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59

弃号勿FO:

圣诞节快乐哦!
————————————


黄少天被他的口气弄得紧张起来,连忙安抚,“没有,他就是说你挪用贪污公款什么的,要我认清大是大非,向审计组告你,你别这么严肃啊,我都跟他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嗤笑一声,“我让他们随便查只是跟他们客气一下,想不到他们真的敢动我的人,胆肥啊。”他看着黄少天,“威胁你了吗?”

“也没有啦,”黄少天拍拍他的脸,“别这样严肃呀,真的没事啊,我还趁机用手机把他威胁的话录下来了,到时候如果你要反击的话可以当证据,一会发到你邮箱。”

“ 我老婆果然机智,”叶修点头,“这个有用,他还威胁你什么了?”

黄少天认为他太紧张了,“最多只是说可能开除我……也只是可能而已啊,你一脸冷酷炫表情干什么啦!”

叶修握住他的手:“开除正好,给我当全职媳妇。”

黄少天瞪大眼睛,“我靠你想得美!我被开除了谁养家啊!我还有儿子要养,你资产还被冻结了!”

叶修不以为然,“我想的话,钱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难,哥就算白手起家也能——不敢说分分钟,但人脉资源都在这摆着,给我一年时间,东山再起算什么。”

黄少天笑,“好好好,你真棒,多加一只荷包蛋给你。”

叶修还在计较:“你儿子有几只。”

“小卢吗,两只,但他在长身体,你吃了只会长胆固醇。”

“我不管,我要三只,你一定要爱我更多!”

“……噫你小学生吗!”



叶修现在不上班,一下子空闲了,黄少天请了半天假,叶修有朋友打过抚养权纠纷的案子,两人一起去找他。

律师朋友听完黄少天讲小卢的身世,说道:“黄先生你这种情况比较有利,小孩一直跟你生活,一般法院都会优先考虑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的一方。”

黄少天点头,“谢谢,孩子从出生一直和我在一起,另一方从来没有尽过一天责任。”

律师又说:“不过,你的情况很复杂,另一方虽然没尽过责任,但从你的陈述来看,另一方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现在他知道了马上来争夺抚养权,说明他很看重这个孩子,非婚生子和婚生子在处理抚养权方面也是参照普通法律规定,另一方于先生经济条件较好,你这方面有些吃亏,”他分析着:“到时候如果他提出他能给孩子更好的成长条件,这会比较麻烦。”

黄少天叹气,叶修握住他的手,“法院肯定会综合考虑,经济因素不是最重要的。”

律师赞同道,“对,何况孩子已经有六七岁了,到时候他本人的意见非常重要,是法官参考的重要依据。”

黄少天宽慰了一点,对律师说道:“我一定会尽我所有能力给他最好的教育、成长条件,把我所有的都给他。”

“开庭的时候你要把这一点诚恳地表达给法官,让他看到你的诚意,”律师建议道,又对叶修说:“另外,老叶啊,你说你打算和黄先生结婚,那你们两个以后会有子女吧,这也会影响法官的判断。”

叶修点头,“那当然,肯定要小孩啊,我这么优秀的基因不遗传下去全世界都会感到遗憾!”

黄少天和律师同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不过就算我们以后会有别的孩子,”叶修抚住黄少天的肩,“你儿子我都会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他既然说了,就绝对会做到,叶总裁的承诺不随便给。

在两个大人为了孩子的抚养权奔走的时候,小孩子还在学校里学习,他的另一个爸爸也没有放弃。

下课十分钟小卢跑到操场上,于锋买了很多他爱吃的零食给他,“甜甜圈你上次说喜欢抹茶味的,哈根达斯只买了一个,怕化了,还有你上次对我说的雪球巧克力……”

小卢边吃边说:“你不用特地跑过来啊,我下课才十分钟,再说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于锋很大方,“吃不完给你的小伙伴,班里有喜欢的小姑娘吗?”

小卢摇头,“我才几岁啦!”

