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15


黄少天一时不敢说话,他爸爸对他很严格。




黄妈妈说:“天天,你老实说,到哪里去了,你说实话,妈妈一定会保护你。”




黄少天小心地说:“真的是……真的是……”他不敢说翘课的事,又不敢再撒谎,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黄爸爸说:“我今天回来,特地到你们学校去了,因为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你最近学习成绩退步很多。”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到你们班,你不在班上,去哪里了。”




黄少天低着头,不说话。




黄爸爸走过去,他伸手拽住他怀里的小狗,“出去玩去了?过平安夜去了?”




黄少天抓住小狗不松手,但黄爸爸一把就揪了过来,他把小狗狠狠地摔在地上,甩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




黄妈妈立刻跑过来护住儿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黄爸爸吼道:“你还护着他,都是你惯出来的!他现在逃课,撒谎,学习退步,这还能好好说?!他马上成年了,高三,还学小孩子一样出去过平安夜?!你不是要考B大吗,你班主任你现在远远达不到那个分数线!不管教还得了!”




黄少天不说话,他的脸上浮现出红肿的指痕。




黄妈妈急切地说:“行了,一两次考不好有什么关系,找出原因不就行了吗,”她转过身,看着儿子,“天天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早恋了?”




黄少天还是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摇了摇头。




他知道自己错了。




无论是逃课,撒谎,不能定下心来学习,都是错的。




所以他不会反驳什么,但他不能承认他妈妈所说的事,就算那是事实。




他不能影响到喻文州。




黄爸爸说:“平安夜出去玩,还能有什么原因!学习退步还能有什么原因!我和你妈妈都是过来人,你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出来?!你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你还想不想上B大了!最后努力一把就可以办到的事为什么要这样!你还撒谎!我和你妈妈教育你十七年,就教育出一个对父母撒谎的孩子吗!”




黄妈妈只护着黄少天,“行了,你别骂他,好好说不行吗,”她又对黄少天说:“好孩子,你以前不撒谎的,是不是谁教唆你了,你跟妈妈说,哪个同学把你带坏了,妈妈不怪你,只怪那个带坏你的人,你跟妈妈说,好不好?”




黄少天还是不说话。




他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但一旦他真的不想说,就没有人能强迫他。




他打定决心自己承担一切。




*


平安夜翘课的不止两个人,第二天喻文州到学校,受到了班主任的严厉批评,班长带头翘课还得了。




他听一句点一句头,态度端正地承认了错误,保证以后监管好班里同学,才回到教室。




他发现,黄少天的座位是空的。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节课都没心思听,他打了黄少天手机,是关机。




下课后他又跑到班主任那里,以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班里今天有同学缺勤,我想记录一下原因。”




班主任看了他一会,“黄少天爸爸给他请假了,原因是生病。”




喻文州点头,“那我代表班级同学去探望他吧,老师要一起去吗?”




班主任说:“这样,我直说了吧,喻文州你是学校登记在册的Alpha,黄少天是Omega,你们两个昨晚都逃课了,考虑到你们身份的特殊性,我问你,你们现在关系如何。”




喻文州露出吃惊的表情:“就是同学啊,老师莫非怀疑我在和他谈恋爱?”




班主任反而有点尴尬,“不是怀疑,是和你确认一下。”




“没有。”喻文州一口否认,“我只想着学习,再说我和黄少天关系那么熟,怎么好意思和熟人谈恋爱,说句不好听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




班主任放下心来,“那你有时间和别的班干部一起去他家里看看,代表班级的心意,现在课程紧张,黄少天不要缺课才好。”




放学后,喻文州随便打发走别的班干部,独自一个人去黄少天家。




他以前也去过一两次知道路,但这一次,有点不同。




他有些担心。




他不担心他会生病,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生病,他担心的是,他会受委屈。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家门前,黄少天家是普通的老式单元楼,他家在二楼,防盗门紧闭着,他试着敲了敲门,正在想措辞的时候,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




喻文州认识她,“阿姨好,我是喻文州。”




黄妈妈见过儿子的这位同学,但她现在警惕地看着他,喻文州马上说:“我是少天的班长,班主任要我代表班集体来探望他啊,听说他生病了。”他把路上买的牛奶水果拎起来给他看,补充:“还有今天课程的笔记和作业要转交。”




黄妈妈打开防盗门让他进来,招呼道:“拿来的东西就不用了,你拿回家自己吃吧,笔记和作业你帮天天看一下,学习最重要。”




喻文州笑着说:“没关系阿姨,这是班集体的关怀,希望他能够早日康复,作业我拿给他,他在哪里?”




黄妈妈说:“在房间里。”她停了一下,说:“他爸爸那个脾气,天天又跟着倔……班长来的正好,好好劝劝他,叫他不要和他爸爸对着干,好好听话。”




喻文州心里一跳,嘴里说:“少天在学校里表现很好,各科成绩都很均衡,教导主任常拿他当正面教育我们,说少天很努力上进,阿姨,您什么事和他好好说,千万不能体罚啊!”




黄妈妈也是个话一开就停不下来的人,拉着喻文州说了半天,喻文州听得明明白白,心里也算得清清楚楚了。




“那好,阿姨,我去劝劝少天。”他说着,推开黄少天房间的门。




事实和他想的接近,只是更糟糕。




没开灯,也没开窗帘,昏暗的房间里,黄少天趴在书桌上一动不动,像睡着了。




喻文州关好门,他叹了口气,稍微释放了一点Alpha信息素。




黄少天立刻有了反应,他转回头,站起身。




喻文州快步走过去,把他按进怀里。




黄少天抱着他的肩,“你怎么来了。”




喻文州听出他声音沙哑,他松开手,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他看见他脸上有淤青的痕迹。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让我看看!”




他看不清,要去开窗帘,黄少天抓住他的手,“别看了,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




喻文州努力克制情绪,“你放手。”




“真的别看了,”黄少天不肯松手,“你也走吧,我爸爸虽然回去了,但他还是会叫我妈妈看住我的,万一他们知道你……你今天怎么来的!我妈妈知道了吗!”




喻文州甩开他的手,他脸色冰冷,唰地一声打开窗帘。




阳光大盛地照入室内,他脸上的伤痕无所遁形。




黄少天用手挡着他,“看什么啊,我没那么矫情,也没那么娇气,我才不会怕谁,也不会认输,我不想的事谁也别想勉强我……”




喻文州抓住他的手腕,把他的袖子推上去,他的手臂上也有青紫相间的伤痕,像是皮带抽打出来。




“还有哪里。”他直接问道。




“干什么干什么!”黄少天抽回手,笑着说:“我又不是女孩子,一点也不痛,我爸爸什么都没问出来,嘿嘿天哥厉害吧,我才不会告诉他,天哥会保护你的……”




喻文州摁住他的肩,“告诉我,还有哪里。”




他的脸色很凝重,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阳光照在他清俊的脸上,他的信息素无法自控地散发着,凛冽的冰的味道。




黄少天不笑了,他小声地回答:“还有背……不过,真的不要紧,我爸爸气急了才会打我,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他不想我耽误自己将来,我也知道自己最近学习不努力……我集中不了注意力,看书一点都看不下去,满脑子都是学习无关的事情,满脑子都是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文州,你说我要怎么办……”




他哭了起来。




他并不是觉得委屈,也不恨他爸爸的粗暴,他只是觉得自己不争气。




他是个Omega,需要比Beta、Alpha付出更多的努力,可是他竟然做不到。




一直以来,他绝不承认生理上天生的劣势,他也做的很好。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做不到。





评论

热度(217)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
  2.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