说,回音壁前能听到彼此的告白,长安街很长,手拉手一直走下去,从黑夜走到天亮……

他动着手指,打开索克萨尔的私聊对话框,回复:我很好。再见。

天亮了。

黄少天起床换衣服,他决定去找王杰希,告诉他他想好了,过去的事全都忘记吧,他要去考B市的学校,说好的一天一苹果,不能食言。

他搭上公交车,去他的医院,车子摇摇晃晃地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他心情很好,满满的都是喜悦的希望,恨不得早一点见到他,马上扑到他怀里……

黄少天到了医院门前,他站在人群中掏出手机准备打王杰希的电话,问他在哪里,在不在值班,如果他在值班,他就在外面等他,他等了自己这么久,自己也该等等他,如果他不在值班在宿舍,他就直接去他宿舍,很多话想说,但也没什么好说,他只要他抱抱就好了,所有的疲惫都会消失不见,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遇见……

对面的玻璃窗上映出他的脸,他发觉自己脸色苍白,最近总是想吐,头晕,饿得很快但看到食物又什么都不想吃,他早上还没有吃早饭,突然又想吐,那恶心的感觉根本无法控制。

黄少天跑到洗手间,对着洗脸池干呕,什么都吐不出来。

身后有保洁员关切地问:“没事吧? ”

“没事,”他说:“我身体一直挺好的,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吐,想吃酸的,口味也变得很奇怪。”

保洁员笑着说:“怀孕了?”

“怎么可能……”他矢口否认,却停下了话语。

医院对面有很多药房,很容易买到验孕棒,他关好洗手间隔间的门,拆开验孕棒,不敢仔细看使用说明,心脏跳得急而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两条红线渐渐地浮现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

仿佛宣告了一切的破碎与终结。

他捂住嘴,竭力掩盖住咽喉里压抑的哭泣。

他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评论

热度(276)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