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之前删除的26,27,28

你知道这里有OOC吗:

26
喻爸爸正在电脑前翻看文件,喻文州过去说:“爸,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喻爸爸头也不抬,眼睛仍盯着电脑屏幕。
“妈呢?周末她又去逛街了吗?”
“谁知道,或许陪朋友去喝茶去了吧。”喻爸爸边打字边说:“有话你就说,要钱?要买东西?”
喻文州说:“那等会,等她回来。”
喻爸爸也没多问,仍然处理他的事情。
喻文州回到客厅,心神难安,他给黄少天打了一个电话,手机是关机的,他猜想黄妈妈可能拿走了他的手机,想让他们断绝联系。
他想过了困难,但没想到会这么不顺利。
他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听到门外汽车的声音,是他妈妈回来了。
喻妈妈拎着小包走进家门,她穿着一套白色丝绸裙装,黑色长发用同色珍珠发圈梳成发髻,配米色耳坠,一看喻文州就说:“今天放学挺早啊。”
喻文州说:“正好,爸,妈,你们到沙发上坐一下,我有事情要说。”
喻妈妈换掉高跟鞋,走过来,“什么事?学校里的事吗?”
喻爸爸半天才放掉电脑,坐到沙发上,看着儿子:“快点说吧,我晚上还有个饭局。”
喻文州坐到父母对面,他开门见山地说:“我标记了一个Omega。”
他爸爸妈妈都沉默了几秒钟。
喻爸爸过了一会,说:“哦,那你要负责。”
喻妈妈却说:“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样的Omega?”
喻文州说:“妈妈你见过的,黄少天。”
喻爸爸说:“我没见过啊,文州有时间把他带回家吃个饭吧,让我看看,这种事你应该标记之前和我们讲,我和你妈妈给他准备红包,”他看向妻子,“你看要包多少钱?”
喻妈妈看了一眼丈夫,说:“我不同意。”
喻爸爸反问:“为什么?”
喻妈妈看向喻文州,“你是我和你爸爸唯一的孩子,我们当然希望你幸福,但我们不希望你找个Omega,说难听点Omega就是附属物,发情期生活都不能自理有什么用,再说黄少天那个孩子尤其叽叽喳喳,不稳重,也不适合你,你需要对你未来的事业更有助力的人,那孩子一看就不会照顾人,我想要一个能够把你照顾得很好的人,这样以后爸爸妈妈才能放心。”
喻文州也看着他妈妈,“我不需要别人给我助力,我自己就能办到,而且我也很享受照顾少天的过程。”
喻爸爸就笑了,“文州这样不好啊,跟你爸妈秀恩爱。”他站起身,“还有别的事吗,没别的事我去看文件了。”
喻文州也站起身:“现在他妈妈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需要您和妈妈去他家谈。”
喻爸爸哦一声,“我看看日程表,尽快去……”
喻妈妈打断他的话,“他妈妈不同意不是正好吗,我们也不赞成的,你们还小啊。”
喻文州强调:“我已经标记他了。”
“现在的医学可以做到解除标记,”喻妈妈很自然地说:“既然双方父母都不同意,何必要强求,文州你是个懂轻重的人,你现在是谈恋爱的年纪吗?你等上大学之后再找合适的不好吗?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
喻文州打断她的话:“他怀孕了,我没法不负责任!”
喻爸爸重新坐了回来,他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文州,你要和谁在一起,我不拦着,你可以凭你自己的心意,但是孩子不一样,你自己还是孩子,十八岁能做到什么?”他看向妻子,“你说是不是?”
喻妈妈转头看一边,“我被他气死了……为他好的事情他就像我要害他一样,现在突然说这个,你让我怎么办。”
喻文州说:“我已经决定了,我要他把孩子生下来。”
喻妈妈气得抓起身边的包朝儿子身上砸过去,“生下来你养啊!你都要靠我们养!”
喻文州并不躲,“我养就我养!”
喻爸爸拍拍妻子的肩,“别和他生气,年轻人一时冲动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他一个高三的学生,不好好学习跟我说这些,气死我了!”喻妈妈看着喻文州:“我不同意你和那孩子在一起,但如果你非要跟他在一起我们也只能由你,可是现在人家孩子父母不同意,我请求你安心学习几个月再谈这件事好吗!我请求你可以高考完了再和我们商量行吗?!”
喻文州说:“学习的事我会尽力,少天的事不能耽误,他身体不好,我担心他爸爸妈妈会打他,我担心他…”
“那你什么意思!”喻妈妈揉着太阳穴,“气死我了!”
喻爸爸说:“这个你不用太担心,为人父母者想法都接近,他家人不会在这个时候难为他,你现在好好专心学习,其他的事暂时不要想。”他看了一眼手表,“我晚上还有饭局,明天我看看日程表,抽时间和你妈妈一起去他家,你看怎么样?”
喻文州没法要求更多,只能重复:“爸,我对他真心的。”
“真心,真心能维持几年?”喻爸爸笑了,“年轻真好。”

