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6

弃号勿FO:

回忆杀!单亲爸爸是怎么来的!来狗血个痛快!!!


——————————————————————————


 


 


魏琛把帐结好,看看网吧里暂时没什么忙,就上楼回到房间。


 


他推开门,“你在干什么?”



没人应他。


 


魏琛走过去,骂他,“心情不好不想上学也要有个度啊,你下个月就高考了还不回学校,饭也不吃,跑我这发什么神经啊!”


 


黄少天睡在床上,G市的初夏很热了,房间没开空调,热得像蒸笼,他还盖着条毛巾毯,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一头浅色头发,还是不说话。


 


“真睡着了?”魏琛蹲下身,“你怎么不开空调,想中暑吗?!你这孩子有病吧?!都跟你说了高考考不好没关系,那么大压力干什么……”



“没事。”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带着浓重的鼻音。


 


魏琛吃了一惊,“你来的时候就见你不对劲,真的生病了?感冒了?我看看。”



“我没事。”黄少天抬起头看他,“魏老大,我暂时不想回学校,我想住在你这里。”



“可以是可以,但是,”魏琛疑惑地看他,“出了什么事?”



黄少天垂下眼睛,“我好像……怀孕了……”



魏琛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什么?我靠你别吓老子!”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好像是的,我测过了,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卧槽!谁的!”魏琛抓住黄少天的肩摇晃,“你才几岁啊!搞什么东西!”



黄少天捂住脸,“烦死了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跟于锋做了啊!还问还问我去自杀了!”



魏琛真想揍他啊,“我靠!我靠!我靠!”他松开黄少天,焦躁地在房间里转圈圈,“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又说:“你没事和他做什么!姓喻的不喜欢你你就这样糟蹋自己吗!”



黄少天一句话也不想说,抓起毛巾毯把自己全部盖起来。


 


魏琛没办法,走了几圈又停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黄少天不说话,魏琛又说:“你确定吗,你有没有搞错?对了,叫张佳乐来,他是你哥哥,还是医生。”



“别!”黄少天打断他的话:“我害怕……”



他害怕的东西很抽象,模模糊糊地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再也不能做梦重新开始了。


 


一切都结束了。


 


他垂下头,捂住脸哭起来:“我好害怕……好怕……”



张佳乐是晚上来的,他白天实习去手术室,抽空来的时候魏琛先在电话里把黄少天的情况告诉他,给他缓冲的时间。


 


他来的时候带了医院的验孕试纸,毕竟先要确定下来。


 


结果和验孕棒的一样。


 


如果说一份实验报告有误,两份呢……张佳乐无话可说,坐在黄少天床边,几次欲言又止。


 


黄少天睡在床上,房间里热得张佳乐不停流汗,他却冷得发抖,他不说话,闭着眼睛窝着身体侧躺着,手指紧紧地抓住身体。


 


张佳乐热得背上都湿透了,汗顺着头发往下淌,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黄少天爬起来去洗手间干呕,他什么都吐不出来,张佳乐扶着他,看着他苍白的脸,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男人知道吗?”



黄少天摇头。


 


“他应该知道啊,不管打掉还是什么,”张佳乐小心着措辞,“肯定要打掉吧,你才多大啊,哪有能力养孩子。”



黄少天又摇头。


 


“摇头什么意思,”张佳乐急了,“你别任性,这种事先要和大人商量,和你那个男人商量。”魏琛之前和他大概说了,他还不至于认为还是文什么州的。


 


黄少天这才开口:“我和他早就断了。”



“断了就不用管了吗!”张佳乐有点生气,“现在的高中生都在想什么!我靠你们在搞什么,以为在玩过家家吗,现在搞出人命了,难道就是你一个人的事吗!”


 


黄少天不说话,坐到床上,眼泪汪汪。


 


张佳乐又心软了,“唉,虽然很想揍你 ,但眼下最重要是处理掉,我有同学在产科实习,这个周末就去弄掉……”



“乐乐哥,”黄少天打断他的话:“我好害怕。”


 


张佳乐叹气,“发生这么大的事……”



“乐乐哥,我说的不是这个,”黄少天看向他,“这件事拜托你一定不能让王杰希知道。”



张佳乐说:“啊?有他什么事?”



