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 之 魏黄册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忆当初笑机关算尽    隔天涯叹君生我老


在开始玩荣耀之前,黄少天就是网游高手了,后来玩荣耀之后,也很快在闯出一番名气,那时候还叫第一区,他下副本刷记录抢boss,天天下课就往网吧跑后来发展到翘课翻墙熬通宵等无法无天的行为,付出就有回报,很快他的账号卡夜雨声烦就成为传说一样的人物,明晃晃地挂在各大公会上头,十足风光。


然后就被枪打出头鸟了。


各大公会围剿他,他一个没加公会的小剑客被追得满地跑,边跑边打边骂,以多欺少不要脸我又没有急支糖浆追我干嘛,直到有一天被一个六星光牢抓住,身穿斗篷的银发术士说,叫你话多往死里打。


小剑客说,啊呸老子回城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你们整个蓝溪阁设圈套抓我一个人胜之不武有种单挑啊pkpkpkpk!


术士说,小朋友老夫看你骨骼清奇天赋异禀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


小剑客骂,你这个中二病!


术士说,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嘛!


小剑客跳脚,不约我不约警察叔叔就是这个怪蜀黍!


术士嘿嘿一笑说,你想不想当职业选手啊?


黄少天想不起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答应面基,反正不是想当职业选手,他就十四岁还没想过将来的职业,大概就是好奇想看看打游戏为工作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他能以打游戏为工作就不用担心被他妈妈从网吧里拎出来追着打了。


好吧或许就是那天才被黄妈妈用鸡毛掸子打过才一怒之下决定叛逆一把去面基,黄少天站在M记门口,戴着荣耀官方周边鸭舌帽,手里捧着可乐,眼睛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他上学时间逃课出来的,所以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时不时望望他。


好无聊啊,等人都这样吗,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逃学的帅哥吗!黄少天正有点后悔答应面基,突然听见身边有人喊他:“我迟到了,没有迎接你请你吃麦当当好吗!”


黄少天转过头,这才看到一个瘦高的男青年插着口袋靠在麦当当叔叔身边,典型粤语区人长相,眉目轮廓很深,一头短卷毛,看上去并不猥琐嘛。


“夜雨声烦?”男青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我是索克萨尔。”


黄少天只说重点:“请我吃麦当当啊。”


“我还没自我介绍完,”男青年无奈地说:“我叫魏琛。”


“我叫黄少天,”黄少天咬着吸管说:“是个剑客。”


总之其实就是很普通的一次面基过程,好在当事人双方长得都不见光死,魏琛多年以后还感叹自己年轻时帅气英俊,被包子和方锐鄙视一脸。


“老夫当年也是神一般的少年!老叶你见过的,是不是。”魏琛顶着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叼着拖了半截灰的烟求评理。


叶修正在看电脑,头也不回地说:“对啊,不然当年怎么骗到的话唠。”


“谁骗他了,我一片真心,哎我忘记了你老不修最不懂什么叫真心。”


叶修严肃地说:“唯独你不能嫌弃我老和不修。”


其实魏琛现在才三十二岁,放社会上这也就是个被父母催婚的年纪,真心谈不上老,但早已错过电竞选手最黄金的年龄了,不过他遇到黄少天的时候是十年前二十二岁,的确是最好的年纪,操作的巅峰时期。


黄少天十四岁,没大没小嘻嘻哈哈,和他混在一起的时候百无禁忌,吃了几顿麦当当和必胜客就决定跟他走,“魏老大你去哪我去哪。”


说着踮起脚尖勾住魏琛的脖子,魏琛把烟丢掉,抱一把他的腰,“那就跟我去蓝雨。”


这时蓝雨还刚刚初具雏形,魏琛忙得一个头两个大,他从蓝溪阁四处拉人组战队,又要联系投资人赞助商,从场地到宿舍楼到训练场馆里里外外方方面面地打点,他做事麻利,精明强悍,是真正的蓝雨主事管家,方世镜也在一旁帮他,做事差他一截,说话慢吞吞,魏琛看着着急,说:“还是放着我来,听你讲话我都急。”


