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67

弃号勿FO:

过去还是现在,分支从这里开始
———————————————



“休想是什么意思,你还缠着我了?!”黄少天说着,站起身要走。

他腿脚无力,刚一起身就软了下去,叶修伸手接住他,他就正好落在他的怀中。

“我不仅缠着你,我还爱着你。”叶修毫无顾忌地说着,他亲吻了他的额头,将他扶起来。

黄少天推开他,“够了,现在说这个只会让我觉得特别可笑,你根本不懂怎么去爱别人。”

他不想再看见他了,转身走出法庭,法院门口有长长的台阶,他从台阶上看下去,竟然觉得头晕得地面都在摇晃。

叶修追了过来,从背后抱他,“小心!”

法院前面是一个停车场,于锋的车从车位上出去,在他们的眼前开走。

黄少天挣扎着起来,从台阶上跑下去,叶修一路拉他,但是拉不住,只能防止他摔倒。

台阶太长,他下去的时候那辆车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你醒醒!”叶修恨不得摇晃他,“你现在紧张也没用啊!打起精神来,再去上诉啊!”

“但是如果根本不解决的话,不论多少次,那孩子都是一样的选择。”有人在他们身后说道。

叶修回过头,看见喻文州靠在旁边的石柱上,双手拢在胸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是你教他的?”叶修看着他,“你不是很喜欢少天吗,你忍心见到他现在这样?”

喻文州看着两人,“我不会教小孩子说他不想说的话,我只是引导他将内心的实际想法倾诉出来。”他走过来,“不要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不会说不代表心里不难过,就现状来看,小卢跟于锋走是最好的选择。”他看向黄少天,“不然你要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不停地看你们亲亲我我吗?还是一再对他表演家暴现场?”

叶修把黄少天护在身边,“你别靠近他,你太过分了!利用小孩子针对我们,你的目的无非是我离开少天,告诉你别妄想了!”

喻文州仍然微笑着说:“你错了,我只是让他们都能再一次选择。”

他看上去温柔无害,是个万事妥帖的好人。

“我长这么大,说我嘲讽的、没节操的、脸T的都有,但还是第一次被人按上家暴的罪名,”叶修自己都觉得好笑,“你可真厉害啊,你的阴谋从哪里开始的?钢琴教室那天,还是把小孩子送回来那天?”

喻文州摊手:“叶先生脑补太多了,我真的是希望少天能幸福,小孩子有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他看向他身后的黄少天,“但是能让少天幸福的人,只有我啊,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这么认为了,现在的一切只是证明了我是对的。”

黄少天低着头,像失去了理智与支撑。

喻文州接着说:“少天,我在等你,你过来。”

黄少天仍然低着头,没有回应。

“我说过,等待是为了最好的结果,”喻文州望向他,“你再相信我一次,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你难过了,你知道,十年前我就喜欢你……”

叶修打断他的话:“住口!”

喻文州直直地看着黄少天,“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我等待了你这么久,给我一点回应,你看着我,你想要的我全都能给你,于锋会把孩子送来我这里,我能还给你一次就能还给你第二次。”

黄少天抬起头,他的眼睛闪出了期待的光。

叶修急忙说:“你别听他胡说,他能帮于锋把孩子抢走一次,就能抢走第二次,你要受他的威胁吗!你要以后都一直听他的摆布吗!你清醒点,你看我……”

黄少天推开他,他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对他伸出手,“少天。”

他的名字,少天,两个简单的字,两个简单的发言,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温柔缱绻,余音袅袅。

总是会和别人不同。

当年的雨像是重新下了起来,少年的喻文州撑着伞站在他面前。

钢琴像又演奏了起来,两个少年打闹的声音混杂在钢琴的悠扬中,黑白琴键上两只交叠的手,少年的喻文州温柔地看着他,语气柔和地对他解释着四手联弹。

窄巷上空冷雨飘落,他踩在泥水里,觉得自己狼狈不堪,肩上的啤酒和他的心一样重,少年的喻文州说,我帮你。

炎热的阁楼里,他和他并肩躺在床上,他转过头看他的侧脸,少年的喻文州说,星星不在天上,在你的眼中。

拥挤的网吧,他坐在那里打游戏,少年的喻文州从他的背后靠近,指导他的每一局,在他耳边说话,手放在他的腰上……对了,他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他虽然也会指导别人,但从来不会有肢体触碰,他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爱上自己了呢……

天气很热,他的背上有汗,少年的喻文州搂着他瞄准了对面的箭靶,握着他的手拉弓,别回头,他说,向前看……

箭脱弦而出,时间一去不回。

可是,喻文州没有向前看,他停留在原地,等待着最好的结果。


【此处通往喻黄IF结局,见本子】
因此他也不会向前看了,他也应该回头,去看看原地等待的人……




【此处继续正文】
可是他留在原地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都是过去的事了。
脑海中的雨忽然停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对他伸出的手,然后从他身边走过。

他一个人走出了法院的门,路上人来人往,车流如织,他打了一辆车,回了魏琛家。

他觉得特别累,没力气再和喻文州回忆,没力气再和叶修争论,他只想睡一觉,睡到明天,或许明天起来一切都不一样。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看他,“先生精神很差啊,失眠吗?”

黄少天揉着眼睛,“对啊,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治,我大概从今天开始都睡不好了。”

司机说:“睡前泡脚管用。”

黄少天笑,“真的假的,不是吃安眠药吗?”

司机说:“药吃多了有什么好,药物都有副作用,你们年轻人要倡导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呀。”

黄少天还是笑,“师傅你懂得真多,那我问你一个问题能帮我想想吗?”

