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黄粱记】逃避可耻但有用1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属于二刷特出的番外篇,完结之后【注意是完结之后,不是现在哦】会印一个小料,不会收在本子里【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二刷和一刷是完全一样的,预售时间今晚8点开始,链接是: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634959NrBj59&id=554751241145






本篇的时间线是紧接着一刷本子的最终册,也就是天天受到叶秋点化决定看完决赛就出家,然后坐飞机回到了G市,之后就是群众喜爱的XX场和X学,来啊来搞事啊!


最后的尾声结局不会变~因为时间线是在之前。


——————————————————————————————






飞机落地时G市已是天光大亮,正是夏天,天亮得早,旅客们在凌晨的睡眠都不能说太好,下飞机时一个个神色萎靡不停地打哈欠。




黄少天也打了一个哈欠,但他精神振奋满脑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新奇,找庙找庙,出家出家,又一段全新的人生旅程就要开启了,你以为一段故事结束了,其实才刚刚开始呢!




他把包丢在H市体育馆的决赛现场了,身上除了身份证和卡什么都没有,因为他正要斩断情丝和情缘,带手机这种充满现实联系还能发展周边人际关系的BUG型的装备就太没诚意了,黄少天把衣服的兜帽随手盖在头上,走出出站通道。




他在候车区等出租车,身后的LED屏还在播放滚动的广告,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音乐——简直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每场比赛结束之后,那振奋人心的荣耀BGM,他怕是至死都不会忘——黄少天扭过头,大屏幕上荣耀两个大字像要冲出屏幕,两侧巨大的机械性翅膀极富动感地张开,像梦想之翼。




的确是自己的梦想之翼,从十二岁起就热爱着的,就算开始模模糊糊后来一直很坚定的,关于荣耀每一个职业选手都念念不忘的初心与梦想。




黄少天感到鼻子有点酸,BGM还在继续播放,他站着不动,开始想如果他要去的庙不准他玩荣耀怎么办,四大皆空能不能留一个小小的角落让他放游戏……




面前的出租车司机按喇叭,“你到底上不上?”




黄少天回过神,忙低头钻进车里,“走走走,我说走就走绝不回头,决定了的事情不能改!”




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不关注电竞游戏,也不认识黄少天,边发动起车边说:“看打游戏看入迷了吧,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这种打来打去的游戏。”




黄少天坐在汽车后排,眼睛还望着车窗外的大屏幕,荣耀的LOGO隐去之后,是转播昨晚比赛的报导。




那记者黄少天并不认识,但那些评论员和选手他却是熟悉得很,李艺博表情激动,挥舞着手说太震撼了,没想到叶神居然在职业暮年爆发出这样惊人的巅峰,太不可思议了云云。




黄少天嘀咕道:“暮年个屁啊,你一场比赛解说被打脸多少次……”




此时同是职业选手才更能体会暮年这个词的沉重,不想加在叶修这个人——他认识多年的朋友虽然嘲讽了点,却是个好人——身上,哪怕兴欣淘汰了蓝雨,爱荣耀的心情却是一样。




车子往前开,渐渐开离了大屏幕所能播放的范围,远远地听见声音,转播似乎从喧嚣热烈的比赛场跳转到新闻发布会,有退役之类的消息隐隐约约传来,黄少天听不清,手机不在身边更加看不到消息,也不知道职业群里已翻了天的热议,只在想,谁要退役?兴欣谁要退役?




总不可能是叶修,其他年级最大的……是魏老大吧,毕竟年纪在这里,黄少天想着未免感到伤感,退役对于职业选手是残忍而无可奈何的必经过程,魏老大居然要经历两次,真是又悲惨又悲惨不起来,你还拿了个冠军呢,高兴还来不及吧,哼!




车子远离了飞机场,那屏幕的声音一点儿也听不见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




“蓝……”黄少天条件反射地说,想起不对,马上改口,“师傅知道哪里有庙吗?”




“去旅游?”司机头也不回地问。




“去出家。”黄少天想也不想地答。




司机心想这年轻人看起来挺好的怎么也不大正常,上次带一个超级帅的先生也这样神神叨叨,怎么回事。




黄少天扒着司机的汽车座椅,“真的真的,师傅我手机丢了查不到,你知道哪里有能出家的庙吗,要能出家的,不要旅游景点,要正儿八经念经超度不要见外人,但是要能打荣耀,我能代表我庙出征拿冠军哦~您直接送我过去,钱都好说,我现在看开了回头是岸,不要挡我的佛缘啊!”




