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8




化学老师在黑板上演示方程式,黄少天却定不下心。








他越来越对Alpha的信息素敏感了。








他们班其他人包括老师都是Beta,不会有所察觉。








以前并不会这样,只要吃过抑制剂,就算是郑轩他也可以正常相处,但现在,喻文州坐在他后面几排的座位上,并没有刻意释放信息素,他只是坐在那里,他不自觉的信息素就让黄少天很难受了。








黄少天伏在臂弯里,感到身体里的热浪一层层地涌上来,类似发情期,他的后背在出汗,【】蠕动着分泌出液体,一堂课的时间,足以将内裤洇湿出痕迹。








放学后,同桌妹子很好心地问:“黄少,你不舒服吗?”








黄少天摇头,喻文州也过来,“少天,你怎么了?”








黄少天还是摇头,喻文州也不说话,站在他身边,担心地看着他。








同学们都各自回家,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来,“你不对劲,我闻到你的信息素了,”他停了一下,“很浓,以前不会这样。”








黄少天从臂弯里抬起头,“你不要离我这么近,都是你的味道。”








喻文州走到教室边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又回来,“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风从操场上吹进来,的确将Alpha的气味稀释,黄少天缓了一会,才透过气。








他有些不开心。同样是互相影响,喻文州受他的影响要小得多,他完全能控制住,而他却心神不宁,根本没法安下心,连身体深处都在渴望着【】和【】,这太不像过去的他了。








大概,这才是Omega的悲哀之处。








Alpha和Omega之间是不对等的,除此之外,Alpha一生之中可以标记多个Omega,而Omega一生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一旦被抛弃也无法接受他人,虽然政府刻意模糊掉ABO三者的界限呼吁平等对待,但生理上的东西没有办法更改,尽管Omega有保护条例,但并不能阻止他们伴侣的喜新厌旧,反而被重复打上弱者、弱势的标签,被仍有人种偏见的Alpha和Beta鄙弃。








黄少天闷闷地想了会心事,喻文州一直坐在他身边陪他,看他脸色阴晴不定,隐约也能猜到他心中所想,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沉默。








他陪了他一会,伸手握住他的手。








他说:“你相信我。”








黄少天没说话,对他笑了笑,过了一会把手抽出来,把刚才发的试卷拿出来摊放在桌上,“没事啦!我要开始学习!”








他又恢复成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但他很快发现,由于他今天一早上的走神,居然试卷上有他不会做的题……








这太令人沮丧了,我的目标是B大啊,怎么能在一张普通试卷上出现我不会的题,都是喻文州害的!黄少天咬着笔杆生气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被殃及池鱼的人无辜地眨着眼睛,“生理反应不能克服不能赖我啊!”








黄少天说:“你要去吃抑制剂!”








喻文州说:“我又不是易感期,再说你能保证抑制剂能抑制住你对我的心动?”








黄少天说:“看不出来班长大人这么道貌岸然居然这么直白无耻谁说我心动了才没有才没有!都是生理反应大不了我明天多吃一倍抑制剂!”








喻文州摇头,“直中你的内心就炸毛。”








黄少天更炸毛了,“什么啊!我才没有想什么!你怎么这么污呢……”








喻文州凑过去,“不是啊,你看郑轩也是Alpha你也没怎么样,你就只对我这样呀。”








黄少天瞪他,“少来,因为我和郑轩不是一个班不是天天在一起,如果天天在一起……”








喻文州亲了他一下,把他的话打断。








“喂!”黄少天赶紧看四周,还好,教室里就他们两个人,“这是教室诶!你注意一点影响啊!”








喻文州托着下巴说:“我觉得你老是对我起反应也不是个事,现在学习是头等大事,你应该想办法定下心好好学习才对,是吧?”








“你有什么好办法?”








“治标治本,我讲给你听,你过来。”








黄少天乖乖地把耳朵凑过去,喻文州贴着他的耳朵,说:“做吗。”








黄少天皱着眉头退后,“我就猜到是这个馊主意!”








