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4

弃号勿FO:

现在你知道当年的真相了,要选周杰伦吗?
———————————————————————



小卢正在上课,校长来敲他们班的门,叫他出来。

小孩子乖乖地跟着老师走到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见他来了就站起身。

他蹲下来仔细看他的脸,“就是你呀,真可爱。”

小卢不认识他,抬头看校长和老师。

那男人对他笑,“你别怕我啊,给你巧克力。”

他递了一块巧克力给他,小卢往后退了一点,“我爸爸说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我不是别人啊。”那男人手拿着巧克力不放,“第一次见你,我实在不知道该给你什么,你拿啊……”他像是很紧张,又很高兴,有点语无伦次。

小卢觉得他很奇怪,很不想和他说话,回头说:“老师,我想回去了。”

校长说:“于先生,第一次见面不要勉强孩子,凡事慢慢来。”

于锋点点头,把巧克力收起来,又拿出一个红包,“那钱,要不要?”

校长又说:“钱也是一样……”

于锋看他,“你们出去一下吧,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校长和老师都出去了,于锋又低头看小卢,“你爸爸对你说过我吗?”

小卢皱着眉,“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你好奇怪。”

于锋捏着红包,来回地捏,好像很害羞的样子,“你拿着这个钱好不好,不然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小卢很防备:“你为什么要给我吃的又给我钱啊!我爸爸说外面拐小孩的很多,你休想对我做什么!”

于锋笑了,“不是啊,我不是要拐你,不过你这么可爱走在外面真的要小心,现在坏人真的很多,到哪里都不安全。”

小卢觉得这个叔叔一定脑子不对劲,“我要回去上课了。”

“你不喜欢钱你喜欢什么?”于锋拦住他,“跟我说说你爸爸好不好,你们这几年过得是不是很辛苦,他一个人带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告诉我好不好?”

小卢很聪明,“你想追他?”

于锋又笑,“你同意吗?”

“太迟啦!”小孩子摇头:“先不说已经有一个讨厌的嘲讽先生要跟我爸爸再婚,啊不对他还没结过婚不能叫再婚,再说我支持喻老师!”


*

下班的时候外面下起雨,黄少天的车钥匙掉到下水道里新的还没补办来,他打算坐公交回家,分公司离公交站路不多,不过他忘记带伞。

要不要蹭同事的车呢?他站在写字楼的台阶上张望着,雨从玻璃的透明屋檐下滑落,绵延不绝。

G市多雨,他仰头看着雨,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老城区狭窄潮湿,落雨时抬头看到屋檐边拉过很多电线的灰白天空,青石板的道路上有滑腻的青苔,他喜欢踩水,不喜欢回家,他住在漏雨的阁楼上,晚上雨点落到身上,半夜醒来真的超烦……

有人从他身后撑开一把伞。

黄少天回头,看到喻文州的脸。

“呃,这么巧?”他明知故问道。

喻文州直接地说:“我来找你。”

“找我?”黄少天说道:“今天又要聚会吗?”

“不,”喻文州摇头:“这次只有你,和我。”

他这样直白地表达,黄少天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他和他认识十年了,他也没有对不起他过,喜欢不喜欢是另一种意义的事。

“我车在那边,我带你过去。”喻文州走到雨里,又回头:“来。”

黄少天默默地点头,跟着他,伞大部分都打在他的头上,他看到了,往旁边让了一点,说:“我又不是女孩子,你不用对我这么绅士。”

雨落到他的肩上,喻文州又把伞对他倾斜了,他笑了笑,“不是对女孩子绅士,是对你,我记得你以前说小时候睡觉淋到雨,我现在买的房子的顶楼特地装修成全玻璃,下雨只会听见雨声不会再淋到雨,那是很美妙的声音,我们一起听。”

黄少天停下脚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喜欢你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过去了。”

“对我来说就像是昨天,”喻文州望着他,“你说的所有话我都记得,还有我们所有的事,我当时没办法给你承诺,不代表我不喜欢你……”