“爱情和年龄又没关系嘛!”于锋给儿子剥包装纸,边说。
小卢还是有点他爸爸的垃圾话遗传的,“比如你十几岁就爱上黄少了。”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于先生绝对要发脾气,不过被他儿子说,他只能保持微笑,“对啊,不然哪来你。”

小卢坐在他身边的楼梯上,“你喜欢他什么呀,他又倔又凶,脾气好大。”

于锋很紧张,“他打过你啊?!”

小卢说:“那倒没有,他很宝贝我哦,嫉妒吧?”

于锋点头,诚实地说:“是啊。”

“那你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他为什么宁可自己养我都不告诉你呢?”小卢望着他说:“于叔叔,我爸爸真的过得很辛苦啊,我被人骂野孩子,叶修还嘲讽我们被你抛弃……”

于锋叹了口气,黄少天宁愿过得再苦都不肯找他,还能有什么原因,他从来没喜欢过自己,连眼前的这个孩子都只是喻文州不肯要的产物。

做不到的事情很多,比如无法勉强去爱,比如无法勉强不爱。

他停止下自己的思绪,摸孩子的头发,“叶修欺负你了?”

小卢想了想,“也不算吧,我爸爸还是帮我的!这样我就算了。”

正说着上课铃响了,于锋把零食袋子递给他,“你上课去吧,有时间把吃不完的分给同学吃,别带回家,你爸爸看到就知道我又见你了,又要骂死我了。”

小卢说哦,接在手里,“好重哦。”

于锋就接回来,送他回教室,边走边说:“你好好学习哦,不过学习不好也没关系,我给好好工作挣够钱给你花。”

小卢好开心,“于叔叔真好!”

于锋把他送到教室门口,又叮嘱:“如果叶修欺负你就告诉我,我不会放过他。”

小卢对他摆手,“不会的啦,有我爸爸在!再见啦~”

放学的时候小卢跑出校门外,意外地只看到叶修。

“小朋友,接你回家了!”叶修对他笑,主动示好。

小卢不想理他,哼一声往旁边走,叶修在他身后说:“你不跟我回家啊?”

“不!”小孩子气鼓鼓地走。

叶修也不追他,只看着他往哪个方向走。

小卢走了几步发现他没追上来,到底不敢到处乱跑,他真的跑不见了他爸爸会急死的,只好回到校门口。

叶修靠着门,站姿都没动过,“咦,小朋友怎么回来了?”

小卢坐在校门口的石凳上,“关你什么事啊!我等我爸爸!”

“可惜你爸爸今晚加班,不到十点都回不来,”叶修咂嘴,“你要等他要晚上十点吗?晚上可是又黑又冷的哦,你不回去我现在就走了。”

小卢托着脸颊,重复道:“我等我爸爸!”

叶修也不勉强他,回到车上把车开到对方,隐藏在灌木后。

五分钟之后。

他从后视镜看着小朋友,还坐在石凳上,托着脸颊一动不动。

十分钟之后。

小卢坐在石凳上望天,手拉着书包带子,来来回回,看起来无聊又寂寞。

十五分钟之后。

叶修看手表,自言自语,“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倔的吗。”

他觉得,黄少天把孩子宠得太过分了,他来接他放学,本来多大点事啊,叶总裁都买好了晚餐,打算和小孩子和解,以后他们三个人还要在一起生活,他说了会当自己孩子一样。

那么他就会管教他。

他没打算让步,他和弟弟小时候都被他爸教训惯了,毫无道理的任性就要受到惩罚,更何况他从小和他爸的部下一起训练拉练,认为男孩子多吃苦才有利于将来的成长。

小卢腿都坐麻了,他站起身,像做广播操一样伸伸腿弯弯腰,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他的同学们都早已被父母接回家,门卫出来问他:“你家人呢?”

“我爸爸加班。”小卢灰心地说:“看来他不会接我了。”

门卫又问:“你家其他人呢?不是有个于叔叔常来找你吗?”