天黑透了,阴天,窗外无月无星。
黄少天被锁在房间里,手机也被没收了,他听见他妈妈在客厅里打电话,说的什么听不清,他猜想是打给他爸爸的,她一定是要他爸爸回来。
黄少天觉得害怕,他爸爸怀疑他早恋都会打他,现在他确切地被标记了并且怀孕了,他爸爸说不定会直接把孩子打掉…他身体难受得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喻文州那边怎么样了。
喻妈妈不喜欢他,他很清楚。
他妈妈也不喜欢喻文州。
但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这一点确切无疑。
过了一会,黄妈妈来敲他的房门,“天天,睡了吗?”
黄少天不想说话,故意不做声。
黄妈妈又说:“妈妈进来了,你还没吃饭。”她说着,打开门。
黄少天翻了个身,背对他妈妈。
黄妈妈放下饭菜,坐在他床边,“天天,起来吃饭。”
黄少天还是不说话。
黄妈妈说:“你没有胃口吧,这段时间你都吃得少,原来是有反应,妈妈该说你什么好,这么大的事瞒着家里人,以为真的扛的过去吗?”她叹了口气,手抚摸着儿子柔软的发,“起来吃饭,多少吃点,才有力气。”
她隔了一会,继续说:“你不说话算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带你到医院去弄掉。”

27
黄少天一把掀开黄妈妈的手,他爬起身,“我不要打掉!”他想起那些寒光闪烁的手术器材就怕得要命,“我和文州说好了,孩子要生下来。”
黄妈妈皱起眉,“糊涂啊!是你生又不是他生,他当然无所谓你怎样,妈妈还会害你吗!你才十七岁现在就生孩子你还上不上学了?!你人生才刚开始啊!”她靠近了一些,耐住性子说:“你还小,自己身体都没长好,要生下来也很冒险,妈妈刚才问过当产科医生的朋友了,现在月份不大弄掉对身体伤害还小,不能再拖了,明天就去!先别让你爸爸知道了,不然他真的被你气死……”
黄少天摇头,“我不会影响学习的我一定更努力!不要弄掉……”
“弄掉之后把身体调养好,学习都放在其次了,妈妈问过医生,标记可以去除,大不了去国外做手术,再多钱妈妈都想办法。”她接着说道。
黄少天惊了一下,马上说:“为什么连标记都要去掉,我喜欢文州,他也喜欢我…”
“你才见过几个人,等你上大学工作了,会遇到更多的人,更好的人,那个喻文州心思太重,你玩不过他的,”黄妈妈说:“标记你这件事一定是他提议的吧,他没有为你想过以后,孩子在你肚子里,十月怀胎难受的是你,他只要等你把孩子生出来就行了,他照样参加高考上大学,他根本没有影响,他也没为你考虑,天天,你太单纯了,爸爸妈妈知道你性别分化的时候都很担心,我们不要求你要找个高高在上的Alpha,只要对你好,踏实稳重就够了……”
黄少天捂住耳朵,“够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断!不要把你们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我知道我喜欢谁!我喜欢文州也和他是Alpha没关系!他喜不喜欢我自己最清楚!”
黄妈妈也很生气,“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好,既然非要倔,我就把你爸爸叫回来,让他好好收拾你!明天你就给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没得商量!”
她气冲冲地甩门走开,又把门反锁住。
黄少天跪坐在床上,难受得想要哭。
他觉得,他的妈妈完全不理解他,也不理解文州,他们互相喜欢却要被阻止在一起,他们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们的感情。
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应该和喻文州商量,他们应该一起努力争取家人支持,黄少天想起手机被收走了,他爸爸明天就要回来,而他孤立无援,连求救的人都没有。
他想了想,决定去找他。
门肯定走不通,还有窗子,黄少天打开窗户,夜风吹进他的房间,他的刘海在风中舞动。
他朝楼下看了看,他家在二楼,并不高,要是平时他说不定就直接跳下去了,但现在不行。
他看到窗口旁边的水管,想到了办法。
他又跳下窗台,把他们在平安夜拿到的小狗公仔找出来抱在怀里,又把喻文州送他的戒指塞进口袋,其他的,他什么都没有拿了。
他爬上窗台,单手勾住窗台边的水管,跳出去。
风从睡衣的下摆吹进来,有些冷。
黄少天抱住水管小心地往下移动,他的脚踩在水管侧凸起的钉子上,借了些力气继续往下行。
他没穿鞋,光脚踩着冰冷的铁,觉得很凉,又觉得脚趾硌得痛,他不得不双手抓住水管,以至于那只柯基小狗掉下去了。
“真倒霉啊。”他嘟哝了一句,又往下踩了几步,估摸着高度可以了,就松开手跳下来。
他落在地上,抬头看了眼自己的房间。
“再见,”他擦了一把脸,“妈妈。”
接着他抱起小狗,朝小区外跑去。