黄少天打断他的话:“现在说这个太迟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他看向一旁,“不用你送,我跑去公交车站要不了几分钟。”

他要走,喻文州拉住他,并且用力将他拉进怀里。

伞掉落在地,雨直接打在他们身上。

“别走。”喻文州抱着他说:“以前是我没法给承诺,但我现在可以。”

黄少天没动,他曾经多少次地幻想被他这样拥抱,但不是现在。

“我们都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了,哪怕你是,我也不是了,”他望着天空,“文州,我曾经很喜欢你……”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喻文州松开手,雨水淋湿了他的脸,“从十五岁起,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都在抗拒我自己。”

青春从爱你开始,仍未停止。

雨还在下,窗外有些绿色藤曼植物缠绕,在雨水中生机勃勃,黄少天坐在窗边,喻文州用一条毯子将他围起来。

“不用。”黄少天看着窗外说:“我没那么虚弱。”停顿了一下,“你家挺漂亮的。”

“我回国之后就买了这里,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喻文州递给他一杯温暖的姜茶,“抱歉,今天因为我的任性,让你淋雨。”

黄少天接在手里,慢慢有暖意从掌心渗入身体,就像喻文州本人,妥帖,温暖,如春风。

他想着,眼睛又望着窗外的雨。

他早就走出来了,没必要再走回去。

喻文州坐在他身边,“小卢不用接没关系吗?”

“魏老大去接了,”他想了想,“何况还有叶修,我和他在一起。”

“你不用和我强调他,也不要轻易地说出在一起的话,”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手,“爱是一生一次的事。”

黄少天抽出了手,“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你知道的,我有个孩子……”

“我给你一次犯错的机会,”喻文州转到他面前,看着他,“你也给我一次好吗?”

黄少天抬起眼睛望着他,喻文州离他很近,咫尺之间。

“你没有做错什么。”他轻轻地说道:“不管你当时喜不喜欢我,你都已经做出了选择。”

喻文州摇了摇头,“你以为,我当时不喜欢你吗?”

黄少天看向手中的姜茶,“或许吧,已经不重要了。”

他低着头,喻文州看到他稀疏却长的睫毛,目视而下的神态近乎柔弱,他开始怀疑他错过的那些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问,或者直接去查,人的行踪总是有迹可循的,但他并不愿意去触碰某些真相。

“少天,”他叫他的名字,类似执拗而赌气地拉他的手,“别离开我。”

“我永远记得,你对我说,见面是为了说再见……”黄少天望着他黑色的眼睛,“文州,不是你现在回来了,你说你以前喜欢过我,我就会觉得开心了,其实我希望你从来没喜欢过我,这样现在反而会轻松一点……”

“那你记得蓝溪阁夺冠那天吗?”喻文州打断他的话:“那我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天,冠军奖杯在我手里,你在我身边。”

黄少天手中的姜茶渐渐地冷下去。

“但那天,我回到家,可能因为我太高兴了,忘乎所以了,我亲吻了我们的合影,我妈看到了,”喻文州接着说道:“她查了你,很多事,家庭,经历,身份,她警告我不要靠近你,不然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我不能冒险。”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这些事,他愣愣地看着他。

“我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努力把你当成和其他朋友一样,说真的我特别希望你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这样你就会少难过一些,你向我告白的时候我一点都不高兴,我只怕你难过……”

黄少天摁住喻文州的手,“别说了。”

喻文州像没听到,“你到我的生日会来,那次我其实自己都是特别敷衍,我根本不在乎家庭聚会或者企业年会,你穿什么来都无所谓,因为你在我眼里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高级定制,我喜欢你这个人,你穿什么都特别好看,我看到别人欺负你,我妈拉着我,我怕她看出来,拼命对自己说要忍,要忍,忍一时风平浪静,以后还有一辈子……”

黄少天摇头,“你不要说了,我都明白了,你不要说了。”他停了很久,没有说话,喻文州安静地等待着,过了一会他又摇摇头:“太迟了……”

