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55

弃号勿FO:

叶总上线发糖
————————————————



叶修从电话里就听出黄少天不对劲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黄少天趴在自己车子的方向盘上,尽量不让自己听起来有所异常,他还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太失态,“我现在回家,有点累。”

叶修马上说:“你不上班了?”

“今天请假了,BOSS你真以工作为重。”

“什么啊,你请假干什么?不舒服?有事?又不告诉BOSS的话BOSS要打电话给你们经理扣考勤奖哦!”

“现在没事了,”黄少天坐直身体,“我先回家休息。”

叶修说:“我去接你吧,正好有惊喜给你。”

“哦。”黄少天不觉得以他现在的心情还能有什么惊喜可言,他的确觉得身心俱疲,想要休息一下开始咨询律师,不然怕自己先垮掉。

叶修又说:“啧,反应这么平淡的……我去接你吧,你别开车了,搞不好出危险。”

黄少天叹气,“也好,我在上次丢孩子的地方……”想起这次搞不好真的丢了孩子,更加低落了……

他又趴到方向盘上,脑子里全是来来往往的过去,特别是小孩子的成长,从小到大,第一次叫爸爸,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自己吃饭,小卢从小就不爱吃饭,挑食,他为了让孩子多吃点天天看菜谱学新菜色,硬是从只会煮泡面到煎炒烹炸样样精通,小孩子身体不好经常发烧,他整夜不睡觉地照看他,恨不得替他生病,可是他做的仍然不够,他敷衍他关于父亲的猜测,自以为自己做得很好……

叶修很快到了,在一边敲车子喇叭,“到我车上来。”

黄少天叹了口气,上了叶修的车。

叶修一眼就看出他心情差劲透了,“抱一下,告诉你老公怎么了。”

“不知道该从哪说起。”黄少天抱他,“我好难过,什么也不想说了。”

叶修拍他的背,“那先去看老公给你的惊喜吧。”

黄少天没力气回答,只点头。

叶修给他系好安全带,发动起车,黄少天无心和他聊天,眼睛只看着窗外,但他慢慢发现了,这是一条他熟悉的路——通往他以前的公寓。

就是这条路,他几个月前请搬家公司搬家,坐在卡车后面,看道路两侧的树,听穿耳而过的风,小卢坐在他腿上,叽叽喳喳地说着,他却想要把他送走,这样就能避免被于锋发现,可是说到底,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始终躲不掉。

叶修把车一直开进小区里,黄少天转头看他,“BOSS为什么开到这里,我已经搬离这里了呀。”

“哥买下来了,”叶修停好车,认真地看他,“这就是你的家。”

黄少天望着他,半天不说话。

叶修捏他的脸:“干嘛,激动吧,感动吧,心动吧,BOSS帅吧!”

黄少天说:“你真是个好人……”

叶修马上过去亲了他一下,“这我早就知道。”

黄少天笑了,叶修下车说:“走,去看看。”

两人上楼,那公寓因为是之前是租的后来换过租客所以早就和之前住的时候大不一样,家具几乎都空了,进门处摆了几个大箱子,房间里有两个保洁员正在做清洁。

黄少天走进去,公寓里他和小卢之前的生活痕迹大部分都没有了,重新清洁之后一切虽然空旷却是焕然一新,客厅的墙壁上有几条灰色的线,他跑过去,惊喜地说:“这个还在呢。”

叶修走过去问:“这是什么?”

黄少天指着那些线条,”这是小卢长个子的证明啊,我每过几个月就给他量一下,就这样看着他一点点地长高,你不知道他生下来的时候多小,魏老大还嫌弃说是太小的一坨肉,乐乐哥还嫌弃他丑,结果现在长得多漂亮……多可爱……他以前在幼儿园个子都在班里倒数第几,我还担心他随我长不高,结果到小学就长上去了……”

叶修控着他的脸,拇指揩掉他的眼泪,温柔地问:“是不是有人要来抢小朋友了?”

黄少天点头,“怎么办啊,于锋都向法院提起诉讼了,他要争抚养权,他比我有钱,我争不过他,我连房子都买不起,首付都付不起……”

叶修打断他的话:“这房子现在就是你的。”他停了一下,继续说:“我名下很多房产,你要我可以和你共享房产证,B市学区房,H市湖景房,G市商铺,老家还有四合院,你跟我在一起根本不必发愁钱。”

黄少天又笑了一声,低下头说:“感觉好像卖身一样。”

“这么说也没错,”叶修笑,“少天儿卖给自己老公,卖一辈子,”他抱住黄少天,“以后整个人都是哥的,听到没有。”

黄少天也回抱着他,“你这算什么,求婚吗?”

“笑话,红三富二叶总裁怎么需要求婚,”叶修说:“多少人哭着喊着跪求嫁哥,天天在网上刷求嫁叶神,对吧天天?”

黄少天又笑,“怎么又占我便宜啦,不要叫天天。”

“怎么叫占便宜,刚才都说了,整个人都是哥的,哥还需要占便宜?”

“噫,真不要脸,这里还有人在呢,”黄少天看到那两个保洁员都竭力选择性失明的样子了,只好转移话题,“放门口的是什么?哪来的箱子?”

