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61

弃号勿FO:

真的不爱喻总了吗
—————————————



现在教育孩子都要求均衡发展,周末的时候黄少天带小卢去游泳馆学游泳,叶修闲着没事也跟着来,换好泳衣之后看黄少天,“你真没骗我啊,腰以下全是腿,腿型好,直,骨肉均匀……”

他在点评,黄少天只顾着给小卢戴泳帽和泳镜,头也不回地说:“你今天才看到吗。”

叶修笑,“对啊,平时光顾着亲热了,来不及仔细欣赏。”

小卢的视线越过他爸爸的肩,愤怒地看叶修。

黄少天也说:“别当小孩子的面这么说,有点分寸。”

小卢跟着说:“真讨厌!我和我爸爸出来游泳你也要跟来,烦死了!我爸爸又没说带你,你还赖在我家不走……”

“喂,礼貌呢!”黄少天打断他的话,站直身体。

叶修最近和黄少天恩爱无比,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还故意撩他,“我当然不走啊,要结婚的。”

小卢气得跺脚,“爸爸你别跟他结婚啊!我不喜欢他啊!”

叶修还在撩,“可是你爸爸喜欢我啊!”

小卢更加生气,黄少天赶紧主持公道:“一人少说一句可以吗!”指小卢,“要尊老,”指叶修,“要爱幼,”强调,“我们是来游泳的!”

小卢不再顶嘴,抱着游泳圈跑出更衣室,黄少天赶快跟过去,叶修笑笑也追了出去。

室内游泳池分深水区和浅水区,小孩子都在浅水区,水深只有一米,小卢套着游泳圈在里面扑腾,黄少天坐在泳池的台阶上看,这点水深成年人没法游,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其他人在水里自由自在,叶修在深水区游了几个来回,走过来,“少天儿去玩吧,我来看孩子。”

黄少天不放心,“你行吗?”

叶修坐到他身边,在水下捏他的腰,“不要说你老公不行。”

黄少天嫌弃地说:“在外面也耍流氓,我离你远点。”就站起身,“看好我儿子啊!”

叶修挥手:“放心吧,哥游泳能进国家队。”

“不,你嘲讽才能进国家队,”黄少天又叮嘱,“看好了啊,我去游两把就回来。”

说着去深水区游泳,他体型偏瘦,肤白腰细,屁股却很多肉,翘翘的,穿着贴身的泳裤紧紧地勾勒出挺翘的形状,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好想摸啊……

如果不带小孩子就他们两个成年人一起来玩,多好,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撩一把,惹炸毛了再顺毛,看到白生生的大腿再去捞几下,惹炸毛了再顺毛,谈恋爱真美好……然而,叶修收回浮想联翩,去看浅水区扑腾的小学生。

小卢套着海绵宝宝的游泳圈打水,从姿势到动作没一个对的。

“喂,小朋友,你爸就是这么让你游泳的?”叶修蹚水过去说道。

小卢停下来,“他让我先从玩水开始,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教你正确的游泳方式啊!”叶修竖起一根手指,“游泳很简单,一学就会。”

小卢眼睛一亮,“我要学!”

叶修说:“先把游泳圈拿掉。”他说着把海绵宝宝从小卢身上拿下来,小卢不会游泳,马上往下沉,虽然池水不深,但对于小孩子来说,没过胸口的深度就很难过了。

叶修立刻用手在水里托起小卢的身体,“呐,你先浮着感受一下浮力,我托着你,你手脚划动试试。”

小卢照他的说法去划动手脚,叶修敲他的腿,“伸不直怎么回事,你爸腿多直。”

小卢最恨他说这个,立刻踢他的手,“别敲我!讨厌!讨厌!”

他在水里踢他,叶修条件反射地往后退,手一离开小卢的身体,还没学会游泳的小孩子立刻沉下去。

黄少天正在深水区游泳,突然听到旁边惊天动地的喊声:“救命!救命!救命!!!”