喻文州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发呆,他心里烦躁,没想到他父母也不同意。
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弄得这么复杂,他知道孩子的事是意外,但以他家里的经济条件要养个把小孩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他父母哪来这么大反应,按理说能抱孙子不应该很高兴吗?
好吧,他自己要当爸爸了也没什么高兴的情绪,只有烦躁而已。
还有担心。
他的手机灯光按下去,他又按亮了,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他的手机屏幕是黄少天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在吹头发,微微闭着眼睛,那次他们做完了,黄少天洗完澡在吹头发,吹风机吹得他的刘海飘来飘去,他觉得他那个样子纯情得不得了,又性感得不得了,就过去拍他,黄少天不给他拍,拿吹风机当枪对他打,两人闹来闹去,最后手机和吹风机都掉在了地上,人又抱到了一起,澡又白洗了。
喻文州想到这些事,从内心感到幸福,但眼下……
手机屏幕又暗下去了,他又拨了一次黄少天的手机,仍然是关机。
喻文州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他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觉得忧心忡忡。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喻文州拿起来,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位置是G市本地。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打电话过来?他接起电话。
“文州,你睡了吗,”黄少天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是不是把你吵醒了,我靠超冷的……”
喻文州一下子全清醒了,他抓着手机问,“少天?你在哪里?这谁的手机?你别急,慢慢说。”
黄少天说:“我随便找个路人借手机的,在我家旁边……你来接我好不好,不然我不知道到哪里去。”
“好!”喻文州没有多问,“你在原地等我,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黄少天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G市这几天在降温,深夜有些凉,他只穿了短袖的睡衣和短睡裤,光着脚踩在地上,也没法走太多路。
他坐在那条长长的石阶上,头埋在臂弯里,抱着膝盖,冷得打了个哆嗦。
他没有等很久,很快石阶下有车开过来,车灯在暗夜里格外明亮。
喻文州从车上跑下来,一路跑向他。
黄少天站起身,他腿坐麻了,突然站起身差点摔倒,喻文州已经跑到他面前,一把抱紧他。
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肩,小声抱怨:“你总算来了,这里黑漆漆的,我怕鬼。”
“不怕,我陪你。”喻文州抱住他,“你怎么半夜在外面,你爸妈打你了?”
黄少天摇头,“我爸爸还没回来,我妈要我明天把孩子打掉,我急着想和你商量,手机被收走了,没办法我只好从窗子上爬下来……”
“你是笨蛋吗!”喻文州松开他,“现在这个状况你还爬窗子,撞到了怎么办,摔倒了怎么办,”他看到他的脚,“鞋子呢?”
“出来的急,没顾得上穿。”黄少天吸口气,“别说啊,真冷。”他说着,抱紧了怀里的小狗。
喻文州拿他没办法,“记得拿玩具不记得穿鞋子,你是笨蛋吗!”
“不是玩具!”黄少天纠正,又从口袋里把戒指拿出来,得意地说:“还记得拿这个哦。”
喻文州望着他明亮清澈的眼睛,重新把他搂紧,“你真是个笨蛋。”
车里,穿着睡衣就开车出来的喻爸爸转头对喻妈妈说:“就是他?”
喻妈妈也只穿着睡衣,头发都没来得及弄,他儿子急吼吼要他们开车出来接人,做父母的也没办法,她懒得看窗外,“对啊对啊,你儿子被他迷死了。”
“看出来了,”喻爸爸倒是笑了,“年轻人嘛,激情冲动,你我都是过来人还不懂吗,诶,这小男孩个不高啊,看着挺可爱。”
“长得还行,但是个Omega,Omega的麻烦你也清楚……”喻妈妈又说:“文州非要喜欢他,我们也拦不住,气死我了,跟你一起打高尔夫的那几个人的女儿谁不比他好。”
“算啦算啦,缘分的事挡不住,你儿子把人家标记难道不要负责任啊,”喻爸爸看着车窗外,“现在都怀上了更要负责任了,怎么说呢,这孩子看起来傻乎乎的,听话,没心眼,不是也很好?你还真想要一个和文州一样精明的儿媳妇啊,到时候把你耍的团团转。”
喻妈妈看着他,“刚才在房里还没说完,你真打算让那黄少天把孩子生下来啊?他两都还小,这么仓促不好吧?”
喻爸爸点头,“你忘了你儿子是Alpha吗,他不会吃亏,我们家养孩子又不是养不起,他两要能过下去就过,真的过不下去给他一些钱打发走也不难,他是Omega还能怎么样,孩子还是我们家的。”
喻妈妈想了想,“也对。”

