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68

弃号勿FO:

向过去告别
————————————

但很快,他的意识因为生理的疲惫陷入了黑暗中,他睡得很沉,连梦境都是漆黑一片,没有过去的碎片,没有记忆的困扰,没有谁出现。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那一刻他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

他不知道自己醒了没有,长久地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脑海里也是空白的,没有想哪件事,哪个人。

或许这样很好,他愿意一直这样半梦半醒,因此他不说话,也不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他渐渐看清房顶的轮廓,他想起来了,他在魏琛的家里,就像自己家一样,魏琛就是他的家人。

这让他有充足的安全感,他又闭上眼睛,再次睡过去。

他这一次没有睡太长时间。

他开始做梦,梦到彩色的画面,那时他还是小孩子,喜欢在空地上奔跑,张开手臂迎着风,像能长出翅膀,梦里的他就长出了翅膀,背后生出两片巨大的羽翼,他扇动着飞上天空,看下楼下的房子,老城区水系纵横,他看见狭窄的巷子、他的家、他住的阁楼,踩水的少年抬起头,对他挥手,天开始下雨,他看见蔷薇花迅速地生长,别墅区像雨后发芽一样生长出来,他看到秋千架边有个少年在张望着钢琴房,雨停了,天空有彩虹,他看见少年跑向网吧,网吧门口张贴着花花绿绿的GLORY游戏海报,正是一个游戏的鼎盛时期,他又向前飞,飞到蓝雨的上空,少年在篮球架下和他的朋友们玩球,蓝雨校门外,那少年穿着咖啡店的打工制服对他露出微笑,他飞过蓝雨的街区,天突然冷了,有雪花从他身边飘过,他的羽翼落下细软的绒毛,和雪花一起飘落,少年站在窗口黯然神伤,有人从背后拥抱,他飞过那酒店,粉色的气球从他身边飞过,他低下头,发现天晴了,有个穿长风衣的男人看到了他,露出惊讶的表情,他飞过那男人的上方,忽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他的羽翼承受不了雷电和大风,险些摔落下去,他拼命地往前飞,之后听见了婴儿的哭声,他好奇地望下去,那婴儿忽然地长大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了,站起来,奔跑,向上跳跃,从背后瞬间长出巨大的翅膀,飞上和他一样的高度。

爸爸,那孩子抱住他,我爱你。

黄少天又醒了过来,房间里仍然是黑的,窗外天还没亮。

他感到很饿,掀开被子起床,精神好了很多。

他轻轻地推开房门,意外地看到魏琛还靠在沙发上,电视没有关,音量调了静音,但屏幕还在动,冷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睡着了,手里还拿着遥控器。

黄少天回头拿了毯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

魏琛就醒了,抬头看他,“你醒了?”

黄少天点头,“你怎么不去床上睡?”

“我睡不着,就看看电视,哪知道都是广告我反而睡着了,”魏琛打了个哈欠,“你饿不饿?”

“饿。”黄少天说:“有东西吃吗?”

“泡面吃吗?”

“吃。”

“我拿给你。”

“好。”

魏琛起身到抽屉上拿泡面给他,“说话这么简洁,这是刺激受大要重新做人了?”

黄少天打哈欠,没说话。

魏琛插上热水壶烧水,接着说:“话都不想说了?刚起来又打哈欠,懒洋洋的像猫似的。”

黄少天枕着脑袋窝在沙发上,“突然觉得什么都没了也很轻松啊……”

魏琛说呸呸呸,“你儿子还不是你的?!”

“算了吧,他都跟别人过了,”黄少天掰手指,“工作也不想干了,我得好好休息一阵子才有力气再去找工作,嗯,工作没了,儿子没了,男朋友分了,老朋友也算了,真是倒霉。”他叹气,“要不死了算了。”

魏琛把手扣在热水壶上等水开,“不是还有你老爸我吗?”

黄少天笑,“开玩笑的啦。”又笑,“没有什么能打倒我。”

这时水壶的开关跳了一下,魏琛把泡面丢在碗里,冲热水,方便面的味精气味随着热气散得满屋都是。

魏琛边盖盖子边说:“你吓死我了。”

夜深人静,只有电视的冷光照着两人,声音又调成静音,四周太安静了,因此人的说话都带着点袅袅回音。

黄少天又说:“好饿,我想快点吃,吃完继续睡。”

魏琛用筷子搅了搅面,“还没好,再等一下。”

“还要等……哎,想不到方便面也这么慢。”

“三五分钟都是时间嘛,你这孩子就是什么事都做得太快了太早了,其实你这个年纪,二十四五岁,刚开始谈恋爱都不晚,结果你等不及地高中就……”魏琛不说了,又去看泡面。

黄少天点头,“说的对,书没好好念,人生也没来得及享受。”

魏琛又搅了搅泡面,端过来给他,“差不多了,吃吧。”

黄少天接过碗,闻了闻,“看上去还不错。”过了一会又说:“想不到这么多年,半夜给我泡一碗面的,还是只有魏老大你啊。”

魏琛不说话,摸了根烟点起来。

他想起黄少天离家出走那天,天下着细雨,少年跑进他的网吧里,浑身都是水,抽搭搭地说离家出走了,一晃都过去快十年了。

那时候黄少天年纪不大,通宵打游戏之后趴在前台帮他收银,软绵绵的样子像午后的猫,太阳把他的头发照成软金的颜色,他说话懒懒地拖着尾音,语气词很多,魏琛的朋友会开玩笑,玩养成啊?