正是他宝贝儿子的声音,他吓了一跳,立刻游回池边,爬出水面。

救生员也赶过去,只见叶修从水里把小卢提起来,笑呵呵地问:“感觉如何啊……”

他的话没说完,黄少天一下子跳进水里,一把把他推开。

叶修懵了,“你干嘛!”

黄少天把小孩子带上岸,小卢被水呛到了,一个劲地咳,边咳边紧紧地抱着他。

叶修跟过去,“你不用这么紧张吧,水就那么点深,没事没事,不喝几口水怎么能学会游泳,再说你儿子先踢我……”

黄少天不说话,顺着小孩子的背安抚,脸色发青。

叶修又说:“男孩子怎么能这样惯,我人就在旁边,他真有危险我看不到吗?”

黄少天摸小卢湿哒哒的头发,低声问,“救生圈呢?”

小卢喘了口气,抱着他爸爸的脖子,“被叶修丢掉了……”

叶修说:“水就一米要什么救生圈,有救生圈一辈子也学不会游泳……”

“安全第一你懂吗,”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又不是你的孩子,你根本不会心疼。”

叶修有点不高兴,“我也是为他好,我说过当自己孩子一样,安全的问题我心里有数。”

黄少天不想和他争辩,也没心情再游泳,抱着孩子去淋浴室,准备走了。

叶修连洗澡的心情都没了,他何苦看小孩子脸色,本来还是好意教他游泳,他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他从小就摔打惯了,男孩子有什么必要宠着惯着。

他直接穿好衣服去车上等着,一会黄少天牵着小卢过来,一声不吭地拉开后车门坐进去。

平时他都坐在他旁边,现在却和小孩一起坐后面,可见是真的生气了,叶修也不摆矜持,回头说:“小朋友还吓坏了?”

小卢说:“水都呛到我鼻子里了,换你试试!”

“我学游泳的时候不知道呛过多少次,”叶修又说:“少天儿,你也吓坏了?”

黄少天眼睛看一边,“哼。”

“那为了给你们压惊,晚上我来做饭吧。”叶修提议。

“别,你要炸厨房我们更吃惊。”黄少天阻止。

叶修笑,“炸厨房算什么,博美人一笑千金都值得。”

黄少天还是不看他,“你还千金呢,银行资产都被冻结了。”

叶修有点尴尬,“快好了,我只是懒得解释,最近写完材料递交董事会就差不多了,再说哥其实也不差这几个钱……”

小卢插嘴道:“不差钱你去住酒店啊!为什么要住我家不走!”

黄少天皱眉,叶修倒不介意,回头看黄少天:“舍不得你。”停一下,“除非你叫我走。”又说:“那我也不走,房子我买的。”

“走什么走,”黄少天不耐烦地说:“不是要结婚吗。”

叶修呆了一下,马上眉开眼笑,“这是同意了?”

黄少天又哼一声,“再说吧,我还要想想清楚。”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虽然儿子都生过了,结婚还是头一回……

叶修咂嘴,“总这么傲娇的。”




钢琴室里看不出来时间,双层窗帘总是拉得严实,墙壁都是隔音很好的材料,看不到外面也听不到外面,小卢练了一会钢琴就觉得没劲了,喻文州不教他曲子,一直教他练基本指法和基础乐理知识,他学得很乏味,小孩子本来耐心就不多,他停下动作无聊地扣手。

喻文州发现了,“不想练了?”

小卢点头,“学会弹曲子的话,还能弹给我爸爸听,现在学这个好没意思。”

“基本功练扎实了以后进步才快,欲速则不达,”喻文州笑,“不过以前你爸爸跟我学的时候,我都没怎么教过他乐理,就直接教他弹曲子。”

“为什么?”小卢仰起头问道:“黄少比我有天分吧?”

