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66

弃号勿FO:

问题太多了,只好分手吧,这文快完结了
——————————————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他的身上,但确切的是,他不会因为这样就跟于锋在一起,就算当年的误会解开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那些没有那么重要了……

这时,有人敲民事法庭的门,又直接推开,“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法官皱起眉:“你是哪位?”

“我叫叶修,”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是他的爱人。”

满堂再次哗然。

原来在子女抚养权的案子上还能围观到修罗场啊……

于锋愤恨地看着两人,先前的柔情一扫而空。

黄少天转头看他,“你怎么会来。”

“知道今天判啊,”叶修坐下来,拉着他的手,“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黄少天忍不住说,“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吵架后的冷战中?”

“那是小事,”叶修说:“这是大事,大事面前小事先放放,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孩子。”

法官咳嗽了一声,“法庭是严肃场合,请回归正题。”

“好,回归正题,刚才对方律师说于先生以后不打算再婚,打算独自抚养孩子,这个想法当然很好,”黄少天的律师说道:“但众所周知,只有完全的家庭才能给孩子完整的爱,既然对方也同意孩子成长最重要的是爱,那么我方当事人虽然以后会建立新的家庭,但很显然他们感情稳定,这样的家庭温暖有爱,对孩子的成长有何不好。”

于锋的律师点头道:“感情稳定的家庭当然好,但是,”他又拿起一份文件,“叶先生的资料,我们也准备了一份。”

叶修笑道:“你们真是准备万全,查了我什么?红三富二经济实力比你们强?”

“的确,”于锋的律师也笑道:“叶先生背景雄厚,真要比财力恐怕我的当事人也比不过,只是,”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法官,“这份材料我复印了,现在给您一份。”

他交了上去,又拿起一份翻阅,说道:“叶先生的银行账户全是被冻结的状态,贵公司正有一组审计在查您的财务问题,对叶先生来说钱不是问题,但人品呢?”

叶修看着他,“诽谤我哦,保留起诉你的权利。”

“是不是诽谤我们只看证据,”律师说道:“您的经济问题和本案无关不做过多纠结,但您在贵公司飞扬跋扈,独断专行,您在家庭中真能扮演好父亲的角色,有利于非自己亲生孩子成长么?”

叶修耸肩,“我没问题啊,至少我不会搞大了小男朋友的肚子不认,更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被同学耻笑为野孩子。”

于锋脸色都变了,“你什么意思!你他妈敢讽刺我这个!我没有不认,我根本不知道……”

叶修又笑,“于先生真容易激动啊,这样也能教好孩子吗。”

于锋的律师按了一下于锋的背阻止他的话语,他接着说道:“叶先生是好口才,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于先生是亲生的血浓于水的父亲,叶先生则是毫无血缘关系的继父,而黄先生……”

于锋摁住他的肩,“算了,别说。”

律师摇头,“这很重要,黄先生你自己出身的家庭就是随母改嫁,继父对您如何?您为什么当时离家出走?”

黄少天的律师立刻说道:“这跟本案毫无关系,对方律师不要发散。”

于锋的律师向法官说道:“抱歉,是我发散了,我只是想让黄先生自己想明白,怎样对孩子更好。”

黄少天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法官没再说什么,他看向桌面的文件材料,书记员说道:“按照流程,还要请第三位当事人发言。”

一个书记员带着一个小孩子走进来,小孩子不过六七岁的样子,脸庞圆而白皙,下颌却很尖,长而稀疏的睫毛映在他清澈的眼睛里,短而整齐的发丝下瞳色浅淡,他中规中矩地穿着小学生的校服,并没有多少惊慌的表情。

黄少天愤怒地看向于锋:“你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上法庭!为什么大人的事情要把小孩牵扯进来!”

于锋没有理睬他,他低声问他的律师:“不要紧吧?”

律师低声回答,“喻先生说没关系,也是给孩子知情权和选择权。”

书记员正在核对小卢的身份,之后于锋的律师问道:“小朋友,现在我问你,你直接诚实地回答就可以了,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吗。”

小卢看起来不太紧张,很冷静地点头。

他小小的身体坐在宽大的椅子上,连脚都够不到地面。

于锋的律师问他:“叶先生对你怎么样?”

黄少天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叶修紧紧握住他的手,感到他的手心冰凉。

小卢眼神纯真地说:“他打我。”

于锋的律师问道:“打你哪里?为什么?”

小卢指着自己的头,“我不听他的话,他就打我,我的头撞到椅子上,鼻子也撞到了,流了很多血。”

于锋的律师又问:“有谁看到吗?”

小卢看向黄少天:“我爸爸,他们还为这个吵起来了。”

于锋的律师说:“我问完了。”

黄少天的律师也问道:“那除了叶先生打过你一次,平时对你好吗?”

小卢摇头,“他总是讽刺我,说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我每次和他说话都很难受,总是哭,和他游泳的时候他把我的救生圈拿走,害我被水呛,差点淹死,我以前很少哭,他住到我家之后,总是哭。”

黄少天闭上眼睛,他挣开了叶修握着他的手。

黄少天的律师也很无奈,“叶先生对你的家庭有贡献,他为你们买下房子,你怎么看?”