正好前方路口是红灯,司机停下车,“你问呗。”

“如果有一个人,之前一直说不喜欢你,过了很多年什么都变了又跑回来说喜欢你,这种要怎么办呢?”

司机对着后视镜看后面的车距,“都说过了很多年什么都变了啊,还能怎么办。”

“也对哦,”黄少天靠着后椅,“如果有一个人,你很喜欢他,但身边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要怎么办呢?”

司机又看前方车距,“那就换个人呗,你看满大街人这么多,总有一个人你也喜欢其他人也同意的,对吧?”

黄少天笑,“你说的好有道理。”

司机又说:“你这种年轻人容易碰到的感情问题啊,在我这年纪看来都不是个事了,到我这种四十好几,每天就想多赚钱养家,培养好自家孩子,就行了,年轻时觉得过不去的坎过几年看全都不是个事,只有自己身体健康,一家人才是正理,其他情情爱爱过几年谁还记得。”

黄少天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说的对。”

他少年时那么爱那个人,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拒绝了也就拒绝了。

红灯跳到绿灯,司机重新发动起车,开过了路口。

黄少天看着车窗外的道路,“那如果有人猫丢了很多年,找到了还会养吗?”

司机边开车边说:“丢了猫?后来没有再养吗?”

“不知道,大概没有吧,”他想了想,“不过可能也有再养,别人不知道,以为他没有,其实一只猫而已啊,没有人会放在心上的。”

司机说:“那可不一定,有人会记很多年,我小时候家里猫跑了我记了快三十年,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再遇到啊,不过那猫肯定已经忘了我了……”

黄少天说:“他要是记我三十年就糟了。”

司机说:“你丢猫了?”

“没有,”黄少天说:“随口问一句。”

车子开到魏琛的小区,黄少天付钱下车,司机还车窗里探出头来,“别吃药啊!伤身体,年轻人首先要照顾好身体,才能继续谈情说爱。”

黄少天只笑,“我不谈情说爱了,谢谢你。”

他上楼,掏出钥匙开门,魏琛正叼着烟在厨房做饭,看他回来了就问:“今天下班这么早?”

黄少天走过去说:“今天我不上班。”

魏琛正在把菜丢油锅里,含着烟含糊地说:“又不上班,你不想上班了,想家里蹲要你爸养啊?”

“对啊,”黄少天抱住他,“养我啊,爸爸。”

魏琛被他吓到了,“干嘛啊!”

锅里的菜滋啦滋啦地响。

黄少天闷闷地说:“我今天不上班,因为今天开庭,我不敢告诉你,于锋向法庭起诉要小卢的抚养权,我怕你生气就没告诉你,刚才判决书下来了。”

魏琛低头看他,“想哭啊?”

黄少天点头,“借个肩膀给我。”

魏琛把火关了,张开手臂,抱住他。

黄少天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魏琛叹气,顺手把烟丢了,拍他的背,“你怎么不告诉我,之前就看出你心事很重,别一个人扛啊,还当不当我是你爸啊……”

黄少天不说话,眼泪鼻涕沾了他一衣服。

魏琛抱住他安慰,过了好一会又问:“现在怎么办,上诉吗?”

黄少天点头,说不出话。

魏琛把他牵到客厅里,抽面巾纸给他,“先把鼻涕擦掉,丑死了。”

黄少天哭出来了心里也好过多了,一边擤鼻涕一边说,“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魏琛坐下来,叹气,“开始是从哪里开始,从你去蓝雨,还是从你离家出走。”

黄少天也坐到沙发上,“离家出走我不后悔,或许上个普通的高中就好了,”他叹了口气,“人不应该做不切实际的梦。”

魏琛没说话,他又接着说:“人还是要踏实一点,懂得退让一点,以前学以退为进,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想,真是有道理。”

魏琛问道:“怎么了,突然说到这个,谁以退为进了,”他像是猜到了,“又是姓喻的吗?”

黄少天没回答,他揉着眼睛,“我太累了,我想去睡觉,魏老大我拜托,不管任何人找我,特别是叶修,你都说我不在,我想好好睡一觉,睡到再也睡不着。”

魏琛点头,给他把卧室的门推开,“去吧,有你魏老大在,做个家里蹲养你都没问题。”

黄少天趴到床上,魏琛走过去推他,“要睡就好好睡,这样会感冒,这么大人还要人照顾,也像小孩一样。”

“我今天心情不好,让我当一天的小孩。”他躺好,乖乖钻到被子里,“我想要任性一点,睡一天,不上班,不吃饭,什么都不管。”

魏琛把他被子盖好,“好吧,都随你。”

他俯下身体,亲吻了他的前额,“晚安。”

“晚安。”黄少天小声说着,闭上了眼睛。

魏琛把窗帘拉好,出去的时候带上门,让一切都归于宁静。
房间里缺少光线,因为幽暗,适于睡眠,黄少天开始时睡不着,他回想着这段时间的片段,在心里嘲笑着,喻文州他以为他真的傻吗。

他们认识多年,彼此是怎样的人,他很了解,事情的来回曲折大概也能猜到,但是不管他的原因是什么,他都不会原谅他了。

小卢是他的底线。

不管措辞多么动听,为了孩子好,给孩子选择权,把一个几岁的孩子放在法庭的位置上,让他在双亲之间做选择,无论双方是要他还是不要他,都是对孩子本身巨大的伤害,他自己有过体验,绝对不想他最爱的孩子再去尝试一遍。

他不会原谅喻文州,他们之间完全结束了。


评论

热度(173)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