黄少天抓住他的手:“说出来大概很荒唐,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和他发生过什么我也不想说了,反正都完了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想最后给他留一个美好的印象,他不知道我和别人在一起过,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告诉他,喻文州于锋,他统统都不知道,乐乐哥我不想他把我想得很坏,我好害怕他觉得他心里的我和实际的我不一样,我不要这样……”



张佳乐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隐隐约约明白了些什么。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又叹了口气,抬手去擦黄少天脸上的泪。


 


黄少天眼睛很大,他说话的时候眼泪往下掉,一颗一颗。


 


他说:“我再也不会见他了。”


 



 


张佳乐拉开门,门外站的人是王杰希。


 


“有事?”他看着他,其实并不太熟。


 


王杰希没什么表情地问他:“你弟弟的手机号,为什么打不通。”



“是吗,”张佳乐说:“我也很久没和他联系过了,只是表弟,联系不多,你说打不通,那我试试……”



他拿起手机要打,王杰希说:“不用了,我打过很多次,很多次,开始是关机,刚才是停机,他去哪里了。”



“啊,你问我?”张佳乐说:“我问谁?不见了吗?我最近太忙了,科室里学校里导师那边,啊我晕头转向的……”



王杰希打断他的话:“你不担心他出事?”



张佳乐坦然地说:“不担心。”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我担心。”



张佳乐哦一声,又说:“你有什么好担心,他只是你同事的表弟。”


 


王杰希看着他说:“我喜欢他。”



张佳乐梗了一下,继续说:“哦,我回头问问我家人他去了哪里,然后再告诉你,哦对了,下次放假我去蓝雨看看……”



王杰希打断他的话:“我去过了,他请假了不在学校,不然我不会来问你。”



“我和他平时也不怎么联系,你突然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是高考前压力太大出去玩玩放松去了。”



“没必要连手机都停掉。”



“可能手机丢了。”张佳乐找着理由,“总之我先去问问,你别担心。”



王杰希还是没什么表情,“如果他只是为了躲我的话,请让他回来,我想带他走,但我不会强迫他,我尊重他的所有决定。”



张佳乐嗯嗯两声,“我要休息了。”


 



 


他抽空去了魏琛的网吧,魏琛拉着他说:“少天吃不下饭,半夜起来吐,你有办法吗?”



“正常的反应,”张佳乐苦笑,“我联系好我同学了,周末带天天去医院,小心点别碰到王杰希就行。”



魏琛说:“王杰希又是谁?”


 


张佳乐不想解释,“路人,”又说:“姓于的知道了吗?”



魏琛摇头:“少天不肯说,不听话啊!”



张佳乐说:“我去劝劝,这事天天要遭罪的,不能让那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


 


他到房间里去,黄少天精神不太好,坐在床上翻笔记,见他来了就抬起头:“乐乐哥。”



张佳乐过去说:“你真没去蓝雨了?”



“我这样怎么去。”黄少天靠在床头,“头晕,去了也没法学习,说不定看到于锋又要打架。”



“靠他现在打你还是人吗!啊不对,你们还打过架?!”张佳乐感到有代沟无法沟通,捡重点的说:“王杰希前几天找我问你,我给糊弄过去了,他好像很真心……”



黄少天不说话,把笔记拢起来——是本英语笔记,那一页上正写词组,white lie。


 


他眼睛望着笔记,“那又怎样,都完了,不如最后留个好印象,别在他心里毁得太干净。”



张佳乐想了想,“不一定啊,你把孩子弄掉,谁知道,再和他交往,他说想带你去B市,你们去那里重新开始,谁知道以前的事?”


 


黄少天摇摇头,他看着哥哥,“我不能骗他。”



张佳乐无语,“好,这件事先放下不提,你现在这个状态也不适合再找个男人,我就跟你说,我和我同学约好了,这周末去医院弄掉,你把孩子他爸叫上,不管你们分手没分手这孩子他有一份,他必须要在场。”



黄少天看着他,“如果我说,我想生下来。”


 


张佳乐吃惊地望着他,“你疯了?!”


