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叶黄册 四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小天天本信口胡说       修哥哥偏寻根究底



“文州,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喻文州正脱掉衣服准备冲澡,停下动作转头看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黄少天,“你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黄少天伏在臂弯里,“我怕我说了你会嫌弃我,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


喻文州说哦,继续脱衣服。


黄少天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其他回答,又说:“你快问呀,这样我怎么说得出口,本来就不是好事。”


喻文州偏不问:“听人秘密也是大事情,我要沐浴更衣先。”


黄少天抬起头看他:“你不会嫌弃我的吧?”


“得看是什么事。”


“我发现,”黄少天纠结着:“我好像,喜欢男人。”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我去洗澡了。”


“你都不吃惊吗!”黄少天惊讶地说:“你不怕我对你出手吗,还在我面前脱成这个样子。”


喻文州摇摇头,进浴室了。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不高兴,别问为什么,直觉。


虽然喻文州对他很好,但他实际上很怕他突然不理自己,喻文州对谁都好,不仅对他黄少天,对郑轩,今年新来的方锐,网游部门的大春,甚至对食堂大妈都很好,并不会特殊。


黄少天苦闷地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思考怎样在不被喻文州讨厌的情况下说他的梦。


他等了半天他才洗完澡,G市气候炎热,喻文州穿着平角内裤就出来了,头发还是湿的,裹着水滴撩在头两侧,他出来找了件T套在身上,他一直有健身和晨跑的习惯,身体上没有多余的赘肉,形体很不错看,长得也挺好,黑发白肤,真难相信没有女朋友。


黄少天下意识地与梦中叶修的对比了一下,发现喻文州更赏心悦目。


喻文州头也不回地说:“说吧,你梦见谁了,叶秋吗?”


黄少天说:“你怎么知道。”我还什么都没说。


“做恶梦了,对叶秋那个反应,还说梦话叫了他救你,不能更明显。”


“不是叶秋,”黄少天说:“是和叶秋长得一样的人,叫叶……诶,忘了。”


喻文州看着他等他说完。


黄少天又说:“真不是叶秋,我梦见走到一个网吧里,不对,也不是网吧,只有一张床,有个人给我看书,那个书上有图,有字,画的什么不记得了,然后长着叶秋脸的人跟我……”他声音小下去:“就,就做了……”


“做什么?”


“就是他把我当女人一样,做了,”黄少天自暴自弃地说:“我知道自己说的乱七八糟,梦我也记得不大清楚了,但我记得做了,我是下面那个……我觉得我可能真喜欢男人。。


喻文州听完,总结:“你对叶秋做春梦了。”


黄少天点头,又摇头,“不是叶秋,长一样。”


喻文州冷笑。


黄少天又说:“好吧,我大概真是基佬,但我的确把文州你当好朋友,不希望你因为这样疏远我,而且我确定,我真的对你没有任何任何一点意思!我再喜欢男人都绝对绝对不会对文州你出手,你放心……”


喻文州打断他的话:“够了,别叫我文州。”


“啊?”


“以后叫我队长。”


喻文州说完,一脚踢开床边的滑轮转椅,埋头去睡觉了。


**
早知道就不坦白了,果然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依然有人对基佬存在着偏见,黄少天很难过,他不想和喻文州闹翻,但很显然喻文州不想理他,连称呼都让他改了,尽管看起来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看比赛,和全队一起。


队长这个称呼并没有错,其他队的人也是这样喊的,只是因为对方是认识多年从训练营一起熬过来的喻文州,才觉得格外生疏。


黄少天不埋怨喻文州,将心比心,如果有一个直男好友,比如郑轩,突然说他对男人发春梦怎样怎样,自己也会觉得很奇怪……不,突然理解了亚历山大。


不管怎么说,比赛还要继续,第四赛季还没有结束,蓝雨本赛季在剑与诅咒的框架之下成绩斐然,一周一次的常规赛比他这种十八岁正青春的选手来说强度也并不大,黄少天还算轻松地应对着,直到有一天,有人弹他对话框。


一叶之秋:打得还可以,就是有时候太重视回防,错失一击必杀的时机。


黄少天擦擦眼睛,没看错吧,是斗神啊!斗神!


要是见过真人之前,斗神这样指点他他一定会激动地下楼跑圈,但现在此人已作为他春梦对象出现害的他和队长——啊已经很顺口地叫队长了——关系闹僵,怎么也好感不起来,何况还那么猥琐、


黄少天看了一下,他之前加过职业选手群,叶秋从来没在群里说过话,头像也一直是灰的,所以他没注意到,这次是叶秋主动私聊他。


但他不想理他。


夜雨声烦:哦。


一叶之秋:我截了几个图,你自己看一下,你的位置和可以下手的坐标都圈起来了。


真的发过来了几张图,红圈圈标得显眼,黄少天研究了一下,发现斗神就是斗神啊,犀利得不得了。


夜雨声烦:谢谢!