论讲话,论口才,魏琛不仅强方世镜百倍,放眼联盟十年也难得有几个比他强的,考虑他一共就八百个汉字的词汇量,这成就更加了不起。他言谈爽利行事果断,这才最快的时间内把蓝雨撑起来,魏琛很是得意这一点,日后谈及当年勇的时候多次提起,但后辈们不领情,方锐吐槽说,这不就是管家婆嘛。


蓝雨办的像模像样了,魏琛就把黄少天带去,参观完一圈故作轻松实际求表扬地问他:“怎样,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魏老大你很辛苦吧。”黄少天指他的黑眼圈:“你是不是熬了很多天的夜,要注意身体呀。”


魏琛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小孩手段不得了,知道关心示好拉拢人心,略过种种小怪直取BOSS芳心,好坏好坏的。


黄少天说:“不要那么辛苦啊,你这样我怎么好意思拉你PKPK。”


“以后时间大把的,急什么。”魏琛带他继续参观,到食堂的时候发挥霸道总裁气魄,“食堂一定要好,民以食为天,听到没有,一三五八大菜系,二四六生猛海鲜,周日要红酒牛排,饭后要有甜品小点,餐前要有开胃小菜……”


黄少天大叫:“魏老大我爱死你了!”


魏琛摸下巴,其他战队都太天真了,通往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我大蓝雨搞好食堂才能留下人才留住选手嘛,结果一语成谶,大蓝雨只留下了男人,成了一座和尚庙。


蓝雨训练营开起来之后黄少天成了第一批学员,说服他父母放人也是个大难题,魏琛特地买了一套西装,三伏天里衬衫领带外套三件套穿好,提着大大小小的礼品去拜访黄家,正好被蓝雨经理看到,说:“老魏你要去相亲啊?”又说:“不对,这架势是要去拜会丈母娘?”


我去还没有女朋友呢!魏琛开着车到黄少天家,黄少天坐在副驾驶座上忧心忡忡:“魏老大,我妈不同意要怎么办?”


魏琛热得鼻尖上都是汗:“不会啊,我好好说嘛,他们会接受的,你放心。”


“我老妈最古板了,老爸也很凶,怕你被他们打出来啊。”


“要打就打咯,打几下又不会怎样,反正你的心都已经在我这里了。”


“说的也是,”黄少天又笑了,露出尖尖的虎牙:“走啦。”


魏琛又拉住他,很紧张地问:“要是你爸爸妈妈坚持不同意,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他们不同意我就拿几件衣服离家出走!”黄少天睁着大眼睛说道。


魏琛吞了一口口水,心想不同意还得私奔呢,自己要负责这小子一辈子了,完了。


魏琛口才很好,不过那天不知道是不是衣服穿多了导致热昏头了发挥失常,对着黄少天父母语无伦次,本来到蓝雨的好处一二三四都找纸笔写下来背过了,结果一见面太紧张说的结结巴巴,最后黄少天都不耐烦了,大爆语速直接说:“我就是要去要去要去……”


在他把要去说了二十遍之后,他老爸忍无可忍地说:“快点去,吵死了个细路仔。”


黄少天顺利搬进蓝雨宿舍,计划通。


开始蓝雨人不多,一人一间,他常常晚上跑去魏琛房间玩,要和他PK,那时候联盟还不像后来那样分工明确,魏琛是队长,也兼了经理领队甚至后勤行政的很多事,哪有时间每轮陪他PK,黄少天只好坐到一边自己玩网游,魏琛在一边眯着眼睛看那些文字的东西,有时候碰到不认识的字过来问:“阿天这什么字?”


黄少天也就是个初中生,教完之后说:“你比我外婆认识的字还少。”


“字少不要紧,关键要活学活用,垃圾话也是如此,”魏琛传授道:“质量不行数量要上去,烦也烦死对手。”


黄少天恍然:“原来魏老大你就是这么赢的啊。”


“靠我有实力!”


黄少天玩游戏玩得累了就直接睡在魏琛床上,他个子在抽条,衣服短一截,露出了腰,趴在床上抬头说:“魏老大,我有个问题。”


魏琛的烟灰掉在键盘上,“嗯?”


