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8

弃号勿FO:

继续回忆杀,一个故事有主角配角和龙套,有的能看到,有的永远也不知道
———————————————————





临近高考的人忙,不参加高考的人也很忙,郑轩其实一直挺忙,他家生意越来越好,最近还开了外卖业务,人手不够的时候他还要跑出门送外卖,很长时间没和他的朋友们联系过。

期间安静了很久的QQ群里喻文州说过一次话,问他们好不好,他才秒回了一句就被他老头叫走打果汁,忙得晕头转向,过了好几天才又想到群,打开一看发现喻文州回了一句不太好,又问黄少天。

但黄少天没回他。

群里之后一直没人说话,聊天记录就断在那里了。

郑轩和黄少天从小玩到大,在黄少天离家出走之前他们几乎每天在一起玩,黄少天有时还来他家蹭饭,帮他家跑腿,他们一起长大,一起玩,一起上学放学,直到黄少天迷上了对面新改造别墅区的某个人。

黄少天总是很不屑地说住在那里的人都是蛀虫,郑轩才不听他那些口是心非,黄少天他了解得很,外在的冲劲和内里的敏感矛盾又不冲突,郑轩就说那你烦他们就不要看啦,黄少天说哼。

只说了一个哼,说明他心里在意得不得了,郑轩心里说压力山大,你别爱上里面某个小姑娘开启一段门不当户不对的套路伦理剧就好。

结果黄少天爱上的不是某个小姑娘,而是某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公子哥。

好在喻文州没什么富二代做派,他家教很好,对谁都有礼貌,他们一起组队打比赛,喻文州制定战术他们执行,黄少天是他的第一迷弟,看他的时候眼睛都会发光。

噫,压力山大。

喻文州对他也很不一样,虽然喻文州对每个人都很好,也会很温和地指导每个人的打法,但郑轩——也只有他一个人注意到了,喻文州指导黄少天的时候,手是放在他腰上的,其他人他都把手放在椅背上。

噫,压力山大。

郑轩觉得自己发现了他们两个的大秘密,双向暗恋这种老梗电视剧里都不爱这么演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给我一把狗粮啊!

后来他们拿到冠军,黄少天追喻文州追到蓝雨去了,他则回家做事准备当下一任郑老板,之间的交集就少了。

后来于锋也到蓝雨去了,郑轩是他前辈,语重心长地说,阿锋啊,不要打扰别人双向暗恋。

于锋不服气,谁叫他们暗恋,我就去打直球啦,祝我好运。

郑轩说,我不祝,压力山大,你们三个人准备演几百集啦!

于锋说,你看好了,我会让黄少幸福!

他们三个人谁幸福了呢?不知道,郑轩懒得理他们的爱恨情仇,他还要做生意,闷声发大财懂吗。

后来一起玩的次数也不多,游戏关服了他正好专心自家店,黄少天看上去很伤感,他是个感情丰富执着于旧情不放的人,这样的人容易受伤,容易悲情,喻文州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郑轩觉得读过书的人说的话就是有道理。

喻文州说这话没多久,他就真的出国走了。

小时候郑轩以为大海的尽头是另一个世界,原来太平洋的对岸只是另一个国家。

人长大了就会失去很多梦幻的想法,当初有趣的念头也变得乏味而可笑。

后来郑轩交了一个女朋友,再也不用吃狗粮了,再后来就是喻文州打越洋电话给他,问他黄少天去哪里了。

“黄少?”郑轩正在送外卖的路上,停下摩托车接电话,“按时间要去高考了吧,你问我?”

“他QQ很久没上了,蓝雨的同学告诉我他请假了,他一直没去上学。”喻文州那边正是深夜,他毫无睡意,语气里只有压抑不住的担忧,“他怎么了。”

郑轩抬头看头顶的太阳,把遮阳帽扶正,“我打他手机问问,你别急。”

喻文州说:“我打过了,停机了。”

“啊?”郑轩擦了把汗,“没去蓝雨,手机又停了,玩失踪啊?压力山大。”

喻文州没说话,郑轩安慰他,“你别急,他那么大人还能出什么事,我一会打电话问于锋。”

“为什么要去问于锋?”喻文州反问道。

郑轩心想糟了,难道喻文州不知道于锋喜欢黄少吗,自己又多嘴了吗……

喻文州接着说:“也好,你问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把他怎么了,麻烦再告诉我一下,等你电话。”

郑轩把摩托车停在路边,跑到一边打电话给于锋。

于锋过了一会就接了,郑轩气冲冲地问:“你把黄少怎么了!”

“我能把他怎么,”于锋没好气地说:“莫名其妙,我姐姐姐夫回国了,我正要陪她们一家出去,下回说。”

郑轩连忙说:“你等等!黄少没去学校你知道吗,手机也停了。”

“他的事别告诉我。”于锋说:“他跟我没关系。”

郑轩怒了,“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念不念旧情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

他没说完,于锋就给挂了。

郑轩对着手机大骂没良心的衰仔,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他也顾不上送外卖了,又打电话给其他的朋友,他们也都和黄少天有阵子没联系,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郑轩越来越着急,有点不好的预感,不过黄少天除了蓝雨并没有哪里能去,他早就没家了,要去也只能去魏琛的网吧。

他带着一箱子外卖骑车到网吧,魏琛在帮人打副本,他站在他身边对他说话,问他黄少天,他理也不理,只对着麦说,那边那边集火那个君莫笑!什么人太多你们看不清?就是最辣眼睛那个啊!