曾经,他多么希望喻文州爱他,可是现在,如果喻文州曾经和他一样,对彼此抱有刻骨的爱,那对他的一次次拒绝也同样是对他的变本加厉的伤害。

他简直不敢想象。

“我相信真正的爱情只会有一次,我愿意付出所有,”喻文州托起他的下颌,“看着我,少天,等待是为了最好的结果,现在结果就是你面前。”

他靠近了他,将隔了旧时光的吻烙印在他的唇上。

黄少天没有动,也没有闭上眼睛,太久了,这些就像梦一样不真实,窗外雨声阵阵,冲刷着透明的玻璃墙,像蜿蜒的眼泪。

喻文州没有索取太多,他退后了一些,又看向他,“给我一些回应,让我这些年的等待没有白费。”

“我不知道。”黄少天低下头,他手里的姜茶完全冷了,他只好放回到桌上,茶面上已经没有了热气的清烟,刚才那些温热也已经消失殆尽,他又说:“其实我并不需要你保护,我也不怕吃苦,你以前多喜欢我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宁愿被开除过很困难的生活也不愿意你总是说普通朋友,说再见……”

“所以我刚才说,也给我一次犯错的机会吧,”喻文州握住他的手:“我原谅你和于锋,你原谅我的自大,我们扯平好吗,”他停顿了一下,又笑了,“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

同样是落雨天,他站在缠满野蔷薇花的钢筋外墙边看着墙内的房子,大颗的绿萝垂下丝丝缕缕的花,淡蓝色的窗帘拉得很紧,里面有悦耳的钢琴声。

他猜那琴房里一定有木色的地板,白色的钢琴,弹琴的人说不定是个温柔的姐姐,说不定是个可爱的妹妹。

说不定,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黄少天抬起头,雨无穷无尽,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轻巧地翻过外墙,跳在别墅区柔软的绿地上。

他朝那间房子走,像一只闯入禁区的猫,他脚步轻而快,脚尖踏起水波,和着钢琴的旋律,像踩着音符的舞步。

无人的秋千随风摆动,不远处有立起的箭靶,他离琴房越近,就越听见美妙的琴声,他趴在窗台下,慢慢地拉开窗帘。

雨忽然停下。

阳光照在他身上,那弹琴的男孩回过头,对他灿然一笑。

那是他自己。

黄少天突然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家卧室的顶灯。

他忽而害怕起来,无边的黑暗从四处涌来,他害怕过去的痛苦,害怕现在的未知,他的手抓在枕头边,四处去找他的手机。

他需要一些光亮,然而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

他越发惊慌,眼睛暂时不能适应黑暗,他看不到,只能拼命地完全靠触觉在床上摸索。

窗外忽然炸下一个惊雷,室内瞬间一片大亮,雪亮中他看到似乎房中有人,他吓得惊叫出声:“啊!!!!!”

雷声平复下去,室内重新一片漆黑,小卢在隔壁房间里哭起来:“爸爸!爸爸!”

黄少天顾不得自己,他拼命下床,跑向儿子的房间。

一切勇气都回到了他身体里,他扑过去开灯,因为看不到手撞到了门上,撞得骨节疼痛,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打开灯,小卢坐在床上哭,“打雷,我害怕……”

黄少天过去抱他,“别怕,别怕……”

小孩子缩在他怀里:“爸爸不要走,我怕打雷,我要和爸爸一起睡。”

黄少天搂着孩子,“我不会走。”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深夜听起来莫名的诡异,黄少天没说话,也不敢去接,更不能离开害怕的孩子。

天还在打雷,一个接一个。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突然开始下雨,闪电一瞬间照亮房子,又一瞬间熄灭下去。

小卢紧紧地抱着他,“我怕……为什么还在打雷,我怕……”

这时突然有人大力地敲门,砰砰砰,砰砰砰。

黄少天一阵惊慌,几乎要哭起来。

叶修在门外喊他,“少天!在不在!”



评论

热度(342)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