“你还没我认识的字多呢,怎么想出蓝溪阁蓝雨这么有情调的名字的啊?”


“混蛋哪里文化水平不高啊,我也是看过很多名著的!金庸古龙都看全了取几个名字很难吗!”


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他趴在床上而魏琛坐在床头,从魏琛的角度看看到黄少天毛绒绒的头顶,栗色刘海下大眼睛像猫眼一眼机敏,魏琛语气又柔和了,解释说:“你老大是香港人嘛,认识英语比较多,索克萨尔不是很酷吗,全联盟认识sorcerer的人说不定都没有十个。”他说普通话也是半生不熟的调调,英语却讲得很好听,又说:“我还是混血呢,难怪这么帅吧。”


黄少天不信:“你混血?看不出呀。”


魏琛说:“混八分之一英国血统,没看我眼睛珠子有点蓝吗?”


黄少天爬起身凑过去看他,扒着他的脸端详了半天,魏琛看见自己的脸扭曲着映在黄少天棕色的眼珠子里,突然热了。


黄少天嘴巴上很多肉,看起来很好咬的样子,魏琛心想自己是变态吗,这么小的孩子也敢YY,禽兽吗,节操呢,下限呢,人家父母同意送来训练营是干什么的,对得起人家父母吗,对得起人家孩子一颗纯洁的心吗。


“没看出来。”黄少天松开手,下结论道,“一定是骗我的,真猥琐。”


“……哪里猥琐了!”


有气无力地挣扎着,或许真的是猥琐吧,晚上做梦都梦到那孩子漂亮的眼睛,翘翘的鼻子,鼓鼓的脸颊,樱桃般光泽的嘴唇,纤细的未长成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中的一小段腰身,魏琛醒来之后在床上呆坐了几分钟,心想妈的还好没梦到更猥琐的事情,还有救。


蓝雨训练营越来越正规,少年们也越来越多,十四五岁的黄少天有多可爱,魏琛知道,喻文州也知道。


魏琛当然不喜欢喻文州,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总有道理,比如黄少天,活泼开朗,荣耀打得好,一颗红心向自己还会撒娇卖萌,喻文州就相反,沉默少言,手残吊车尾,不声不响连赢自己三盘输得面子里子都没了。


会输掉也不是没有理由,魏琛忙着联赛,忙着蓝雨,忙着训练营,忙着照看黄少天,他眼里压根没有喻文州这号人,和他PK时才知道原来他也是术士,而喻文州大概早就研究了自己的索克萨尔个遍了,步步为营招招紧逼,哪里是挑战,分明是挑衅,把他推到他的圈套里,之后一击必杀。


这小子实在也是个人才,韬光养晦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魏琛感叹江山自有人才出,老了老了不服不行了。


实际上魏琛从加入联赛时就算年龄较大的选手了,过了几年就过了黄金期,状态下滑,手速减退,蓝雨第二赛季成绩不乐观,他也很自责,但已经步入正轨的俱乐部旁敲侧击着说,选手位是不是让给年轻人比较好,老人就去当教练吧。


如果不能上场打比赛,还留在蓝雨做什么,这电竞行业本该就是年轻人的游乐园而非老家伙的养老院,魏琛叼着根烟靠在蓝雨院子里的木棉树下,抬头看天,留下来干什么,看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作战实现他理想中的剑与诅咒么?他正想着,木棉树掉下一片绿叶,正落在他的脚边。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没什么好抱怨。


但喻文州那小子有什么的啊,除了年轻。


魏琛不服气,却没办法不甘心,实打实的年龄差在那里,黄少天小他八岁,他已经二十四了,他才十六岁,他最好的年龄已经过去了,他最好的时代还没有到来,他来不及等到他长大,来不及等到他出道,来不及等到剑所指的方向诅咒如影随形。


魏琛掏出手机给黄少天打电话,黄少天正在放暑假已经回家了,清清亮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他说:“魏老大你想我了?”