郑轩只好在一边等,等到魏琛副本刷完,再问他。

魏琛下线之后说:“阿轩啊,很久没看到你,生意怎样?来就来嘛这么客气,还拿吃的来。”

郑轩问:“黄少在你这里吗?”

魏琛一脸惊讶,“他不在学校吗?”

郑轩看不出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不在你这里?”

魏琛摇头,“不知道那臭小子在忙什么,不过他一个大男人还能怎么样,有什么可担心。”

郑轩想了想,“也对。”又说:“不对,一个大活人不见还得了,我要去报警!”

魏琛吸了口气说:“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小心脏!”

郑轩又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六月的天太热了,网吧里的冷气不够大,他又太心急,汗一直没干,“因为你对黄少特别好,你都不急我就知道他不是不见了,而是他躲着我们。”

魏琛说:“既然你知道了,还问什么,快走快走,不然我赶人了。”

“我就想知道出了什么事,他过得好不好,”郑轩拉住魏琛:“他和我是好兄弟。”

“但你要是知道了,会不告诉另外的人嘛?”魏琛拉开他,“小老板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劝你不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他很好。”

郑轩只好回到家,他忙来忙去地打听黄少天,忘了给喻文州回复电话,不知道他在太平洋的对岸从天黑等到天亮。

后来还是喻文州又打来电话,他把魏琛的话转告,又安慰他:“你别急,应该没有出事,可能快高考了黄少压力大不想见人。”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说:“我回来。”

“我靠你搞什么!”郑轩也很生气,“那你为什么要走!你难道不知道他喜欢你吗!我靠你一直在装什么糊涂,现在他不见了你再着急,你他妈早干嘛去了!你活该!”

喻文州说:“见面再说。”

郑轩只好先放下怒火,“你别冲动,魏队都很放心肯定没事啊,你好好在那边读书,我去高考考场找他,他不可能不去考试。”

喻文州暂时同意了,他找蓝雨要到黄少天的考场,告诉郑轩。

郑轩那天就推了家里的所有事情,提前一个小时站在那考场大门口等。

真的是很多人,考生,家长,老师,到处是人,满眼是人,他跳到花坛上往下看,一个一个地找。

考场开始放行,考生入场,家长老师们也渐渐散去,人就少多了。

郑轩没看到黄少天,至始至终。他开始怀疑是喻文州给错了他考场,后来他觉得那不可能,喻文州那么细致入微的人不会错,他只错过一件事。

郑轩失望地坐下来,六月太热了,他后背湿透了,他没走,打算等考试结束时考生们出来再找一遍,他蹲在一棵榕树下等,又累又热,心内五味杂陈。

他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靠在树下,样子也还像在等人。

那男人个子很高,肩宽腿长,刘海遮住了一边的眼睛,气质冷淡而沉稳,长相也不像G市本地人。

郑轩看他年纪,不像是考生,也不像是考生家长,他以为是送考的老师,就随口问:“等学生出来啊?”

那男人转过头看他,“等一个朋友。”

郑轩说:“女朋友?”

那男人摇头,答非所问地说:“我明天就要回B市了。”

郑轩心想谁管你啊,他低头看着树的影子,看了一会觉得无聊,又问:“怪不得听你说话是北方人,你到G市出差的?”
“实习,”那男人看着他,“G市很好,不过我不大吃得惯这里的口味。”

“那你一定没吃到正宗,”郑轩笑,“下次你到G市来,到我家来吃正宗G市鸡蛋仔和奶茶,保证你都不想回B市了。”他很会做生意,立刻从口袋里找名片,“正宗老G市人口味,诶,怎么刚好发完了,真不巧……”

“不用了,”那男人没笑,看起来就是很严肃正经的人,他没什么表情地说:“我不想再来G市。”他停顿了一会,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失恋了。”

郑轩心里噫一声,没说话。

那男人眼睛看着树叶,也没再说话了。

郑轩后来都没见过这个男人了,不知道他最后找到他的朋友没有。不过如果那天他带了名片的话,他真的会给他一张,欢迎他来G市到郑记茶餐厅做客,郑记开了很多年,有很多回忆,墙壁上也有很多老照片,比如郑老板的从小到大,和发小黄少天,比如蓝溪阁的夺冠纪念,和剑圣黄少天,比如他们四个人在蓝雨广场上的自拍合影,最高的喻文州拿着自拍手机,黄少天开心地比V字,于锋装酷地不笑,而他自己坐在一边压力山大地看镜头,心想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三个人照相啊,轩哥我才不要掺和你们的爱恨情仇!不过再一想,一个故事总有主角配角和龙套,有开端和结束,何况他们三个都是他喜欢的朋友,想到这里他就笑了,所以那张照片上他也是笑的。会变的东西很多,但那些记忆永远都在,忘了或者记得,有一张照片留下来,就提醒了那些发生过的事,总好过什么印记也不留的匆匆过客,风一吹,就渐渐飘散了,风一停,就什么也不剩了。




评论

热度(325)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