小卢平静地说:“我不感谢他,他打我,还打我爸爸,他把我爸爸从楼梯上推下去,医院都有证明。”他冷冷地说,“我恨死他了。”

于锋的律师有意无意地小声说:“叶先生家暴倾向不小啊。”

书记官说:“请注意自己言论。”

黄少天的律师摇头,“我也问完了。”

法官看向那个小小的孩子,“现在关于你的抚养权的案子,想要问你自己的意见,这对于你的最后归属非常重要,”他口气平板地陈述着,“你选择和谁生活。”

小卢看着他,口齿清晰地回答:“我想和于叔叔生活。”




判决书轻飘飘的一张纸,这个结果黄少天并非没有想到过,这是他连做梦都会被惊醒的恐惧,只是他一直强迫自己相信,这不会发生。

小卢一直跟自己在一起,他不可能会离开自己,更不可能和于锋生活,他根本都跟他不熟,他还在叫他叔叔,怎么可能会离开自己呢……黄少天撩了一把刘海,抽了抽鼻子。

民事法庭的人已经走了,于锋和他的律师也走出去,他牵着小卢,小孩回过头看黄少天,于锋把他的头扶正,“跟我走,他会跟来,你现在回头就白做了。”

小卢点头,“好,我相信你们,不要骗我。”

他们离开,黄少天只能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连站都站不起来,浑身的力量都消失了。

叶修坐在他身边,劝道,“也不是就这样定了,还可以上诉,退一步孩子还是你的……”

黄少天打断他的话,“你能让我静静吗。”

叶修点头,陪在他身边,过了一会,又握住他的手。

但黄少天立刻把手抽了出来。

“你是不是心里怪我,”叶修轻声说道:“但我没有家暴倾向啊,你还不明白?一次是失手,一次真的是意外,我怎么可能打孩子……”

黄少天又打断他的话:“但你说过以后你有孩子一样会打。”

“呃……”叶修没觉得棍棒下面出孝子有什么不对,这个时候他还是顺着黄少天说:“嗯,是我考虑不周,但我本意真的是想要小卢好,讽刺他是我不对,我嘲讽惯了,伤害了他,我一定改……”

黄少天低着头说:“没有以后了。”

叶修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黄少天看向他,“我们分手。”

叶修感到莫名其妙,“你孩子判给于锋了你就要跟我分手,你逻辑还好吗!我们再上诉抢回抚养权啊,小卢他今天这样说话很明显是有人教他……”

“所以你又要说喻文州?”黄少天又抽了抽鼻子,“我受够了,坏人都是他,你自己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叶修望着他,“我有什么问题……”他停下话语。

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要和他吵架的时候,现在的黄少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自己何必和他争一时之气。

他安慰道:“你这几天在老魏那怎么样,孩子上学都是你接送的吗……”

“别假惺惺了,”黄少天转过头不看他:“我和孩子都和你没有关系了。”

叶修摁住他的双肩,“你现在不清醒,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当真,现在跟我回家,好好睡一觉,我们再想办法……”

黄少天打开他的手:“回哪个家?你买的房子,你的家,我没有家,我没钱买房子,我没有能力好好养大孩子……”

叶修不理会他的冷淡,他直接把他抱进怀里,“别乱说,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不要跟我分得这么开。”

“我何止没能力养大孩子,你打他,我只能和你吵架而已,我都保护不了他,害他只能选择和别人生活,他一定心里特别的难过,他都没有离开过我,一定会特别难过,晚上睡觉说不定会哭……”

叶修弯下腰盯着他的眼睛,“你疯了吗,黄少天。”

黄少天转过眼珠直勾勾地看着他,“没有,我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了分手。”

叶修注视着他,“你真的觉得,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才让法官把小卢判给于锋?”

“对啊,”黄少天微微一笑,“本来,都快要赢了,都是因为你,法官才觉得小孩子和我在一起不利于成长,不过我刚才自己也在反省,我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爸爸,你是不是打过他,是不是在他不会游泳的时候拿走了救生圈,是不是经常讽刺他,是不是当着他的面把我推下去了,是不是让他哭过,如果全是的话,你就是伤害了他,而我都没有足够注意到他的难过,才造成他今天对法官说,想要和于锋在一起……”

眼泪直直地掉下来,他望着叶修说:“我们结束了。”

叶修抬起手,想要擦掉他的眼泪,但黄少天往后退了一些,避开了他的手。

他连碰,都不愿意让我碰了,叶修想。他只要看到他的眼泪,就觉得心都要碎了,可他还在对他说分手。

他怎么舍得不答应呢。

可是他怎么能答应呢。

哪里还有一个人像我这样爱你,怎么能放心把你交给其他人。

叶修抚住黄少天的脸,他靠近他的耳边,用他自认为最温柔的口气,告诉他,“你休想。”





评论

热度(193)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