喻文州摇头,“是我自己的私心,我没有想他弹得多好,只是想他常来我家玩,练基本功是很无聊的,我自己练过我知道,学乐理更是,我怕他觉得无聊,就不来找我了。”

小卢听着,似懂非懂。

“而且我一直希望能和他四手联弹,不需要多,一首就够,所以我只教他怎么弹,想着什么时候能和我合奏。”喻文州又笑,“不过希望很渺茫了。”

小卢望着他,“喻老师,你好像很难过。”

“没什么,”喻文州摸摸孩子的头,“那就先不练了,我们聊聊天,最近过得怎样?叶先生对你们好不好?”

“好什么啊!”小孩子忿忿地说:“他好流氓啊!他每天亲黄少,黄少上班之前要亲,下班回来要亲,黄少倒水他从背后抱他,总喜欢往他身上蹭……”

喻文州安静地听,心里像有一把钝刀,不动声色地搅。

小卢接着说:“好烦啊,我好讨厌他!我爸爸是我的,平时看电视我爸爸都抱着我,现在他总是插在我和我爸爸之间,他想我坐他腿上,但其实我知道他是想我爸爸靠他怀里,他好讨厌!心真脏!赖在我家不走,说什么没钱……”

喻文州突然笑了。

小卢看向他,“喻老师,你怎么了?”

喻文州揩了一下眼角,“没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事。”他停顿了一下,“没钱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很有钱吗?”

“不知道,听他们说,有人在查他?”小卢摇头,“我听不懂。”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线索。

他又问:“叶先生对你怎么样?”

“不好,”小卢瞪着大眼睛,站起身,绘声绘色地说:“他周末带我游泳,把我救生圈丢掉了,害我差点淹死了!”

喻文州大吃一惊:“不会吧,你爸爸呢!”

“我爸爸也很生气啊,都不理他了,”小卢又坐下来,“还有啊,我怀疑他晚上打我爸爸……”

喻文州一愣,小孩子接着说:“我半夜醒来听到的,他们住我隔壁房间,声音虽然很小,但我听到我爸爸说痛……”他边想边说,“一定是打他了吧,我爸爸后来还叫了很多声,后来我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爸爸都要赖床起不来,都是叶修去楼下买早餐给我吃……”

“够了。”喻文州打断他的话,“我不想知道。”

小孩子说哦,又去翻琴谱。

这时钢琴上的钟表跳了一下,下课的时间到了。

小卢欢呼一声,“终于下课了,黄少肯定在外面等我。”

喻文州坐着没动,小卢又说:“喻老师再见,我走啦!”

他说着要跑,喻文州像梦醒了似的站起身,拉住他,“我送你出去。”

钢琴教室在楼上,家长休息室在楼下,喻文州带着小卢下楼,进休息室,黄少天已经到了,靠在沙发上翻学习中心的杂志,看得很认真。

“黄少!”小卢跑过去,“在看什么?”

“你看这些小哥哥小姐姐多厉害啊,小小年纪就登台表演,你什么时候能表演呢?”黄少天说着,看见了小孩子身后的喻文州,“文州,还麻烦你送下来,那么客气。”

喻文州低头看着他,“少天你跟我到钢琴教室来,有些资料拿给你看。”

黄少天站起身,“哦?哪方面的?”他看向小卢,“你在这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喻文州带他走回楼上的钢琴教室。

黄少天还在问,“看什么资料?大家老朋友,我跟你直说,如果有表演的机会……”

“是不是我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喻文州正面注视着他,打断他的话,“我后悔了。”他说着,突然压在黄少天的身体,重重地亲吻在他的唇上。




小卢窝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他爸爸刚才翻的杂志,他认识的字还不多,好在这本杂志配图很多,也挺有意思。

“小朋友一个人啊?”有人在他旁边说道:“少天儿不是说接你吗,人呢?”

小卢抬起头,“你怎么来了?”

“惊喜不,”叶修笑道,“反正我不上班也没事,你爸爸接你,我接你爸爸,晚上想吃什么,哥请客,你爸爸呢?”

“喻老师带他去看资料了。”小卢说:“在楼上教室。”


评论

热度(230)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