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5

弃号勿FO:

天天对谁撒娇呢
————————————————



他回过神,叶修的声音让他忽然冷静下来。

他抱着小卢去开门,叶修站在门外。

黄少天看着他,“叶……”

叶修一把抱住他,“别怕。”

不过他抱了一下马上就松手了,“中间隔个小朋友真不亲密啊。”他关好门,把室内的灯打开。

客厅里一片明亮,所有的黑暗都无所遁形。

小卢抱着黄少天的脖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叶修说:“把孩子放回床上睡啊,抱着手不酸吗?”

黄少天望着他,“你为什么会来。”

“你跟哥说过你怕打雷啊。”叶修推着他的肩把他推进卧室,“怕我少天儿害怕,就开车过来了,果然吓得手都冰凉凉的。”

黄少天把小卢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转身看叶修,“谁跟我说晚上开车回家都怕的。”

叶修振振有词,“这你都看不出来啊,真笨,哥那是骗你想跟你共度良宵呢!”

“你妹啊我当然看出来了,你能不能不要抽空就嘲讽我!”

“哎哟都炸毛了这会不害怕了吧。”叶修拉住他的手,“你真的怕打雷啊。”

“可能因为小时候一个人睡阁楼,打雷就在耳边,所以觉得特别近特别恐怖,后来……”黄少天停下话语,“BOSS,你真是个好人。”

叶修笑,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黄少天抿了抿嘴唇,又说:“特别好。”

叶修搂住他的腰,又亲了他一口。

黄少天接着说:“好男人。”

叶修又亲了一口,“想要你老公亲你就直接说嘛,一直发卡发卡,手里都要拿不下了。”

这时天上又炸了一个雷,床上的小卢吓得身体一动,黄少天赶紧松开叶修去抱孩子,“爸爸在这里。”

小卢抓住他的手指,舔舔嘴又继续睡。

叶修笑了笑,坐在黄少天身后搂住他,“你真是紧张他。”

“因为他这么小啊。”

“也对,你这么大了我也紧张你,冒着被雷劈的风险也要来看你。”

黄少天回头看他,“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要被雷劈。”

“比如……”叶修把头搁在他肩上,“趁人之危。”他说着,把手从黄少天的睡衣下伸进去,直接抚摸着他的肌肤。

黄少天皮肤很好,摸上去细腻润滑,他运动不多,腰腹处缺乏肌肉,叶修摸着说:“真软啊,都是软肉,哥就说你腰软好推倒。”

黄少天说滚你的,又说:“二十好几了只被人推倒过一次,也算好推倒?”

“推倒一次就有了娃,该说你运气太好还是太背啊。”叶修笑,又去咬他的耳垂,“真软,到处都是软软的。”他的手往下探,平坦的腹部往下是肚脐,再往下就是私密的区域了。

黄少天腾出只手摁住了:“别摸了,孩子还在睡。”

叶修抱住他说:“那明天小朋友上学去了行吗?”

“我也要上班啊!还有BOSS你自己不去上班吗!”

“看我心情啊,BOSS批准你假期。”

“噫,你这是公私不分啊!”

“不,恰恰是BOSS对于单亲爸爸的人文关怀,体现了荣耀的人性化。”

虽然昨晚打雷,但小卢还是睡得很香,直到闹钟响才揉着眼睛爬起来。

然后看到他的爸爸睡在他旁边,身上盖着一件男人的外套……他顺着外套的方向望过去,一个男人靠在床头坐着睡,还拉着他爸爸的手……

这不是那个嘲讽先生吗!

小卢叫道:“你为什么又在我家!”

他一说话,两个大人都醒过来,黄少天揉着眼睛,“嗯?”他看到自己睡在床上,盖着叶修的外套,还拉着叶修的手,而对方没地方睡,要拉手也不能离得太远,只能坐在他身旁打瞌睡。

叶修睁开眼睛,看黄少天:“你睡着了,怕把你弄醒只好抱到你儿子床上……”

小卢把两人的手一人一只拽开:“不要对我爸爸动手动脚!”

“小朋友,我是怕你爸爸晚上怕啊,要真的趁人之危你觉得你爸爸还能在你床上吗。”叶修一本正经地说:“讲道理啊。”

黄少天在一旁笑,“儿子,快点起床,不然上学要迟到。”

小卢不高兴地跳下床,气鼓鼓地跑去刷牙,叶修还在说:“你儿子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不就好了。”黄少天站到叶修身后,手捏着他的肩,“坐半夜累了吧,我给你按摩按摩。”

叶修说:“这还差不多。”又去捏黄少天的手:“再说一遍,你什么我?”

“呵呵,没听到就算了……”

正说着,小卢在外面叫:“黄少,我够不到毛巾!”

黄少天应了一声,跑去阳台上拿东西,叶修站起身,这时正好黄少天的手机响起来。

“BOSS帮我看一下。”黄少天在阳台上说道。

叶修去他房间拿手机,来电人却是喻文州。

大清早的有什么企图!叶修接起来:“喻先生你早啊。”

喻文州那边迟疑了一会,“少天在吗?”

“在床上还没起来呢,”叶修说:“喻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老婆?”

喻文州并不和他多说,“少天不在的话,我下次再打来。”说着就挂了。

叶修把手机拿开,却又看到昨天凌晨有个未接来电,也是喻文州打来的,时间定格在他离家动身之前。

这小子居然也想打雷天关心我老婆?!呵呵,幸好哥的行动力更强!叶修把手机放到一边,走出去。

黄少天给小卢擦脸,抬头问,“谁的电话?”