“你老公的啊,”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等清洁完了,我就搬进来,家具我在网上订了一些,还有些我们再重新买,”他停了一下,撩了撩黄少天的侧发,“我们一切重新开始。”

黄少天就纳闷了,“我们两个重新什么啊,我们又没结束过,你这含义不明呀。”

“笨呐,”叶修拉着他的手说:“因为哥神机妙算,猜到那位喻先生搞不好会对你说这句话,所以哥也说一次,我们不会结束,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黄少天说噫,抖手,“太肉麻了!哪学的啊,还有啊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家的,你知道多少啊!”

“都说过哥全职高手什么都懂,肉麻的话根本不需要学好吧,”叶修说道:“我和老魏谈过了,我问了他你以前的事,我什么都知道。”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唉,你干嘛要问他啦,我以前乱七八糟……”

“但都通向我,”叶修认真地说,“虽然耽误了很多年,好在最终还是通向了我。”

黄少天把他拉到阳台上,这个角度总算可以避开那两个快要瞎眼了的保洁员了,他随手拉上阳台和客厅之间的门,主动地亲吻在叶修脸上。

叶修搂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还记得我们开始的时候吗,我说要亲亲嘴啊,亲什么脸。”

黄少天笑,凑过去吻他的嘴唇。

叶修和他接吻,唇齿纠缠。

叶总裁只会给他喜欢的人看到最好的一面,有些事叶总裁不会说。

其实他也遇到麻烦了。






“水果还没切好吗?”于锋看着家里做家务的阿姨切橙子,指挥,“摆好看一点,我儿子才会喜欢,哦火龙果也要,切成球形多可爱……”

他把小卢抱回他家,他的爸爸妈妈已经知道这个意外的孙子,也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进门时还放了鞭炮,结果小卢被吓到了,埋在于锋颈窝里不肯抬头,于锋觉得小孩子怕生,干脆先抱回自己房间,再去给他找小孩子的零食。

他爸爸妈妈之前买了很多,于锋嫌弃没营养,嫌弃他爸爸妈妈不会买东西,就拿水果,他捧着摆好盘的水果盘子上楼,“新鲜的水果来啦~不甜不要钱~”

推开房间的门,小孩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床边,看他进来了就抬起头看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慌张。

“刚来不适应吧,”于锋放下水果盘,“过来吃东西,补充水分,这是我的房间,你可以随便动,我电脑你随便玩,游戏机也是,我有各代公主和很多游戏哦,手柄也是最好的……”

小卢望着他:“我不吃。”

“你是不是害怕?”于锋抱怨道:“我爸爸妈妈居然放鞭炮,吓到你了我向你道歉。”他弯下腰,“我们一起来玩游戏好不好?”

小卢说:“我不玩。”

“又不吃又不玩,你想干什么?”于锋笑眯眯地问。

“我想回家……”小孩子小声地说道。

笑容立刻从他脸上消失了,于锋站直身体,“为什么,你之前还说不想回家。”

小卢诚实地说:“可是在别人家里,我就想自己的家了。”

于锋纠正道:“这不是别人的家,这也是你的家,我是你爸爸啊。”

“可是你是于叔叔啊,为什么突然变成我爸爸,”小卢苦恼地挠头,“你给我点时间。”

于锋被他逗笑了,他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把小卢抱在腿上,“好,你现在跟我说,你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小卢眼睛一亮,“这么好?!”

于锋点头,“当然,你想要什么?”

“你能把黄少接来一起住吗?”小卢说:“我想要和他在一起。”

于锋觉得小孩子也太善变了吧,才说不想见到他啊,他没带孩子的经验,认真地解释:“这个不可能,我和他互相伤害过对方,很难谅解,他从不考虑我的感受,仗着我喜欢他一再地糟蹋我的感情,而我也……”

他注意到小卢迷茫的眼神,就停下了话语,又说:“算了,和你说这个太早,总之我会好好对你,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如果你不想我以后给你找后妈,就我们父子两个过也行。”

小卢低着头,咬着嘴唇,过了一会说:“我还是想和你们两个在一起。”

于锋又笑,“那你上法庭的时候把这话对你爸爸讲,好吗?”

小卢懵懂地看着他:“法庭?”

“对啊,就是对你爸爸说,想要我们一家在一起,然后对法官说,你想和我在一起,这样或许就还有可能。”于锋看着他说道,“懂了吗?”

小孩子似懂非懂地点头。

于锋很满意,揉了揉他的头发:“儿子乖,爸爸一定会尽所有的能力补偿你。”

正说着,阿姨敲门来说:“少爷,有一个客人来找你。”

于锋应了一声,对小卢说:“我东西你随便玩没关系,想去别的房间玩也没问题,我下去有事。”

他走下楼,猜想会来找他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和他猜的差不多,是喻文州。

“老朋友!喻总!”他跑过去,“好久不见啊,在哪里发财呀?”

“寒暄的话不太有必要了,”喻文州笑着说:“我来接小卢回家。”

于锋反而笑了,“你?你什么身份?”




评论

热度(290)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