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49

弃号勿FO:

狗血继续~撒啊撒~撒啊撒~


————————————————————————————




郑轩一直找不到黄少天,只好暂时先忙他家的生意,之后又去魏琛的网吧找黄少天,可是去的时候网吧换了老板,新老板说魏琛把网吧转手回老家结婚了,他啊了一声,觉得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喻文州和他联系地很少,他在忙自己的事,偶尔联系一次就是问他黄少天,他很惭愧,喻文州反而安慰他,找不到说明没事,又说,等我回来找他。




郑轩忍不住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我有能力了,”喻文州在视频里的脸看起来有些疲惫,他们有一两年没见了,他看起来比以前更成熟,“别急,早晚是我的。”




郑轩觉得他在透支自己,又觉得他盲目自信,他凭什么觉得黄少天早晚是他的,他在黄少天身边时都有于锋盯着,何况他不在。老实说黄少天长得不错个性又好,没人追根本不可能。




“随缘吧,”郑轩劝他,“不要那么大压力,做人嘛,最重要是开心。”




喻文州在视频里笑,连郑轩都心跳加快了两秒,觉得他还真是挺有魅力啊,难怪黄少天被他迷得死死的。




说不定黄少天真的早晚是他的。




没多久郑轩又开了两家门店,请了多的人手,成了真正的老板,后来觉得茶餐厅上不了台面,又开了酒楼,时间又过去了几年,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接到于锋的电话,说他从英国回来了,老朋友聚聚。




郑轩纳闷,“你什么时候到英国去了?去干什么?”




“念书呗,”于锋说:“前几年糟心的事太多,特别是高二的时候,书完全读不下去,我姐回来跟我爸说把我丢到国外呆两年磨练磨练,我老爸就听了她的话把我丢到英国去了。”




郑轩说哦,“行啊,你到我家酒楼来,我新年才开张的,想吃什么轩哥都请你!”




于锋说嘿大老板啊!马上就来!




郑轩站在酒楼门口等他,于锋开着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他面前,他完全是个青年的模样了,和刚认识时的中二少年全然不同。




于锋跳下车说:“郑大老板啊,我叫些朋友来,你也叫几个。”




郑轩说:“压力山大啊,你要我叫谁?”他把手机通讯录翻出来,“当时一起打游戏的还有联系的没几个了。”




于锋盯着通讯录翻,翻了一遍,又翻了一遍,抬起头说:“黄少天呢?”




郑轩说:“找不到啊,之前不是问过你吗,你个没良心的挂我电话。”




于锋当时就急了,“你说什么!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郑轩觉得他很奇怪,“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啊,他可能去别的地方念书了吧,我当时还去了高考考场找他,不过应该没事,就是他不希望和我们联系吧?”




于锋愣愣地说,“我还准备……对他道歉……”




郑轩问:“道歉什么?”




于锋望着他说:“我去英国念书之前,跟他睡了。”




郑轩耳朵里嗡地一声,“什么!”




“他说他把我当替身,我特别生气,那段时间烦死了,”于锋说:“后来到国外去都根本不愿意想到那时的事,过了一两年才冷静下来了,想想当时觉得他可能没有骗我,又拉不下脸,这次我专门回来找他,想跟他和好……”




郑轩回不过神,“他骗你什么?”




于锋停顿了一会,说:“他说,他怀了我的孩子……”




“你怎么说的?”郑轩反问。




“我说,那不是我的。”于锋说:“我是不是很混蛋……”




郑轩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于锋没躲,也没还手,否则凭郑老板的体力是打不过他的。




四周有很多人来拉,方才结束这场单方面的殴打。




郑轩说:“我再没你这个朋友。”他说完之后把他丢在路边,回他自己的酒楼。




他心里堵得难受,酒楼的进门墙壁上依然挂着以前郑记茶餐厅的照片,那些美好的定格下来的时光,他走过去把它们全撕下来。




他的好朋友受到过怎样的伤害,他难以想象,而他都没有在他身边,这还算什么好朋友。




他一张张撕掉了那些照片,最后一张撕的是蓝溪阁的冠军照。




王牌剑客站在最中间,笑得开朗又明亮,而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队长站在王牌身边,托着巨型支票的一头,他现在遥远的大洋彼岸。




于锋托着支票的另一头,现在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愤怒不已。




那时的他自己站在合影的最旁边,现在的他自己在照片之外,看着当时的人们。




他突然想起得知GLORY关服那天,在魏琛的网吧——那也已经不在了,喻文州低着头说: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没有什么能重新开始,没有什么能永不结束。




**


那年的高考黄少天没有去参加,他休息了很久,后来孩子稳定了他也不愿到处走动,本来也不是多爱运动的人,何况身体越来越沉重,乡下的空气很好,他有时候窝在凉椅上睡觉,一睡就是一天,忘了时间怎么过去。




魏琛在乡下的房子很大,隔壁还住着他的一个远房亲戚,是个在附近厂里做事的中年女人,那女人挺喜欢说话,也很热心,下班之后会帮他收拾收拾,还会说:“你该准备一点小孩的衣服啊,现在都秋天了,没几个月了。”




黄少天完全不懂,“你说的对哦,我还什么都没买,要买什么?”