司机感到聒噪,敷衍地说:“我不知道,先生你上错车了。”




黄少天顿了一下,“你这句话很有玄机BLABLA……”




司机只觉得耳朵很吵,又不能直接对客人不礼貌,打断道:“我能放广播吗,听首歌吧。”




“哦,你随意。”黄少天说:“有什么歌呀,我喜欢陈奕迅,他的专辑我都有买哦,还买过演唱会VIP,和他握手BLABLA……”




“广播,看别人点什么歌。”司机心想就你这样去出家,放过那些可怜的和尚吧,就随手打开广播电台。




电台正在放广告,大清早哪来人点歌,BLABLA,黄少天还在说,BLABLA,司机心想我如果挡了你的佛缘才是行善积德吧!




广告里的男女在叽叽喳喳,BLABLA,黄少天还在说,BLABLA,司机心想但是现在谁来拯救我才是行善积德啊!




广告结束了,还是广告,BLABLA,黄少天还在说,BLABLA,司机心想我输了我给你放陈奕迅让他来行善积德吧!




司机开始挑歌,“给你放不要说话。”




黄少天愣了一下,没说话。




司机以为自己伤害到了他,改口:“先生我不是嫌弃你,我们出租车司机都是城市名片……”




“不不不,我想起我参加EASON演唱会的事了,你知道吗他腿好短BLABLA……”




“……”




陈奕迅唱: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车一直往前看,司机沉默地听了很久,忍不住打断道:“想好去哪了吗?”他很想尽快找个地方把这位话痨放下来!




黄少天也很犯愁,“要不我先去蓝雨吧,问清楚找攻略,做好准备再去。”




蓝雨也算一个很著名的地方了,司机打开导航开过去,车载音乐还在放,陈奕迅一首一首地唱:当初的坚持现已令你很怀疑 ,很怀疑,你最尾等到只有这枯枝,苦恋几多次,悉心栽种全力灌注,所得竟不如别个后辈收成时……




黄少天陶醉地跟着后面唱,手在扒在司机的后座上,声音全灌到他耳朵里了。




“词写得好,”司机不得不说话,打断他的歌声,“上次有个乘客都听哭了。”




“因为唱得好。”黄少天说,“我跟你说,EASON被叫成E神不是没有理由的,以前粤语歌是潮流但是现在BLABLA……”




他不唱歌了,开始科普香港音乐发展史,司机继续保持沉默。




“不过能听哭,她真是多愁善感。”黄少天继续扒司机后座,“小女生控制不住眼泪,肯定是失恋了。”




司机说:“是位先生。”补充,“很帅,比明星都帅,真看不出来也会失恋。”




“男的啊,”黄少天叹气,“失恋就得哭吗,我就不哭啊。”




司机哦一声,“你失恋了。”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失恋?”




“被你烦的吧。”




“不是,”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我不想说。”




司机心想太好了,你千万别说。




黄少天嘴里说着不想说,却又接着说:“帅也会失恋,说明他女朋友不颜控,是个值得欣赏的女人,不说八卦了,香港乐坛鼎盛时期的四大天王BLABLA……”




司机继续沉默,说好的你不想说呢!




车开到蓝雨楼下,黄少天还有点零钱,拿出来付了车费,下车对司机招手:“说了这么多话我心情好多了,再见。”




他长得很好看,所以司机也不记恨被他吵了一路,隔着车窗看他说:“年轻人失恋没关系,想开点,不一定非要出家……”




“你不说我都忘了!”黄少天一拍手,“对哦出家,我得去找庙。”就跑了。




司机无言以对目送他跑进蓝雨大门,你真的要出家哦……




黄少天一路跑进蓝雨宿舍区,现在是夏休期,都没几个人在,食堂也没人,想吃早饭都没有,一想到要出家在庙里吃饭不能到蓝雨食堂简直心痛到路都走不动了,而且毕竟是赶了凌晨的飞机,太兴奋了没睡觉,这时突然感到又饿又累了。




他跑到楼上,敲郑轩的房门,“阿轩!阿轩!”




过了一会郑轩开门,本来还在打哈欠,一见是他立刻精神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声音都提高了:“黄少你回来了啊!队长昨晚还打电话说什么自……”




黄少天面带微笑,“我赶凌晨飞机回来的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意外死了!队长电话里说得压力山大,”郑轩边关门边说:“不过这么急回来,为什么没和队长一起……哦我知道了,”他开始碎碎念,“吵架了吧,遇到前男友了吧,开修罗场了吧,压力山大了吧……”




黄少天没注意他小声的吐槽,直接说重点,“我回来当然是有急事,阿轩快帮我想想这附近哪里有庙!”




“旅游?”