28

回到喻家都夜里一点多了,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进家门,第一件事就给他找衣服鞋子。
黄少天一个人抱着小狗公仔站在客厅里,觉得浑身不自在。
喻爸爸第一次见他,指着沙发说:“坐吧,没关系,文州和我们说过你们的事了。”
喻妈妈也说:“折腾大半夜的都累了吧,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下点面条,还有点心吃吗?”
黄少天赶紧摇头,“不用麻烦了,我没什么胃口不吃了,谢谢叔叔阿姨。”
“那怎么行,你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的,”喻妈妈起身到厨房,“阿姨给你下点面吧,你等一下,吃饱了再睡觉。”
黄少天马上说:“谢谢阿姨。”
喻爸爸从房里拿出个红包出来,“仓促得很,也不知道有什么规矩,见面礼一定要给的。”
黄少天不接,“不不,叔叔,我不要钱,您的好意我心领了钱肯定不能要……”
喻爸爸笑,“这是给见面礼,不是给钱,快收下,不然就是嫌少。”
喻文州这时回来了,替他接过来,“给你就收下,钱还不要,果然是笨蛋!”
喻爸爸没再说什么,“我明天还要出差先睡去了,改天好好聊聊。”说着就上楼了。
黄少天低着头说:“你爸爸妈妈人真好,反而是我妈妈,对你那么冷漠……”
“因为你比我可爱嘛,”喻文州把他拉着坐下,又蹲下身给他套上拖鞋,黄少天的脚上很多灰,他用手给他擦了擦,抱怨着:“下次不准再不穿鞋往外跑了,着凉怎么办,看你脚冰的。”
黄少天嗯一声,乖乖地点头。
喻文州看他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又过去亲了他一口。
正好喻妈妈这时正端着面从厨房出来,看了个正着。
黄少天赶快推开他,“阿姨,谢谢阿姨。”
喻文州擦擦鼻子,“妈,一会少天吃完了我带他去我房里睡觉……”
喻妈妈打断他的话:“你这孩子有没有礼貌,少天是客人,怎么能和你住一个房间,我们有客房的呀,一会妈妈收拾一下,少天就住一楼的客房,还面朝阳,位置又好,就算他以后肚子大了住一楼也方便。”
喻文州愣住了,“啊?他应该跟我住吧?”
喻妈妈认真地说:“你应该以学习为重。”她坐下来,坐到黄少天对面,“今天晚了,阿姨就随便和你说两句,文州和我们说了你的事,你也该知道你们都还是学生,一切应以高考为先,不能打扰到对方的学习,你自己想想,你们住一个房间能不干扰对方吗?”
黄少天垂着眼睛,过了一会,轻轻地点头。
喻妈妈很满意,“那阿姨去给你收拾客房了,你吃完就过来睡觉,不要熬夜,你比文州矮一些,阿姨找几件文州以前的衣服给你穿,你也不用回家拿了。”
喻文州非常不高兴,“这是什么意思!他穿我旧衣服……”
“大晚上的难道还要我出去给他买新衣服?”喻妈妈也不高兴,“你不看看现在几点!”
黄少天连忙说:“现在太晚了别说那么多了,叔叔阿姨为了我的事弄到现在还没睡,我也很过意不去。”
他不再说什么,拿起筷子去挑碗里的面。
他一口也吃不下,光闻到油腻的荤腥就感到胃里一阵阵翻腾。
但他不是在自己家里,也不能再那么任性,他自己选择找他,自己选择要孩子,就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他勉强吃了小半碗,“阿姨,我吃饱了,我去洗了吧。”
喻妈妈笑着说:“真是懂事的乖孩子。”
喻文州把碗拿过来,“我去洗,你去睡觉。”
第一个在喻家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黄少天睡得很晚,他睡不着,有点认床,胃里的面条也很油腻,一直搅得他想吐,迷迷糊糊直到窗帘外透出晨光时才睡过去。
喻文州也很久没有睡着,他还以为黄少天住到他家里他就能和他同枕而眠,可以好好照顾他,怎知道他妈妈竟然把他放在楼下的客房里睡,他气不过,又说不出这样的安排哪里不妥当,而且他现在还要求着家人帮他去和黄家人说情,也实在不能发火,躺在床上越想越懊悔,觉得自己对不起黄少天,又怕再节外生枝,也翻来覆去了很久才睡着。