一叶之秋:不客气,我一向很重视新人的培养,你们是联盟未来的希望。


夜雨声烦:如果我不是之前见过你,会把你这番话想得很高大上,现在你说,你想干什么。


一叶之秋:那我就不绕弯子了,你想不想来嘉世,三连冠,还有美女。


夜雨声烦:……


一叶之秋:还有斗神手把手指导,怎样。


夜雨声烦:第一,冠军我自己会拿,第二,我是基佬。


一叶之秋的对话框三分钟内都没弹出对话来,黄少天估计叶秋正在消化这个大事实。


也好,他知道自己是基佬大概会像队长那样疏远自己吧,不过……他要是以此为要挟要自己加入嘉世怎么办,不加入嘉世就截图发到职业选手群,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基佬还会有战队要自己吗?叶秋会是这种人吗还真难讲……


一叶之秋:原来你和手残是真的啊!


夜雨声烦:胡说什么啊!谁手残啊你说谁手残!我们队长多厉害啊你说他手残我和你急!


一叶之秋:真是一对……


夜雨声烦: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我们队长笔直笔直,我也是到最近才发现自己有基佬倾向,那天打比赛打得晕头转向坐大巴车又缺氧才会做那种梦,诶有道理,我说不定不是基佬。


一叶之秋:什么梦?


夜雨声烦:没什么,今天天气不错。


一叶之秋:呵呵,H市暴雨下两天了,你做什么梦了?


夜雨声烦:有点事先下了,88


一叶之秋:大不了我问你们喻队,88


夜雨声烦:靠靠靠你要不要这样猥琐,斗神就是你这样的吗!你不是叶秋不是叶秋!


一叶之秋:你怎么知道。


夜雨声烦:叶秋怎么会是你这样啊!一米八,龙傲天,天凉王破!怎么会是你出门只有一包烟的钱,烟没拿到还对着自动贩卖机抠来抠去的形象!


一叶之秋:原来你说的是这个。


夜雨声烦:不然呢!


一叶之秋:第一,我穿鞋就有一米八,第二,我不姓龙我姓叶,第三,老王家怎么招你了。


夜雨声烦:要你管。


一叶之秋:那天在车上我听到你叫我救你,你梦到我了?


夜雨声烦:哪天哪天我已经不记得了。


一叶之秋:呵呵,你为什么看我要脸红?


夜雨声烦:哪有哪有你想多了,年纪大了快去找个女朋友吧,不要逮着纯洁的新人不放!


一叶之秋:啧,急了,YY我了?


夜雨声烦:卧槽……


一叶之秋:说中了?哎哟哥也脸红了,你让哥缓缓,冲击太大承受不来。


夜雨声烦下线了。


叶修的烟灰掉了一截到键盘上,他还是……挺震惊的。


斗神男粉多,里面有个把基佬想跟斗神生动物园的也不是没碰到过,但黄少天不一样,那可是剑圣啊,和他同等的大神级选手。


而且还年轻,十八岁,嫩得像把青葱,模样哄哄年轻妹子也是没问题的——年轻汉子大概也可以。


叶修震惊了五分钟之后,QQ对话框又弹出来了。


夜雨声烦:我必须回来郑重地告诉你,如果今天我们的对话让第三个人知道了,我绝不放过你!


一叶之秋:切,太年轻,YY哥的人多着呢,才不放在心上。


夜雨声烦:那就好,不说了,希望你还有最后一点点良知和节操。


一叶之秋:等等,你该不会是第一次YY别人吧。


夜雨声烦:当然是第一次啊!我这么有节操!我是超有下限的好少年谁知道第一次YY的对象就是你啊!不是你,只是和你长得一样!


一叶之秋:Y我就Y我吧,还非要说不是你和你长得一样,你是傲娇吗?看不出来啊。


夜雨声烦:靠靠靠下限呢!郑重地说就算是你又怎么样,谁能控制春梦啊!你也不能啊!


一叶之秋:……我光知道你Y我了,没想到一来就是限制级,不止是亲亲抱抱那么简单啊,直接干了个爽啊,下限呢?你让哥缓缓,冲击太大承受不来。


夜雨声烦:你缓什么!本剑圣都躺到下面了!我再也不能直视你的脸了!


一叶之秋:原来是我干你啊,这样我心情愉悦了一点,好像也可以接受了呢。


夜雨声烦:呢你妹!


就又下线了。

评论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