他就说滚。

黄少天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孩子,哪怕现在二十过半了,儿子都六七岁了,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

还是当年那个抽泣着抱着膝盖等一碗泡面的小少年。

魏琛不自觉地眨眨眼睛,伸手摸黄少天的头。

黄少天正在吃面,停下动作抬起头,“魏老大?”

魏琛回过神,收回手,随便扯一句:“好吃吗?”又说:“很烫,慢点。”

“是好烫。”黄少天用筷子卷起面,用嘴巴吹气,“吃慢点吧,说说以前的事好了,我刚才就在想我离家出走的时候,魏老大也是给我一碗泡面,对我真好啊……”他突然停下话语,眼睛亮晶晶的,在热气后亮亮地带着水色,又很突兀地说:“那时你对我有别的想法吗?”

魏琛愣住了。

房间就他们两个人,夜静而漫长。

魏琛打一下他的头,“你在说什么啊小混蛋!我是那种人吗!”

“开玩笑嘛。”黄少天又去呼啦呼啦地吃面。

魏琛看着他动来动去毛茸茸的头——他睡觉才起来,头发都乱乱的,蓬松松的——真是可爱,从他见他第一面就这样可爱。

他呼啦呼啦地吃完面,抽纸擦嘴,“刚才,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魏琛说哦,“你又想干什么了。”

“我想离开这里。”黄少天说:“我从出生就在G市,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疲倦了,我需要一点改变。”他认真地说:“我想去别的城市,工作或者读书。”

魏琛用怀疑的眼神看他,他接着说:“别这样看我啊,我可以的呀,遇到文州之前我什么都不懂,遇到他之后就成了恋爱脑,有了小卢之后一切都是为了他,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也好,不破不立嘛,让我可以轻松地重新开始。”

魏琛又摸了摸他头上的软毛,纠正:“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我是你的家人。”

“魏老大你最好了!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对不对!”黄少天合掌,“我绝不是逃避,只是觉得自己也可以为自己活着,小孩子选择了于锋,他会给他很好很舒适的生活,毕竟亲父子,总不会亏待他,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放心,总比跟着我受苦受穷好,我之前太过度保护了……”

魏琛打断他的话:“叶修怎么办?”他停了一下,还是说道:“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以后后悔,还是对你说吧,你才睡没多久叶修就来了,他很担心你,说真的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他什么样的为人我很清楚,他对你认真的。”

“我也对他认真的,”黄少天看着他,“但现在的我状态很不好,之前一段时间也是,只会成为他的困扰,我想最好都冷静一段时间,再说以后。”

魏琛摇头,“他来之后,我说你在睡觉,他就没进去吵你了,说你需要休息,在这张沙发上坐着和我聊了很久,他看得很清楚,你和他的问题并不是小卢,甚至不是喻文州,那些只是表象,他觉得本质上还是你们不够信任彼此,你担心他的未来不在你这边,他担心你会被过去牵着走……”他停下话语,又笑,“我不是帮他说话,而是少天,你在做决定的时候最好把他考虑进去。”

黄少天没说话,虽然满大街都是人,可是你喜欢他,他喜欢你,还要时机刚刚好,这么多年来只有叶修一个。

“可是小卢不喜欢他,”黄少天靠到沙发上,“我一直觉得自己亏欠孩子,他的出生是个意外,是我当时脑子不清醒造成的,我甚至想过隐瞒他一辈子真相,不想他知道于锋,到现在,他想要什么我很清楚,但我做不到,”他叹了口气,“我没办法完成他想要他的两个爸爸在一起的愿望。”

魏琛拍拍他的肩,“别勉强自己,你做的够好了,没有哪里对不起他。”

“我没有那么自私,”黄少天看向魏琛,“叶修的事先放放吧,等小卢长大一点再慢慢说,他的抚养权我还是会争取,”他停顿了一会,“我要努力让自己过得好一些,对人对已都好一些。”

魏琛不再劝他,“那好,祝你更以更好的样子回来。”补充道:“你老爸我永远会等你。”

黄少天回到房间继续睡觉,他吃饱了,精神也好多了,对于未来模模糊糊地有了些新的方向,虽然大致的轮廓并不清楚,但目标在那里,总算有了点希望。

最可怕的是没有希望,哪怕他现在什么都没法拥有,只要有希望,就总觉得冥冥中前方有幸福在等他。

梦里的翅膀张开,雨后是一大片晴朗的天空,彩虹下有人对他招手,和过去告别,是为了和最好的未来遇见。


————————————————————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X2eod&id=547252244761

评论

热度(152)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