他们都没有睡很长时间。
喻爸爸一早就出差去了,喻妈妈起床之后准备早餐,她正在厨房里忙,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铃。
她过去开门,门外却是两个她不认识的人。
喻妈妈问:“请问找哪位?”
黄妈妈态度很客气,“我家黄少天在你家吗?”
喻妈妈明白过来,“在的,请进。”她将黄少天的父母请进家里,问道:“喝茶吗,红茶还是绿茶,还是咖啡?”
黄妈妈说:“我不喝,我是来把我家孩子带走的,他跟我走,我就当今天没来过。”
喻妈妈笑着说:“不要急嘛,既然来了,大人们就把话说开呀,孩子们都发生这样的事了,我们也希望他们有个好结果。”
黄妈妈看着她:“没有好结果,管好你家的孩子,我会把我家孩子带走。”她高声叫道:“黄少天!出来!”
黄少天才睡着没多久,他惊醒过来。
喻文州也听到了,他急急地套上衣服冲下楼,生怕黄家的人把黄少天带走。
黄妈妈一抬头就看到他,冲着他吼道:“我家黄少天在哪里!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喻文州连忙跑下楼梯,“阿姨您不要急,昨天太晚了我才会把少天接回家住……”
他的话没有说完,黄妈妈只叫道:“黄少天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回家!”
喻文州劝道:“阿姨,少天可能还没有醒……”
黄妈妈冲到她身边的门旁,伸手打开,“黄少天!”又拉开另一扇门,“黄少天你给我回家!”
喻妈妈也劝道:“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做主吧。”
黄妈妈反而笑了,“说得轻松,要是你的孩子半夜离家出走跑掉你会怎么样!我都要去报警了!”
“我家文州很听话,他不会这样做,”喻妈妈慢条斯理地说:“你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管不好,大早上跑到我家来吵吵闹闹,是想干什么?”
黄妈妈伸手指着她,“是谁没管教好孩子,要不是你儿子标记……”她停下话语,直接地说:“天天一直很乖,有人教唆才会离家出走!”
喻妈妈也不气恼,“那你误会了,昨天半夜是你家天天主动打电话给文州的呀,他自己想到我们家来,不信你问他哦……”
她们正吵吵嚷嚷,黄少天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门,他靠在门边,看见他的爸爸妈妈。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爸爸看向他,他没有对他吼叫,而是很平静地说:“跟我们回家。”
黄妈妈也冲过去,“你像什么样子!大半夜离家出走!还有出息了!”她恨恨地拧一把他的耳朵,“你想气死我吗!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居然半夜往外跑!我一大清早找你们老师要他家的地址急着赶来,脸都被你丢光了!离家出走是不是喻文州叫你这么干的!我就知道他害你!”
喻妈妈在一旁说:“这话我不爱听,我家文州很优秀,你家黄少天喜欢都来不及,说什么害。”
喻文州拉住她,“妈,你少说两句!”他走到黄妈妈面前,“阿姨,我本来打算今天带少天回去的,他离家出走是不对,但他怕你们打他……”
“少来这套!”黄妈妈打断他的话:“别假惺惺说要带他回家,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打算让少天回家?!他离家出走就是你教唆的!”
黄少天抓住他妈妈的手,“妈,不是这样啊,是我自己……”
黄妈妈打断他的话:“我就问你,你跟不跟我们回家!”

评论

热度(58)

  1. ウサギさん🐰你知道这里有OOC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