“怎么叫馊主意,我可是全心全意……”








正说着,突然有什么东西带着风声飞进教室,砰地一声砸在教室墙壁上。








黄少天正想着怎么拒绝,这下立刻找到借口,他起身跑去捡,是个足球,估计又是那些低年级男生在教学楼附近踢球。








他跑回窗边,看到楼下果然有个男孩子,正仰着头,大声说:“是砸到你班去了啊,抱歉哈,麻烦丢给我。”








黄少天说:“接着。”说着把足球丢下去。








喻文州也走过来,那男孩子他认得,是最近才性别分化的一个男Alpha,低一个年级的于锋,长得挺帅,又精干,运动神经好,篮球足球都玩得转,是个标准的Alpha,女生缘也很好。








于锋稍微往后退一点,足球落下去掉在他面前的地上,又弹起来,他立刻用脚尖颠了一下,重新落稳了踩在脚下,再飞起一脚踢回给队友,抬头说:“谢谢啦!”








黄少天对他笑,“没事,下次别再踢到教室来了,我们班幸好开窗子了,不然就打破玻璃伤到人危险了!”








于锋比个收到的手势,转身跑开。








黄少天看着他跑远,才收回视线。








喻文州啧了一声,“你对低年级男生也这么话多啊。”








黄少天看他一眼,“教育他呗,万一他又踢到谁伤到人怎么办。”








喻文州说:“他是Alpha。”








黄少天说:“是吗,仔细想想还挺像的。”








喻文州说:“我不开心,你看不出来吗。”








黄少天说:“我不开心一天了,你就不开心一会,好吧,为什么不开心?吃醋了?”








喻文州说:“嗯,你对他笑。”








黄少天说:“你够了哦,Alpha卖萌很恶心,你对得起Alpha身份吗!”








喻文州说:“卖个萌也不行啊,难道我要开信息素来证明了吗,难道我要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用铁链子把属于自己的Omega锁起来这样那样吗,强制监禁鬼畜病娇我也是能做到的哦。”








黄少天被他逗笑了,“你不适合啦,别演了。”








喻文州舒口气,“终于笑了。”








喻文州家里条件不错,他父母开了家外贸公司,收入颇丰,对儿子教育也很上心,时常给他订购新款学习机辅导机,喻文州把黄少天邀请到家里,演示给他看。








黄少天家没有给他买这些,他觉得很新鲜,用指示表在触摸屏上点来点去,随着笔尖划动,各类试题和解答跳出来,英文还有全真人发音,G市已经入冬,但喻文州家别墅装了地暖,趴在柔软的垫子上玩学习机,暖和又舒适,旁边还有Alpha贴心地递上剥好的芒果,他咬了一口芒果,又去看学习机,感叹:“你家真的超舒服的!为什么我们之间除了AO分化还有贫富分化。”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你嫁过来呗。”又把芒果没咬的那边翻过去给他咬。








黄少天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含糊地说:“等着吧,我以后也会考到B大,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什么的,住别墅装地暖Alpha伺候着,不是梦!”








喻文州说:“那么辛苦干什么,嫁过来,我的就是你的。”








黄少天说:“不不不,我能靠自己赚到,然后你嫁过来,我的就是你的。”模仿着对方的口气。








喻文州大大方方地说:“那好,我就等着天哥赚钱养家吧。”把学习机拿到一边,“学什么习啊,找个好男人就行了,天哥求包养。”








黄少天笑得眼睛弯弯,“就是就是,文仔,以后跟着天哥,天哥罩着你,有天哥的就有你的。”说着又啃了一口芒果。








他吃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就把芒果皮和核丢掉一边,找了张纸巾擦手,又拿了张纸巾擦黄少天的嘴,擦着擦着,他压过去,“天哥请我吃芒果吧。”








两人接了一个悠长的吻,黄少天躺在地上的软垫上,身下暖烘烘的,身上的人压在他身上,也是暖暖的,只是他的信息素是凛冽的味道,混杂着黄少天的信息素,像此时窗外的冬天的太阳。








年轻的身体交叠在一起,黄少天张开嘴,任由喻文州在他的口中扫荡,他的嘴里很甜,芒果的清香怎么比得上Omega的香甜,喻文州难以控制,他勃起了。





评论

热度(252)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
  2. 浮光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