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王黄册 八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黄少天一战封剑圣    王杰希三更听夜雨


 


事先蓝雨针对微草做了专项训练,喻文州虽未正式出道,但团队战的排兵布阵全出于他的手笔,微草胜了个人赛和擂台赛,蓝雨则赢得团体赛,客场逼平微草。


操作间里的王杰希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指,开始盘算晚上的活动了,经理过来叫他:“小王你过来,简单聊几句。”


王杰希有点犹豫,毕竟时间宝贵,他不想黄少天等他太久,“我晚上还有事,一定要现在?”


经理点头,表情严肃,转头就往一旁走,王杰希只好跟着他,两人走出操作间,沿着长长的进场通道走着,走了很久一直走到体育馆的会议室门口。


王杰希忍不住说:“到底什么事,关于今晚的比赛吗,复盘可以等明天吧……”


经理站定脚步,推开门。


会议室里开了灯,布置简单的会议桌椅后坐着一个人。


王杰希有些惊讶:“爸,你怎么来了。”


**


观众席上,喻文州把包斜挎在肩上:“你跟不跟我们回去?”


黄少天站起身,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不了,晚上想出去玩。”


喻文州表情没什么变化:“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估计你们也玩不成,当然,这个随便你。”


“嗯嗯,复盘等明天吧,我难得来一次B市。”黄少天双手合十拜托喻文州:“好文州,你不要再念我了,方队那边帮我说说情哦。”


“怎么,你今晚不打算回来?”


“那不会,就玩得迟一点,我保证回来。”


喻文州眯起眼睛,又坐下来:“不行,我得保证我们未来王牌的安全,我等到王杰希来,我和他好好聊聊你再跟他走。”


黄少天只好坐在他身边:“好好好,你事情真多。”


**


经理关好会议室的门,看向王父:“王局,您家的孩子交到俱乐部来,我就得对您负责,这事儿我以前在电话里和您汇报了,结果怎样还得您说了算。”


王杰希莫名其妙:“什么事?”


经理转头看王杰希:“今天是咱们主场,我下午到蓝雨的酒店拿他们宣传册,路过地铁口时看到你和……”他停了一下,说:“那孩子是蓝雨那个话很多的黄少天吧。”


王杰希心中一顿,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经理又说:“王局,这事儿之前俱乐部也根本都不知道,我马上告诉您,也是希望王杰希好,他非常有前途,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王父没看他,眼睛只看着王杰希:“你打算怎么办。”


王杰希说:“我喜欢他。”


经理对他拼命使眼色,王杰希又说:“不关他的事,是我追他,我已经成年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王父停顿了,又摇头:“你们两个都是男孩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知道在国内这是什么行为吗,知道你们非要在一起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吗。”


王杰希说:“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啊!”王父反而笑了:“十八岁的半大孩子,我问你街上大米卖多少钱一斤都不知道,你在我和你妈妈保护中长到十六岁,把你送到微草之后也一直当重点好苗子培养,世态炎凉风风雨雨你知道多少啊就来谈将来就来谈生活,那孩子还没十八岁,更是什么都不懂,你倒是想这么快一早把人定下来,可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你对自己都负不起责任吧。”


**


“再不走灯都要关了。”喻文州抬腕看了看手表,“不应该微草队员还在啊,会不会王杰希先走了?”


黄少天摇头:“不可能,他之前和我说了晚上出去玩。”


他打王杰希的手机,依然是无法接通。


喻文州反而安慰他:“反正方队他们都走了,一会我们打车回去吧,再等等好了。”


又等了一会,体育馆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我们要关门,你们还不走吗?”


喻文州起身说:“不好意思啊,我们马上走,请问微草的人都走了吗?”


工作人员点头:“当然啊,这都几点了,他们一比赛完就坐大巴回去了,你们也快走吧,再晚不好打车,外面下雨了。”


两个少年只好走出体育馆,灯光在他们的身后渐次熄灭。


夜空大雨倾盆。


 


**


王杰希低着头,“但是我喜欢他。”


“你来来回回就只会说这一句?十几岁喜欢一个人很容易,过几年也就忘得差不多了,要是你二十好几心态事业都稳定了再和我说这话我还会信你几分,现在我只当你是冲动,”王父站起身走到儿子面前:“你当时说服我和你妈妈,信誓旦旦说喜欢电竞,这么不着边的事儿我们都允许你干了,结果你才刚刚出道露点头就作,你打游戏就是为了一个小男孩儿吗?!”


