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7






那啥一丁点肉渣






喻文州只好继续自己去洗手间解决,觉得自己不会好了。




不过闹归闹,他实际上是个理智的人,现在高三非常时期,什么事情恐怕都要等到高考之后再说,现在的他们太年轻,也很难承诺以后,未来有无数种可能,无数个分岔路口,谁也不能保证将来。




他回到图书馆的时候,黄少天还在写卷子,他已经做了一半,速度很快。




他头脑很好,心算手算都很快,写作文——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尤其洋洋洒洒。




喻文州手速不行,他写字慢,虽然脑子快,数学物理要写的字不多还能凑合,作文简直要他的命,他写作文被语文老师评价为用词简练,例如,作文例句:




黄少天写:激昂的士兵挥动着雪亮的兵刃超敌人杀过去,气势如虹,只见刀光一闪,血花四射,敌人的头颅滴溜溜地在地上滚动,身体犹站立不止,半天才重重地倒下去。




喻文州写:杀。


             死了。




论如何用最少的字占满最多行的格子。




八百个字,好难写。喻文州在心里嘀咕,也开始写他的作业。




信息素的味道渐渐飘散,秋日的阳光淡淡的暖,颜色却是透彻的金,铺在自习室的桌上,很耀眼。




黄少天写累了,把手放在阳光中休息,桌面上投射下他的手的影子,他的手指很长,影子更加长得纤细,他动着手指,那影子也跟着舞动起来。




他叫他的名字,“文州。”




喻文州就抬起头。




他看见阳光中他用手指的影子对他比了一个心的形状。




我也是。他心里想。




但他的座位这边晒不到太阳,他没法回应。




所以只好凑过去亲了他的额头一下,用行动代替回答。






黄少天家的小区前有条长长的石阶,坡度很陡,喻文州骑车送他到石阶下,黄少天下车说:“好了,再见啦。”




喻文州说:“我送你上去。”




黄少天抬头看一眼台阶,还是挺长的一段水泥台阶,铅灰的颜色,两侧种了木棉树,现在叶子都落得差不多了,看上去光秃秃的荒芜。




“不用了,”黄少天说着,把自行车推上石阶边的斜坡,回头说:“明天学校见。”




喻文州跟着他,也把自行车推上去,“那再陪你走一段。”




黄少天笑,“你也不嫌累,我每次都觉得这阶梯太长了,推车好吃力呢。”




喻文州说:“你是Omega嘛,要不要你的Alpha帮你推?”说真的,他真不觉得吃力,大概性别分化之后体力各方面的确有了提升,难怪Alpha会成为顶端的存在,体力和精神力确实要高出一筹。




他倒是希望这条路再长一些,走得再慢一些,这样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再多一些。




黄少天说:“又来了,Alpha了不起吗,再说我可没有承认你是我的Alpha……”




喻文州顺着他的话说:“少天说的对,请问什么时候能正式成为你的Alpha?”




黄少天没法回答,只好继续把自行车往上推行,他没戴手套,校服下手腕裸露了一截在凉的空气中,又白又细,他沿着台阶一步步地往上走,用了些力气,因此腰微微地塌陷下去一块。




喻文州走在他身后,他盯着他裤子的双腿中间那处小小的缝隙,很想伸手进去抚摸。




不过他并没有这样做。




他怕自己会失控。




黄少天把自行车推到坡上,他家的小区就在眼前了,他喘了口气,“好了,文州,你回去吧。”




喻文州嗯一声,“Goodbye kiss?”




黄少天说:“喂,光天化日之下就要调戏良家Omega了吗!”




喻文州故作叹息,“好吧,那明天见了。”




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评论

热度(259)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