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11
这让他改变了主意。

只要对方喜欢他,什么都好说,他可以忍让,可以退后,可以为他做到他尽可能的温柔。

喻文州紧紧地抱住他的身体,他偏过头暂时松开了他的嘴唇,他的头埋在他的肩窝里,咬下了他的腺体。

是临时标记。

信息素迅速融合,他体内属于发情期的热潮渐渐退去了。

“别吃抑制剂了,”喻文州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给你临时标记。”

黄少天愣了愣,半天才反驳:“你以为……我吃那么多,是谁害的……”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身体疲惫,因此平时念叨着不停的嗓门也听起来格外柔和。

喻文州说:“你真的要结束,我也可以算了,但临时标记的事就这么定了。”

他也不是不明白他们的困境,过了这一年,什么都可以再谈,他们可以去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城市,离开G市或者不离开都没关系,只要不住在家里就没那么多约束,到时候天大地大只要有身边这个人,到哪里都一样。

他松开手,放开了他。

黄少天看着他,反而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喻文州笑了,“再等半年吧,现在是十二月初,到明年六月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他说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黄少天咬着下唇,没说话。

喻文州说:“还是朋友吧?”

黄少天僵持了很久,点点头,“朋友。”

*
圣诞节就要来了,G市不会下雪,街头码放了丝绵装饰的圣诞树以示雪景,满街的铃儿响叮当也颇有几分节日的欢乐,但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圣诞节的意义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紧张学习的一天。

黄少天从图书馆借英语语法书,他对着书架边翻边自言自语,”例子好少,不好不好,这本,嗯……这本排版好乱,看不清楚,换一本吧,这本这本,这本封面好看!内容……内容……好像还可以……这个好!英式和美式的差异都标出来了!”

有人在他身后说:“不是吧,对着书也能说个不停。”

黄少天没回头,光一股青草的Alpha信息素气味他就知道是隔壁班的郑轩。

“呵呵,少见哟,不是出了名的压力大君吗,怎么会来借书。”黄少天说道。

他被喻文州临时标记之后,发情症状缓解了很多,不需要抑制剂也能面对A了。

郑轩说:“要期末考啊,就一个月了,压力山大。”

黄少天回过头,看着他说:“往好了想,考完就放假,可以休息两周呀。”

郑轩说:“往坏了想,考砸了连年都没法好好过了,一想到我爸那张脸,唉压力山大。”

黄少天说:“年纪轻轻干嘛要往坏了想,往好了想,又要过去一个月,离彻底解放又接近一步啦,再往好了想,离自由美好的大学更接近一步啦,再往好了想,或许到大学就有可爱的妹子啦,对吧。”

郑轩说:“这么一想我也觉得美好多了,压力都小了,你是不是什么都凡事往好了想啊。”

黄少天想了想,“也不是。”就没再说了。

他并不是一切往好的方向想,越是在意的事,越患得患失,越容易烦恼,越难以释然,越害怕得不到,越希望承诺的期限更加长久。

他自己也很难懂自己的想法,只觉得心里惴惴不安,连自习都心神不宁。

满脑子都是喻文州的脸,他的桃花眼,他的黑色的发,他的挺拔的鼻梁,他的明显的喉结,他的抚摸他时的手指,他的坚硬勃发的昂扬,他说话时轻笑的尾音,他不笑时凛冽的眼神,他和他妈妈相似的表情……黄少天一下子从幻想中惊醒,心脏狂跳。

不行,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心里哀叫一声,埋头趴在臂弯里,觉得自己完了。

他根本没有办法学习,也停不下想念他的念头,他想他想得都要哭了。

并不是想他的信息素,更没有想他狠狠地操弄自己,仅仅想他在他身边,抱一下他,就够了。

郑轩坐在黄少天身边装模作样地学习,这会说话了,“黄少,莫非你不但有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爱好,还有一个人脑内问答的特长?看你脸色一会一变的想什么呐,我都闻到你信息素味道了。”

黄少天忍不下去了,他把书收起来,“不学了,走了回家。”

郑轩说:“我好不容易今天打算学习,还打算请教本校最有名的Omega同学几道题……”

黄少天背着书包走出自习室,郑轩也收起书包跟过来,黄少天边走边说:“原来你真有题要问我呀,那你问。”

郑轩说:“我想想,刚才那本辅导书上一大半我都不会,要从哪里问起……”

黄少天说:“不是吧,过半年就高考了你还一大半不会,我都替你压力山大了!你不是Alpha吗,上课都在干什么啊!”

郑轩说:“睡觉啊!”

黄少天无语:“还答得这么理直气壮!”

“上课不睡觉难道要等下课睡吗,不能耽误下课时间啊!”

两人边走边说,走到图书馆前的道路上,一旁是学校的花房。

虽然是冬季,但G市鲜花不败,隔着绕野蔷薇花藤的铁栅栏可以看见花房内的鲜花植物,生物课的标本大多取自这里。
郑轩说:“等我一会,生物老师要我去花房的办公室拿试验素材。”

“老师居然会让你做事。”黄少天说:“我跟你去拿吧,正好到花房散心。”

郑轩不满地说:“我是生物委员!”

黄少天咦了一声:“看不出来啊。”

“我最喜欢植物了。”郑轩说:“看到绿色的树啊草啊就会心情很好。”

黄少天对他有所改观:“我还以为你就是懒洋洋的呢,原来喜欢绿色植物,说明很有爱心……”

郑轩继续说完:“真羡慕植物啊,在那里长着就一辈子不用挪地方了,只要睡觉就行了,不用动不用说话不用四处找吃的,动物就累了,人更是压力大啊……”

黄少天什么都不想说了,收回前言。

两人走进花房,办公室在花房里间,没关门,隔着门口的花墙看到里面有两个人。

一个长发妹子正搬起办公室里的一盆山茶花,“这个行吗?”

另一个人走到妹子身边,“这么重,我来。”说着接过花。

就算只有一句话,黄少天也知道他是谁。

郑轩说:“诶,这么巧,你们班长。”

黄少天说:“嘘……”

郑轩已经喊出来了:“喂,Alpha喻,脱团了也不打个招呼啊!”

喻文州和那妹子一起转过头,看到郑轩和黄少天两人。

那妹子个子不高,刚过喻文州肩膀,穿着鼓鼓的羊羔绒外套和带多重花边的牛仔裙,过膝袜和裙子间露出一段雪白的腿,黑长直发,刘海全用一个兔耳形的发箍束到脑后,实在是……无论怎么看,都很可爱的类型。

女生的可爱,男孩子怎么也比不上的。

黄少天转头,“我先走了。”

郑轩抓住他的手,说:“太不仗义了!大家都是Alpha,你以为就你脱团了吗!”

黄少天小声抱怨:“就算你要临时拉个人充场面也别拉我啊……”

郑轩小声回答:“气势不能输,都是Alpha没理由就他能和妹子在百花缭乱的地方约会!”

啊,妹子,约会,气势的确不能输……黄少天想着,莫名愤怒起来。

原来一直烦恼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啊!说什么等半年,之后在一起,都是骗我的吗,你都已经在约会了……

长发妹子开口,“文州,是你同学啊?”她看见郑轩和黄少天拉着的手,“我们好像……打扰别人约会了?”

喻文州反而笑了,“不会吧,少天。”

黄少天看着他:“有什么会不会的,你还不是一样。”

郑轩感到现场气氛有点不对,“等会,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突如其来的修罗场?

评论

热度(240)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
  2. 浮光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