王杰希不说话。


“你要真这样想,就别玩了,收拾收拾回家好好念书去吧,以你以前成绩考个重点大学没问题,要么现在就出国滚蛋。”


经理小声插嘴:“王局,小王是能拿冠军的。”


王父看他一眼:“你说,那孩子叫黄少天?”


“是,蓝雨的,才十七岁,话特别多,还没出道呢。”经理立刻答道。


“十七岁还没成年,你确定他也愿意跟你鬼混了?”王父拍拍王杰希的肩:“想清楚,你现在能做到什么,就算你愿意半路退出电竞,他也未必肯没出道就回家,他付不起这个代价,你不要等他长大了之后怨恨你。”


“你要对他做什么。”王杰希突然抬起头。


“都不需要我做什么,这事儿一传开你们那荣耀联盟会接受他吗?年轻人,你们两个事业都还没开始,人生八字都没一撇,最开始的时候就被自己折腾毁了,甘心么。”王父走过他身边:“你好好想想。”


**


黄少天望着天空的大雨,心想明明下午出去玩的时候还是很好很好的天气,怎么晚上下这么大雨,B市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


喻文州又看了一下手表,斟酌着言语:“少天,要不我们先回去吧,雨下这么大,王杰希可能已经先回去了。”


黄少天回过头:“可是,说好了的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时远远开过来一辆出租车,雨幕如帘,那车灯撕开雨丝十分显眼,开过来的速度又急又快,激起一大片水花。


黄少天惊喜道:“一定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下车的人撑着一把伞跑过来,却是方世镜。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我急死了,这么大雨还不回去,都十一点多了,我怕你们打不到车就过来接,快点回去!”方世镜说着,雨珠从伞檐滚落,他的肩膀全都湿透了。


喻文州拉拉黄少天:“走吧。”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他,喻文州搂住他的肩,又说:“跟我走。”


**


王杰希跟着父亲回了家,雨很大,他一路听着雨声冲刷着车顶,只觉得荒唐莫名。


他不知道干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冬夜的雨寒冷入骨,B市的高楼从车边快速滑过,雨点映着灯火颜色,寂寂的昏黄。


“我想好了。”他靠着车窗,雨水在玻璃上拉出一道道斜线,无声地往后退去。


他的父亲从副驾驶座回头:“很好。”


“但我还有一个请求。”


“嗯?”


“您去和微草老板说吧,把俱乐部的经理换一个。”停了一会,“我要一个听话的。”


这是他最后一次的任性。


 


**


回到酒店之后黄少天就开始咳嗽,不知道是受凉了还是水土不服,下半夜发起烧,喻文州找队医要了药,量体温发现超过四十度。


方世镜不敢大意,连夜送他到医院吊水,喻文州陪在他身边,一脸忧心忡忡。


“没事啊,你别担心,”黄少天躺在病床上,又说:“文州你把我手机拿来。”


喻文州没给他,“别问了,王杰希没打电话过来,也没短信,”又说:“他欠你一个解释。”


黄少天边咳边说,“他肯定有事。”


喻文州没说话,看他咳得喘不过气。


“文州,你说他不会出事吧,以前B市下雨有把人冲走的……”


“你不如担心自己会不会冲走吧。”喻文州打断他的话。


黄少天咳好了,又软着声音说:“你把手机还给我。”


“怎么,你还想打电话给他?”


“他肯定是有事啊,再说我明天要走了,总要……总要打个招呼吧。”


喻文州冷着脸,从包里掏出手机扔给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


黄少天捡起手机,划开锁屏,他的屏幕是王不留行,今天下午回酒店才换的,才用了不到八个小时。


他没有再打电话了,只发了一条短信:你没事吧。


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回复。


他烧得厉害,一直咳,喻文州后来还是进来了,给他倒水喝,又叫护士给他换吊瓶,方世镜也进来看他,医生说他可能会转肺炎要注意观察,喻文州和方世镜就都留在病房里没走,坐在床边陪他。


方世镜到底年纪大了,一会就打瞌睡,喻文州口气严厉地说:“少天,你也睡觉,手机给我,别看了。”


黄少天不肯,眼泪汪汪地看他。


喻文州不为所动,抽出他手里的手机直接关机。


黄少天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第二天烧退了点,还是烧着,方世镜考虑机票改签的事,喻文州却说:“水土不服的话回G市就好了,应该早点回去。”