 


“大概吧。”黄少天低着头,“可是我一个家人都没有,自己生一个不是很好吗?”


 


张佳乐觉得他恐怕是真的疯了,“你有病啊!我是你家人啊!还有你口口声声叫魏老大,他对你那么好,你自己亲妈都没这样!”他伸出手指戳黄少天的脑袋:“别发疯,你承担不了这个后果。”



黄少天说哦,又不说话了。


 


张佳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个样子让他觉得他陌生又古怪。


 


黄少天把手机号停了,QQ号也没再用,刻意和过去割裂开,他很明白这样做不止是王杰希,连喻文州,连郑轩也找不到他了。


 


他没回蓝雨,一直暂住在魏琛那里,网吧里人多,夜里吵闹,他休息不好,精神更加萎靡。


 


张佳乐又开始劝说他弄掉孩子,他执意不肯,张佳乐也不肯,好说歹说嘴皮子都磨破,魏琛倒是无所谓,叼着烟不点,站在一边看,觉得黄少天不说话张佳乐说个不停,真是一大奇景。


 


最后张佳乐让步了,“行啊,你非要作死的话,让你那个男人知道,他如果也赞成,你们两个养小孩还差不多!你一个人就别做梦了!”


 


黄少天开始动摇,张佳乐比他年纪大阅历多,说的也的确是为他好的实心话。


 


张佳乐又说:“他父母也必须知道!你以为小孩是玩具吗,那是一个人,以后会有思维的人,然后你俩到结婚年龄就他妈滚去结婚!我靠我在出什么主意,我好像在替你包办婚姻……”他回头看魏琛,“我说的对不对啊,他们结婚比较好吧?!是不是啊?我不知道啊!”



魏琛抓抓头,“我只知道少天不喜欢姓于的,喜欢的是姓喻的,你说呢。”


 


黄少天没说话,确切的是,喻文州再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了。本来就不喜欢他,现在他还有了别人的孩子,他们再也不可能了。


 


虽然他早就明白。


 


虽然他早就不做不切实际的梦了,但到这一刻,他才切肤之痛地明白,这是真正的结束。


 


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个雪夜,如果他肯再勇敢一点,孤独地面对一夜的雪,一室的寒风……


 


张佳乐还在跟魏琛讨论,“还是弄掉吧,长痛不如短痛,对天天以后都好,不然以后万一喻文州回来了,带个拖油瓶怎么解释,万一以后遇到更好的人,那个人嫌弃怎么办。”



魏琛手指敲着墙壁,“呵呵,谁敢嫌弃我家少天。”



张佳乐再次感到有代沟无法沟通,只好继续问黄少天,“你自己觉得呢?你往以后想,以后日子还长着……”



“我想要,”黄少天终于开口,“我想要一个家人,至亲的血亲那种,永远不会离开我。”


 


他知道张佳乐以后想去德国念书,知道魏琛已经26岁了,如果遇到合适的女人就会很快结婚有自己的家庭,他们都是对他很好很好的人,但没有谁会一直陪着他。


 


的确没有人会一直留在他身边。游戏会关服,战队会解散,想在一起的人天各一方。


 


“而且,孩子是无辜的,我小时候爸爸妈妈讨厌对方所以他们都不要我,我不想这样,”他看向张佳乐:“乐乐哥,你不要劝我了,实在不行我就回家,我给家里做事的话,他们说不定还是愿意帮我一把,大不了我不读书了……”



张佳乐无话可说,魏琛倒是开口了,“回家个屁!他们也配?!有你魏老大一口饭吃就有你们一口饭吃。”


 


“你穷得吃试验的药都不肯回家,现在反而要回家,”张佳乐站起身,“好吧,我明白了,孩子留下来,”他停了一下,“但无论你打算和那个男人怎么样,他必须知道。”


 


 



 

评论

热度(277)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