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5

秋意渐浓,就算G市这样的天气,骑车时校服外也需要加上围巾,黄少天停下自行车,在喻文州家的房子外面等他,他家里条件挺好,住的独门独户的小别墅,喻妈妈在院子里摆弄花,黄少天嘴巴很甜:“阿姨好!”

喻妈妈应了一声,回头笑。

喻文州跑出来,从车库推了自行车出来,黄少天说:“走啦,阿姨再见!”

两个少年沿着道路骑着自行车,喻文州问他:“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饭?”

黄少天说:“来不及,起迟了,一会在门口买包饼干就行,今天月考不能迟到。”

喻文州说:“我就知道你没吃,我书包里带了牛奶和我妈做的煎蛋三明治,到教室拿给你。”

黄少天就笑:“谢谢你啦!好兄弟。”

喻文州笑笑。

两人说这话都有点没底气,好兄弟,谁家好兄弟天天晚上做梦梦到啊。

到学校之后两人分别回到各自的座位,喻文州把早餐传给黄少天,黄少天同桌是个妹子Beta ,开玩笑:“好基友啊。”

黄少天说:“你也可以找个好姬友。”

妹子说:“我这是羡慕呢,你俩要一男一女就是标配男女朋友了,哦对了,你们一个Alpha一个Omega,这不是比男女还更配吗怎么就不考虑发展一下。”

黄少天反驳:“他才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妹子说:“不是据说AO之间不需要感情也能在一起的吗。”

黄少天说:“我才不是随便的人!再说现在学习为重都要月考了你还在想这么多!”

妹子撇嘴,一会又说:“那黄少喜欢什么类型?”

黄少天想着喻文州,说反面,“我就喜欢人缘不好的嘲讽脸,懒懒散散不参加集体活动,对谁都不上心,冷漠无情只顾着自己,有坏习惯例如抽烟,一说话就拉仇恨的脸T……”

喻文州的座位离他不远,听见他的话,忍不住笑了。

妹子倒抽口气:“这种人也有人喜欢?”

黄少天说:“对,我就喜欢这种,嗯。”

妹子说:“真奇葩啊!黄少不得不说你品位异于常人,我觉得班长那类型超受欢迎呢!昨天还看到隔壁班有妹子找他,估计又是当面告白……”

黄少天闷头吃早餐,不说话。

有点不开心呢。

一会早餐吃完,老师走进来,开始准备月考的试卷拆封,黄少天把早餐的牛奶盒子拿出去倒掉,喻文州跟在他身后也丢牛奶盒子,边说:“又要考一天。”

黄少天丢掉盒子,“是啊,我昨晚看书都看到两点,真困啊。”

喻文州说:“没必要那么拼,生物钟紊乱把身体搞坏就不好了,小心发情期提前。”

黄少天说:“没那么背吧,再说带了抑制剂,我现在都随身携带呢,毕竟跟你天天在一起。”说着边往洗手间走,“放个水去,兄弟。”

喻文州说:“那我也去一下吧,一会要坐两个小时。”

两人一前一后进洗手间,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大家打个招呼,分别放水。

考试预备铃响起,喻文州洗好手,“走啦,少天。”

黄少天没应他。

喻文州记得刚才黄少天走到里面去了没出来,就催他:“你快点,其他人都走了,要考试了。”

黄少天还是没应他。

喻文州走过去,“少天……”他停下话语。

他闻到不同寻常的信息素的味道。

洗手间的里间,黄少天半跪在地上,手扶着墙壁,不住地喘息。

喻文州跑过去扶他,黄少天身体发软,一靠过来就倒在他怀里,嘴里还抱怨着:“都是你乌鸦嘴……”

“我去给你拿抑制剂。”喻文州清楚地闻到Omega的气息,那天然地会勾起Alpha的欲望,但这人是他口口声声的好兄弟啊,他抛去邪念,克制地说:“你呆在这等我一下。”

黄少天拉住他的衣服:“你要不要……帮帮我?”

他们都很清楚,抑制剂要发挥作用起码要十分钟的时间,黄少天这个样子,考试马上要开始。

或者,是找个借口。

喻文州犹犹豫豫地说:“你意思是,临时标记?”

黄少天反问:“不然呢!你还想就这么标记了?!”

喻文州认真地说:“不啊,时间来不及。”

黄少天觉得自己败给他了。

这其实是个错误的决定。

黄少天闭上眼睛,伸长了脖子,等他来咬,但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

只好睁开眼睛,喻文州望着他,没有动嘴的意思。

黄少天催他:“你快点啊,要考试了!”

喻文州说:“太仓促了……”

黄少天抓狂:“明明上次是你提议!你怎么这样!说好的不算数吗!出尔反尔还算个男人吗!我都肯吃亏让你临时标记你磨磨唧唧什么!”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我得负责任啊!临时标记也是标记,你让我想想……”

黄少天说:“你想怎样啊!不标拉倒,我去找郑轩!”

喻文州说:“随便标记是直A癌诶,我是听了你上次的话经过思考之后才决定要慎重地进行这件事,再说标记这么麻烦的事郑轩肯定不干的,整个学校除了他只有我是男Alpha,莫非你要找女Alpha?”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挣扎着要起来:“我去找抑制剂。”

喻文州把他抱回去,“不行,我怎么能放任发情期的Omega乱跑,还是我的好兄弟,我正在做艰难的决定,你不要吵。”

黄少天说:“你放开我!不标记拉倒,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你说得对,这事太要慎重了,大家好兄弟以后怎么见面……”

喻文州亲了他一下,说:“不要吵。”

黄少天愣着不动了。

他第一次被人亲,初吻。

考试的第二次预备铃响了,再不去真的要迟到了。

喻文州说:“好吧,我勉为其难,你要看到现在的困境,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然大家都不想的。”

他说着,托起黄少天的下颌往一旁偏一点,一口咬在他的颈项处。

牙齿刺破腺体的瞬间,信息素完成融合,一切奇妙而顺其自然,空气中纷乱的信息素也安定下来,身体中的热潮渐渐褪去,但有些不属于生理反应的情动却悄然滋生。

他掰过他的脸,嘴唇移到他的嘴唇处,和他唇齿交缠。


评论

热度(302)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