对啊,我想你了。


魏琛说不出口,就约他出来玩,他之前答应了无数次陪黄少天PK陪黄少天玩,以后做不到了,至少这一次,在他走之前,还可以。


但黄少天说不行,他要上补习班。


魏琛想起他的确还在学文化课的年纪,他有父母管着,又不是自己这种在外漂荡了很多年的人。


那就算了吧,其实也没想过什么,师徒一场而已,又不是真的喜欢未成年,变态吗,节操一直都在的好吗。


魏琛就走了,谁都不让送,挥一挥衣袖不带走我心中最美的云彩,魏琛自认为很有诗意地洒脱着,说走就走绝不回头。


后来的事像流水一样自然,第四赛季的时候黄少天出道,剑与诅咒一鸣惊人。


魏琛是在城市广场的电子屏上看到的,得意洋洋地对身边的朋友说,这正是老夫的设想啊,看到那个走位风骚的剑客没有,是我的……我的……


朋友说,你的什么?


魏琛说,没什么。


说着狠狠抽了一口烟,就丢掉了。


他常在电视上杂志上看到黄少天,他长大了,个子长高了,眉眼长开了,是个很英俊的青年,有代言,有广告,被称为剑圣,剑客职业以他为最高,有很多人喜欢他,有很多粉丝,敢在网上吐槽一句等着被他的后援团教做人,操作犀利,会刷垃圾话,他教出来的徒弟,宝贝徒弟。


可师父呢,不是老了,是沧桑了,岁月催人老呀,魏琛有一年过年回香港,他老妈在打麻将,说,阿琛,快交个女友啊。


魏琛想起自己快三十岁了,随口说:有中意的人了。


他老妈又打了一张牌,说:就带回家食饭吧。


他应了一声,又没有下文了,过几天又回内地,高速路他开着车,车载音响里放着明年今日:


若这一束吊灯倾泻下来


或者我 已不会存在


即使你不爱 亦不需要分开


若这一刻我竟严重痴呆


根本不需要被爱


永远在床上发梦


余生都不会再悲哀


人总需要勇敢生存


我还是重新许愿


例如学会 承受失恋


明年今日 未见你一年 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六十年


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


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到这日才发现


曾呼吸过空气


魏琛调了单曲循环听了一路,他真心觉得自己也曾是神一般的少年啊后来又长成神一般的青年,在最好的时光里遇到黄少天,但是机关算尽都没用,耽误的是他自己,谁都赢不过时间,也打不破他们之间的八年。


他那时是真的打算此生都不再见的。


他一向跑来跑去没有定所,反正没有妹子,留了一下巴胡渣,头发也不打理了,看起来顿时猥琐了,他过了爱漂亮的年龄,又不需要面基又不需要见人。


他仍在荣耀网游里泡着,丢不下蓝溪阁里的兄弟,当年一起打拼的人渐渐成家立业离去了,人换了好几波,他就谁都不认识了。


果然不服老是不行的。


后来遇到叶修了。


他拉他入伙,说:不想拿个冠军试试嘛,你徒弟都拿过了。


那家伙真是懂他,知道他最想要什么。


魏琛就去了,后来一起看比赛,有蓝雨,屏幕上的夜雨声烦挡在索克萨尔面前,他就想,那个手残真没用啊,要是我的话,根本不会让宝贝少天当肉盾的好吗。


叶修在旁边说:“别不高兴,谁叫你当初跑了,这都多少年了,那小话唠要是个妹子早都和手残结婚,娃都生俩了。”


魏琛反问:“要是个妹子还能轮到手残?”


叶修赞同:“那倒是。”又说:“别看了,知道你看他俩不爽。”


魏琛纠正:“我只有看手残不爽。”


“但话唠爱他啊,你当面叫手残他恐怕要跟你翻脸的,”叶修暗搓搓地煽风点火:“给他们点厉害看看,赢过蓝雨拿个冠军,也是报了喻文州连胜三盘的仇啊!”


魏琛点着根烟,“还用你说。”


“跟着哥一起重回荣耀巅峰!”


“嗯,王者归来,凡人们颤抖吧!”


“切,你这个大龄中二。”



魏黄册完

评论

热度(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