那女人说:“衣服最起码的,还有被子帽子鞋子,奶瓶水杯也要的吧,你肯定要买奶粉啊,我跟你说奶粉的选择特别关键,现在有些奶粉小孩子吃了上火,对了还有尿片尿不湿,这个选择也非常重要,现在小宝宝很娇贵特别是刚出生的……”




黄少天觉得头大,他以为生下来就行,原来还这么麻烦,张佳乐实习结束时间也空闲下来,周末来他家给他列表,和那中年女人一起讨论买什么买什么写了一大页纸,最后说:“我靠,我一个二十岁的花样美男子居然要当奶爸采购这么多!”




黄少天纠正他:“奶爸是我好吧,你只是叔叔!”




“真可怕,要花多少钱啊!”张佳乐在心里摇头,“我不想结婚了。”




“说得像有人和你结似的。”




“你哥哥我超受欢迎的好吗。”




张佳乐说归说,还是会去买,他的同学都在天猫看送女朋友的巧克力玫瑰花,他却要在全球购看选择奶粉的技巧,他的同学请女朋友出去约会,他却要在书店里找育儿心得……他同学发现了,问他,“看不出来啊张佳乐,准备当爸爸了?啥时候啊?”




“快了,”张佳乐麻将脸说:“不是我的。”




他同学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张佳乐很生气,“你们不要误会啊!我靠我这样还能当一个花样美男子吗!”




天气渐渐凉下去,魏琛在忙网吧转手的事,黄少天知道了,问他:“魏老大你要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转手网吧!”




“赚不到钱,”魏琛坐在他身边说:“我打算把转手的钱和朋友合伙投资,坐在家里等分红,还不用坐班,多好!”




黄少天望着他,“是为了我吗?”




魏琛现在当他的面烟都不抽了,只放在嘴里含着过个干瘾,“怎么叫为了你,赚不到钱就要换个行当啊,你是不是傻。”




黄少天低着头,“是为了照顾我吧……”




“都说不是了,”魏琛说:“你得去上学,别以为生了小孩就呆在家里了,你才十八岁,人生还长着,带小孩这种事交给我这样的大人,你没事别老睡觉,看看书准备考试。”




灯光下,他的样子异常温柔,声音也是。




黄少天又想哭了,“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你也是小孩嘛,”魏琛抱了抱他,就松开手:“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永远可以任性,多大了还哭唧唧,以后要不要你儿子哭你也跟着哭啊,真烦呀。”




黄少天眼泪汪汪地说:“魏老大你对我真好。”




魏琛把头转一边:“别这样看我啊,话说网吧转手很多手续要办,我还得回城里几次,以后玩游戏肯定没以前多了,可以专心养老。”




黄少天说:“你才不老。”




魏琛说:“对嘛,”又说:“哥发现自己人缘还挺好的,跟我那些朋友说要转网吧他们一个个都问我是不是出了经济问题,还有老叶啊,平时那么损的,也问我需不需要钱,什么时候他到G市来我得请他吃饭,到时候把你给他炫耀一下,说你是我儿子,”他有点得意,“再嘲笑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十一月底的时候魏琛回G市办手续,黄少天一个人在房子里整理张佳乐大采购的物品,外面起了台风,夜雨拍打在窗户上,啪啪地响。




他过去关窗,窗外的雨点打在他脸上,初冬的雨冰凉凉的冷。




阵痛是那时候开始的,他打电话给魏琛,魏琛在市里,接到他的电话说马上回来。




他忍着痛说:“你开车慢一些,外面在刮台风……实在不行就等风停了,安全最重要……”




魏琛说去他妈的台风,说,“你最重要。”




他开车回来,那次台风刮得很猛,广播里不停地播放着避风的警报,整条路上只有他一辆车。




雨打在前车窗上,好几次他被迫停下车来,因为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




平时一个多小时的路他开了四个小时,到家时雨还没有停,他从车里跑过院子到房里,身体就湿了。




黄少天在床上,痛得脸色惨白。




魏琛过去抱他,“别怕,我带你去医院。”




黄少天在他怀里发抖:“我害怕……”




魏琛摸摸他的头,说不了太多安慰的话,找了件衣服裹在他身上,抱他去车上,送他去医院。




午夜的道路湿滑泥泞,车子没法开快,风大得像要把车子吹起来,不停地打雷闪电,一个雷一个雷地往下落,视线忽明忽暗,他开始觉得真的不安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开回来的,也许他一个人开车就觉得没那么不安全了,有黄少天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车上。




到医院之后他把黄少天交给了医生,又打电话给张佳乐,张佳乐还在睡觉,说马上就来。




医生出来问他是不是他的丈夫,魏琛想了想说,不是啊,我是他爸……




医生上下看他,虽然他浑身都湿淋淋,但怎么看年龄都只有三十岁左右,当黄少天爸爸怎么可能,魏琛只好改口,“我是他哥哥。”




天亮的时候张佳乐也到了,外面风小了很多,雨还在下,大得可怕,简直是从天上往下泼水,搅得人心烦意乱。




医生又问张佳乐是不是黄少天的丈夫,张佳乐愣了一下说,“当然不是,我是他哥!”




医生说两个哥哥怎么完全不像啊,我们医院规定要配偶签字,你们叫配偶过来。




张佳乐拿着纸犹豫,“哪里变个配偶出来……”




魏琛说:“这么麻烦,编一个就是,”把纸抢过来说:“随便写个名字呗!”




张佳乐说:“你要写谁,喻文州吗!我靠,我不同意!”




“我先不同意!”魏琛拿着笔说:“要写谁?谁的名字好写?还得是完全无关的人,哥文化程度有限……”突然想到一个完全无关又名字好写的人,马上写下来。




张佳乐看他写了两个简单笔画的字,叶秋。









评论

热度(336)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
  2.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