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叶黄册 五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全明星一路修罗场     黄少天壁咚叶不修
 





从三赛季联盟开始搞全明星投票开始,全明星赛就成了一年一次的荣耀粉丝胜会,第四赛季有大量新鲜且强大的选手参与也显得更加热闹,不出意外的,蓝雨双核双双入选全明星,直接飞赴本届全明星赛会地点,H市。



黄少天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飞机上他问喻文州:“队长,这次能看到不少熟人呢。”


喻文州翻着飞行杂志,“联系感情的好机会,”态度有些不冷不热,但也正常得很,“从往年来看就是做游戏,可能挑战赛比较有趣。”


“我要挑战叶秋!”黄少天说:“剑圣挑斗神。”


“大概会有很多人挑战叶神吧。”


“他是高手嘛,队长,我还是跟你解释一下,我之前那个真是梦,梦没法控制,我绝不是因为喜欢叶秋才梦到奇怪的事。”


喻文州眼皮都不抬,“反正你对我没兴趣,我不关心你梦到谁。”


“队长你理解就好。”黄少天松口气,喻文州真难懂,这样说的话就解释清楚了吧。


当晚全明星赛开始。


作为一个荣耀的狂欢节日,竞技的性质有所减弱,娱乐成为最主要的元素,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也成为联系感情的好时机。


蓝雨双核刚到场就遇到不少熟悉的选手,第四赛季出道了很多人,平时都有加群,彼此之间都蛮熟悉。


喻文州是队长,正好遇到蓝雨赞助商被招呼到一边的宴会厅,黄少天只好一个人先去比赛场馆。


在这种职业选手聚集的场合很容易遇见不想遇见的人,特别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情况下。


他沿着选手入场通道走廊往前走,非常不幸地看见走廊尽头的微草队长。


黄少天刚想回避一下,王杰希已经看到他了。


之前他们在常规赛遭遇过一次,蓝雨胜。那次两人根本没说话,连握手都是喻文州给挡了下来。


这次……黄少天随手拉到身边一个人:“嘿你在看什么?”


那人正在看墙上的图片新闻,被他了吓一跳,转过头:“黄少天?”


黄少天这才看清他是霸图的张新杰,也是和他一样才出道的选手,职业是牧师,从最近的表现看很突出,只是因为牧师的局限性,不如剑客的黄少天那么吸引眼球。


其实他俩不熟,黄少天在群里喜欢说话,但张新杰一向睡得早总是错过聊天最热闹的夜场,而且他是个严谨认真的人,黄少天无论是机会主义还是开朗活泼的个性都和他相性不合。蓝雨和霸图本赛季交过手,两人正面见过,黄少天对他第一印象挺好,至少不猥琐,张新杰戴一副黑色金属框窄边眼睛,黑发一丝不乱,平眉凤眼表情缺乏,一看就是斯文人。


黄少天说:“嘿,好久不见,来聊聊天啊!”


张新杰说:“聊什么?”


黄少天说:“嗯,你说吧,你随便说什么我都可以聊啊,要不我说你听就好了,我下午和我们队长去楼外楼了,我还是觉得蓝雨食堂最好吃。”


张新杰没说话,大概觉得这聊天聊得太牵强太没营养了。


“下次请你来吃,”黄少天边说边朝王杰希方向看,还好对方没在看他,“我对北派海鲜也很好奇啊,霸图食堂有海鲜吗……”啊糟糕了王杰希朝这个方向走来了,“你会做海鲜吗?你肯定会吧!对了,你是个奶平时常喝牛奶吧,缺什么补什么对不对,你喝什么牌子的牛奶?我们队长说说我要多喝牛奶还能再长点可是我不喜欢牛奶的味道……”


张新杰说:“黄少天我和你不熟吧,你和我说这么多话想掩饰什么?从你的语速和词不达意的聊天内容来看你现在很紧张,没话找话?你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看那边的王队,和他有关?你应该是看我在旁边随便抓我来的吧,你和王队有过节?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说清楚好了,黄副队。”


王杰希正好快走到两人身后,不知道能听到多少。


黄少天咬牙切齿:“张新杰我和你多大仇!”他不敢回头,仍背对王杰希,正面张新杰。


后者的眼睛在镜片后闪了一下光:“我的分析没有错吧。”


黄少天只好认了:“拜托你让他走,我快不行了……”


张新杰笑笑,突然拍着黄少天的肩指墙上图片新闻:“这个是去年嘉世领奖的照片,不知道今年最后冠军花落谁家。”


黄少天还没说话,有人在背后说:“张副怎么看?”


正是王杰希的声音。


黄少天扶额,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在心里叫队长快来。


张新杰不紧不慢地回头说:“王队好。”


黄少天没勇气回头,只听王杰希说:“你们关系不错?”


“都是本赛季出道,平时聊的挺多,黄副喜欢刷屏,我是四期群管,一直纠结要不要踢了他。”


“踢什么,刷屏热闹,反而职业群里你们都不大说话。”王杰希说:“今年霸图打得不错。”


张新杰说:“微草也很强,我看王队本赛季打法有些改变,也是为了剑指冠军吧?”