“出家。”




“……”




“有吗,庙,全是男的那种。”




“……这……我们蓝雨,不就是吗……”




黄少天醍醐灌顶!原来自己这个多年好友有如此慧根!原来佛缘那么早就埋伏在他身边!原来叶秋早就安排了身边亲密的人特来点化他!为什么之前没有注意到!为什么蓝雨这么多年找不到妹子!为什么我明明有这么多女友粉却只有后攻!为什么我只想和你们做朋友你们却想上我!你们是要上天吗!太过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黄少天声音微微颤抖,原来一切早已命中注定!




郑轩莫名其妙,“你这么看我干嘛,我就是随口一说啊,不都是说蓝雨没妹子么……”




黄少天立刻打断他的话,轮语速郑轩怎么可能是对手,他哔哩哔哩地说:“原来大隐隐于市,原来你是个国学大师,善哉善哉,话说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无为有处有还无色即是空……




郑轩说:“你疯了!”




黄少天说:“非也非也,在下悟道了。”




郑轩说:“我靠你都开始说文言文了!”




黄少天说:“电视上都这么说,我学的。”




郑轩说:“你打算搞艺术了!”




黄少天说:“你才搞艺术,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郑轩说:“我靠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太污了我靠!压力山大!你告诉我你悟什么道了?”




黄少天嘻嘻一笑,“我懂了,男欢女爱就是那么回事,我要回归大爱,我要去普度众生,所以我要去出家,但是经你点化,原来蓝雨就是庙,我醍醐灌顶了!我从此就要安心在蓝雨呆着,杜绝一切情爱当一个带发修行的和尚!我什么都懂了,我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醒,嘻嘻。”




郑轩说:“神经病才嘻嘻!”




黄少天说:“兄弟你这几个意思,我把你当兄弟告诉你真心话,感谢你点化我,你居然嘲讽我?!我看错你了!”




郑轩说:“日哟兄弟,你大清早过来说你要出家在蓝雨当代发修行的和尚,你受什么刺激你了?兄弟你告诉我谁刺激你了,哥帮你报仇!”




黄少天不笑了,特别认真:“没有呀,我真的悟道了!”




郑轩拍他的肩,“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有什么想不开的啊,还有兄弟我陪你,睡一觉就忘了。”




黄少天低头盯郑轩的手,“想不到你和他们一样,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看错你了!”




郑轩马上松手:“神经病啊!”




黄少天接着说:“本来大家好兄弟睡一觉也没什么,但现在太迟了,”他摇头叹气,“我现在一颗真心都想着要杜绝情爱,安心修炼,我要当个代发修行的和尚,谁也别拦着我……”




他说着,开始打哈欠,好累,一个晚上的长途旅行和香港乐坛科普和悟道太辛苦了,现在又累又困,疲惫地一头倒下去就能睡着呢。




郑轩说:“不拦你,有的是人拦着你,我操什么心,你现在去睡一觉好不好,我不陪你睡好不好,你别误会我的断句好不好。”




黄少天打哈欠,眼角渗出一点点的水迹,“嗯嗯,我要睡觉,我好累哦,阿轩别吵我,睡醒了我还要继续修行,我得下载几本书看看。”




郑轩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哄道:“好好好,你好好修行。”心想你能主动找书看,真是受刺激了。




黄少天被他一路推到自己床边,他倒头倒下,“别让人来吵我哦,特别是那几个,你懂。”




郑轩说哦,帮他把鞋子脱了,“逃避有用么。”




“有啊……”黄少天迷迷糊糊地说着,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我要听歌……”




郑轩给他盖好被子,“啊?听歌?是不是听催眠曲?安眠曲?小星星?我日兄弟我不会唱啊,别难为我了,你快点睡吧。”




“唱嘛唱嘛,随便唱两句,突然特别想听。”黄少天闭着眼睛,半梦半醒地说,叹气般地拖长尾音软软地说。




郑轩就只好拿出手机找小星星歌词,“芭比你会唱小星星吗……”




大约觉得很丢人,郑轩哼哼唧唧地唱了几句,黄少天就差不多睡着了,不过他脑子还在想,默契呢!我不是要听这个歌,是葡萄成熟时啊……我会唱我会唱……滴滴滴黄氏自动点唱机启动啦,投币就可以,亲亲也可以,对【】指纹识别哦,要开始啦……直接唱副歌啦……一千种恋爱一些需要情泪灌溉,枯毁的温柔在最后会长回来,错的爱,乃必经的配菜……等葡萄熟透.....




正在郑轩哼哼唧唧那我教你哦~你有跑调哦~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到了蓝雨院子的门外,正看见院子里茂密的木棉花。











评论

热度(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