小卢摇头:“我爸爸会不高兴的,他不喜欢我见他。”他想了想,平时他爸爸不来都是魏老大来接他的,现在让叶修来接他,恐怕是真的打算和叶修结婚了……

本来他很希望他爸爸能开心,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但他的另一个爸爸已经出现了,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呢?退一步说,他很喜欢喻老师,觉得他温柔又细心,比嘲讽先生好得多啊!

更重要的是,嘲讽先生把他爸爸弄得很脏,样子很奇怪,和他的认知里完全不同,让他想起来就觉得无法接受。

小孩子垂头丧气地说:“我再等等吧。”他还是坐到石头凳子上望天,他只想要他的爸爸,除了他的爸爸他谁也不想要。

等到他下班他也愿意。

天渐渐黑下来。

叶修都觉得饿了,他又不敢真的让小卢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不好去买吃的,也怕小孩子真的出事情。

小卢坐累了就站着,站累了就坐着,路灯亮起来,他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铺在腿上写作业,手里捏着自动铅笔一笔一划地写字,路灯照在他的头顶上,投下影子映得作业本模糊一团。

叶修在车里看着他,觉得这孩子太不注意保护眼睛了,他犹豫了一会,考虑要不要出去把孩子接回来,不管道歉还是说软话,先哄回来再说。

学校已经没人了,门卫出来锁门,又看到他,“你家人还没来?”

小卢抬起头,“叔叔能借我手机用用吗,我想给我爸爸打个电话。”

门卫掏出手机给他,小卢拨了黄少天的手机号。

黄少天还在加班,临时来的文件还没整理完成,明天开会都需要这些材料,他实在很忙,来不及打电话问叶修接到孩子没有,不过他觉得这件事不会有问题,如果没接到,叶修肯定会联系他,再说怎么可能接不到!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黄少天正忙得焦头烂额,直接按了静音没去管了。

小卢打了半天,他爸爸也没接,小孩子没来由地心慌,门卫也看出来了,“怎么,家里大人没接?”

小卢没说话,把手机还回去,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门卫吓了一跳,“别哭啊,你家大人在忙没接电话?”

小卢哭着说:“我爸爸不要我了,他和别人好了,都不接我电话了。”

门卫哪里懂他家的纠结,“啊?那现在你也不能不回家啊,大晚上不安全,你家还有其他人电话吗?”

小卢不记得魏琛的手机号,张佳乐到外地了,他摇摇头,那一刻他真的开始恨叶修和黄少天,叶修转头就走,黄少天甚至不接他的电话,他们两个一定又在一起做恶心的事情,叶修又要把他的爸爸抢走,把他变得奇怪而肮脏……

门卫见他不说话只哭,也不忍心,“要不你跟我走,都七点多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饭,过一会再打电话给你爸爸,或许他忙完就会来接你。”

小卢点头,起身跟着门卫走。

叶修正在纠结自己的教育观,一不留神发现小孩子跟着别人走了,这还得了,他马上跳下车,跑过去,拦住门卫,“喂喂喂,你怎么带我儿子走啊!”

门卫也很惊讶,“啊?你是他爸爸?”

小卢一口否认:“不是,我不认识他。”

门卫天天在门口看接送学生,家长们也都有个印象,叶修他真的完全没见过,立刻说道:“他都说不认识你了,你什么人,拐小孩的吗!”

叶修反而气笑了,“好啊,小朋友,你倔着不肯跟我回家,倒是有骨气,现在跟陌生人走都说不认识我了?你平时就是这么对你爸爸的,你也太任性没有管教了!”

门卫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你到底什么人啊?”

小卢只说:“不认识,我们走。”

门卫也莫名其妙,这年头骗子手法花样不穷,万一是个骗小孩的就麻烦大了,他拉着小卢往一旁走,对叶修说道:“别跟过来,不然我报警了!”

叶修怒道:“报警啊!我才要觉得你居心不良!”

他正在气头上,出来得急,手机又丢在车上,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已经在车里响了无数遍。



评论

热度(233)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