“是喻先生。”叶修靠在墙边,“我吃醋了。”

小卢翻白眼:“噫,你好歹也要看看还有未成年人在。”

黄少天不理他,叶修学小卢鼓起嘴,凑过去说:“我说我吃醋了,我吃醋了,你考虑一下BOSS的心情……”

“在家等我。”黄少天低声说:“等我送小卢回来。”

叶修瞪大眼睛:“真的假的,你想通了要跟我……”

黄少天一把捂住他的嘴。

叶修说不了话,眼睛笑得弯弯。

黄少天真讨厌他一脸诡计得逞的表情,摇摇头又去看小卢,“快点快点,我开车送你。”

他不管叶修,带小卢穿好衣服去外面店里吃早餐,再送去学校。

小卢坐在车子后排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黄少天从后视镜看他,“干嘛啦,不开心吗,昨晚打雷还没缓过来?”

“你真的要跟嘲讽先生在一起啊?”小卢抱着黄色的书包说道。

“你管得真多诶!”黄少天笑,“叶先生很好呀,真的是个好人,虽然他长得很……不讨人喜欢。”

小卢又说:“魏老大知道吗?他会同意吗?”

“他……他的问题就交给嘲讽先生吧,我只要负责让你同意就好啦。”黄少天边开车边说:“儿子你尝试接受一下嘛,不尝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啦?”

小卢撇嘴,“你是我爸爸诶,还对我撒娇。”

黄少天真诚地说:“嗯,我就是在尝试对你撒娇的成功可能性,所以说儿子你也要凡事多尝试几次,别怕失败。”

“你也就是对我垃圾话管用,每次嘲讽先生不都把你噎得无话可说?”小卢摇头,“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

“这就是你天真了,不喜欢一个人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比如不够高不够温柔不够聪明,喜欢一个人却根本不需要理由,儿子,要理解这个你起码还要过十五年……”

车子绕过了弯道,开到学校前,黄少天停下车,“下车小心点,上课好好听讲,放学我来接你。”

小卢拉开车门跳下车,朝学校大门跑去。

黄少天目送儿子进校门,突然他看到一个人影在校门内对小卢招手。

那一瞬间他的心脏都停跳了一拍,他呆住了,继而马上反应过来,他跑下车,头也不回地冲进校门,跑向他的孩子。

小卢正抬头对那人说:“于叔叔今天又来找我玩啊?”

于锋摸摸他的头,笑得一脸灿烂,“想你嘛,我把你想要的雪风买来了,我买了十个,组成战队好不好?”

小卢兴奋地点头:“好好好!我要叫我同学一起来玩!”

于锋给他点赞,“对,就是要大方一点,不够叔叔再去买……”

黄少天冲过来,一把把小卢护到身后,于锋有点惊喜地看他,“少天。”

“闭嘴!够了我不想看到你!你不要出现在我儿子面前!”黄少天直视着他,“我警告你别靠近他,不然我杀了你!”

于锋看着他,“小卢该知道他的身世,我们才应该在一起……”

“别当孩子的面说这个!”黄少天打断他的话。

“那我们出去说。”于锋看向他身后惊慌的小卢,“你去上课,我们没事。”

小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不要吵架啊……”

“不吵架。”黄少天也摸他的头,换了柔和的口气,“你去教室吧,放学我来接你,不要和乱七八糟的人见面。”

小卢只好背着书包到教室去,于锋又说:“那我们换个地方说,你也不想家务事在校门口闹得人尽皆知吧。”

“我跟你有什么可说。”黄少天往一旁走,“我只希望你不要出现。”

于锋跟着他,两人离开学校的范围,再往前有个街头篮球场,早晨这里还没有人,空气清爽微冷,球场边几排长长的木制座椅,现在空无一人。

于锋拦住黄少天,“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以前的事是我不够成熟,但我现在真的很想弥补……”

黄少天反而笑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早说过孩子不是你的,你在自作多情什么!”

于锋看着他,“我已经测过他的DNA了。”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看他,“你无耻!”

“我还没有跟他说,我们一起告诉他好不好,我和小卢这几天天天见面,我在他们学校有基础项目的投资,他随时可以出来和我玩,我真喜欢他玩,他很喜欢我……”

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做梦!”

于锋有些难过地垂下眼帘,他试图去拉他,“你这些年一定为他吃了很多苦,我问过小卢很多你的事情,对不起,我当时……”

“当时的事我不想再提。”黄少天打开他的手,“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嘴里说着喜欢我,你都做了什么!”

“那你告诉我,我现在要怎么做你才能和我在一起?”于锋小声说道:“我会改。”

黄少天不看他,“没用,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小卢也很喜欢他,我会和他结婚。”

“叶修吗?”于锋皱起眉,“如果是喻文州,我可以算了,但其他人,我做不到,为什么你总是宁愿找新的别的人也不愿意跟我,我们认识那么久,我多喜欢你……”

黄少天没有听他说完,他转身就走。

于锋在他身后说道:“既然你不肯和我在一起,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黄少天停住脚步,他回过头,愤怒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你休想!”

于锋笑了一声,“你说呢。”

“我警告你不要打孩子的主意……”

“你明知道孩子跟我在一起才有前途,你能给他什么?”于锋伸出手指点着黄少天的胸口,“你的财务状况很糟糕,每个月信用卡都透支,连房子都没有,你根本没能力培养一个优秀的下一代,不知道法院会把小卢判给谁呢,”他靠近了他的脸颊,“等着吧,我们走着瞧。”


评论

热度(312)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