他一向很有主见,其实他很擅长指挥他人,是个天生的领导者。


去机场的大巴上黄少天戴着口罩,软绵绵地靠在喻文州肩上,下了一夜的雨小了,却更加阴冷。


“我不喜欢B市。”他小声地说。


喻文州侧过脸,嘴唇碰了碰他的额头,过了半天,他说:“回去了。”


上飞机之前喻文州把手机递给黄少天:“解锁,我给他打电话。”


黄少天解了锁,喻文州打过去,王杰希那边的电话终于通了,但依然没有人接。


喻文州脸色冰冷,又发短信过去,问他什么意思。


直到航站楼的广播里传出提醒登机的声音,王杰希都没有回短信。


回到G市之后先去医院,似乎真的是水土不服,下了飞机之后黄少天脸色就好了很多,在医院挂完一瓶水就回了蓝雨,他精神看起来全好了。


王杰希一直没有回短信,也没有打电话过来,QQ也没有上线。


他单方面断绝了所有和黄少天的联系,之前没有预兆,之后也没有留余地。


三赛季比赛继续,微草被嘉世强力狙击,一叶之秋完虐王不留行,之后季后赛开始,微草措失锐气,不如常规赛那般风头出众,最后冠亚军比赛在嘉世与霸图之间展开,嘉世蝉联三冠,一举开创嘉王朝。


喻文州和黄少天反复观看着嘉世夺冠的录像,从中吸取经验,夏休期间两人都没有回家,留在宿舍继续磨砺着即将出鞘的剑与诅咒,一起留下来的还有郑轩。


黄少天的十八岁生日在蓝雨宿舍度过,喻文州和郑轩的脸在摇曳的烛光后露出笑意,黄少天许愿,吹蜡烛,然后大声说:“我要拿冠军!”


之后被郑轩糊了一脸蛋糕,喻文州也糊了他一脸:“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黄少天在奶油中露出大大的笑脸,喻文州继续说:“至少要打爆微草。”


这是他半年多以来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


黄少天点头:“打爆王杰希!”


也是他第一次提到他。


郑轩罕见地没有抱怨压力,“见一次,打爆一次!”


方世镜退役了,蓝雨新旧更替,喻文州担任队长,和黄少天、郑轩在第四赛季正式出道,第一战就遭遇微草,王杰希已经是微草队长了,和喻文州握手时客气地称呼他:“喻队。”


喻文州也客气地说:“王队。”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低着头,刘海垂着,看上去很温顺。


王杰希又伸出手和他握手,但喻文州替了他,又和王杰希握了一次,说:“有什么话比赛之后说。”


王杰希说:“没什么好说的。”


他看到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眼神是并不迷茫的锐利。


他本来就不是软弱的人,也不拘泥于过去,王杰希想着,他竟是比自己还要看得开啊,这样最好。


体育馆的灯光倾泻如雪花飞扬,观众欢呼声震耳欲聋。


那夜黄少天一战成名,各大媒体直封剑圣,他再也不必仰望他人的荣光。


时光流转,微草最终和蓝雨成为宿敌,后来有好事的媒体问微草队长怎么看待与蓝雨王牌的关系,他显然希望得到火药味十足的回答,但王杰希说,是同事。


同样的问题后来又问了蓝雨王牌,剑圣想也不想地说,就是普通同事啊。


再后来也没有那么尴尬了,毕竟没有什么承诺,也没有什么誓言,更没有骗财骗色的恋爱戏码,无非是谁头脑冲动了一下,谁自作多情了一场,那么清淡的一个亲吻与今后种种也算不上什么,只是因为第一次,才有点刻骨铭心的意味。职业群里碰到也能偶尔聊两句,时间能冲淡一切,年少的事被归于黑历史,原因再追究反而让人觉得看不开,都是有自尊的男人,他欠他的解释日子久了也不稀罕了。


再后来黄少天和叶修混得熟了,还能学着他喊微草队长王大眼,然后自以为是地加上不标准的儿化音,不过仍然,是普通同事。


微草在第一次拿到冠军的时候各大电竞媒体都花大篇幅赞扬这个荣耀史上第三支取得冠军的战队,喻文州坐在训练室的沙发上翻着王杰希为封面的杂志,突然感叹道:“这就是冠军的代价啊,”过了一会又说:“王杰希对自己真狠。”


黄少天没有回答。


他想,王杰希为了胜利连魔术师打法都能封印,他连他自己都能放弃,一个黄少天又算得了什么。



王黄册【暂?】完

评论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