王杰希不否认:“冠军谁不想要,花落谁家就得看各队的本事了,也不是平时功夫到了就行,关键时候也有运气成分,就跟谈朋友似的,没缘分再喜欢都白费。”


“缘分这个太玄乎了,我相信切实的数据和分析,”张新杰说:“不过霸图和我都是势在必得的人,不如王队这样礼于谦让。”


王杰希停顿了一会:“我不会让,只是时机不够好。”又说:“该拿冠军的时候我不会手软,对手是谁都一样,一会赛场见吧。”就走开了。


张新杰的手倒是一直搭在黄少天肩上,说:“他走了。”


黄少天松口气,张新杰又说:“你紧张得都在发抖,你们什么关系?”


“没关系,最多是敌对关系。”黄少天心想自己有表现地这么明显吗。
张新杰拦住他不让走:“王队刚才和我说话一直看你,我不信你们没关系。”


黄少天叹气:“好吧,就算以前有一点点关系现在也没有了,但他到现在还在看我,我……”他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我本来以为自己放下了,结果发抖都没觉出来,我还是忘不了他……”


张新杰扶一下眼镜:“我知道了,你不必明说。”


黄少天又叹气:“总之今天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到G市打我电话,带你逛逛。”说着两人交换了手机号。


“不客气,同期出道是缘分,如果真要感谢下次群里聊天早些,这样我也可以参与。”张新杰客客气气地说道。


黄少天笑:“平时不怎么聊不知道你这么热好,光以为你就是个奶了。”


张新杰点头:“以后你还会发现更多,我走了。”


黄少天对他挥挥手,张新杰走两步又回头道:“对了,还是告诉你吧,刚才王队没看你,你也没发抖,我故意编出来套你话的,原来微草和蓝雨还有这层关系,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人,再见。”就真的走了。


黄少天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什么人啊什么人啊!”


“对啊,心太脏了。”有人附和着说道。


黄少天赶紧回头,只见身边走廊突然开了一个侧门,叶修探出头,伸出手掌对他SAY HI~可见刚才一直都在,估计什么都听到了。


“你妹!你怎么在这里!”黄少天倒是不想再想什么,但有些事情不想也不行,比如他的第一场春梦里的人长着谁的脸。


“这话说的,我是主场队长啊,”叶修走出来顺手带好门:“大H市大萧山体育馆厉害吧,迷宫机关暗门,直通西湖底当年任我行关押处。”


还任我行真当我见识少没看过名著啊!黄少天悲伤地想,为什么大家都要来忽悠我……


叶修说:“啧啧,数数看我都知道你多少秘密了,什么基佬啊什么春梦啊什么微草和蓝雨的特殊关系啊。”


黄少天一把捂住他嘴:“不许说,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


叶修抓住他的手腕推开一点,提醒道:“我才是本地人哟。”


黄少天说:“你到底要怎样啊!我是不可能去嘉世的,你拿这个威胁我也没用!”


叶修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威胁你了,错过嘉世是你一辈子的伤痛,等着花二十年去舔伤口吧!”


黄少天无力吐槽:“……你不是叶秋!”


“总是这一句你不腻吗,上次跟你说垃圾话有量无质,怎么还没改?”


“……别以为我不敢动手,一会挑战赛你别跑,看我怎么剑剑剑死你!”


“呵呵,你以为一叶之秋是谁。”


“别嚣张!一会给你好看,就算你是一叶之秋我也不会承认的!”


“嗯,对,我不是叶秋,”叶修说着,微微地笑了,“你梦到的人,不是叶秋只是和他长得一样,那不就是我吗。”


黄少天比他稍矮一些,看他的时候略仰起头,走廊顶上的灯光照下来,过于强烈地照出叶修的脸,他的刘海盖在额头上,笼住了眉,睫毛长而密,阴影盖住眼睛,鼻翼的影子延伸到嘴唇,黄少天看不出他脸上有几分嘲讽的意思,只听他的话语,却似乎并不是戏谑。


“就算是你又怎样,梦本来就是假的啊……”黄少天干巴巴地解释着,他不由得想起梦里的叶修温柔地圈住他,深入他的身体,让他发出奇异而陌生的声音,那时他们也这样近……不对他们现在这样太近了吧!


黄少天马上发觉他们两个的姿势不太对,这难道不是活体示范壁咚吗,叶修被他压在墙壁和他之间,一脸无辜。


叶修说:“呃……我觉得你可以放开我了,不然你们队长可能会有一百种方法让我无可奈何。”


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回头,喻文州已经转身走开了。


不要走我可以解释!黄少天在心里叫道。


叶修说:“啧啧,你们队长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都是你都是你!”黄少天愤怒地抓住叶修的肩摇晃:“我们队长生气了!都是你害的!他最难哄了,我起码要花三天他才会理我!你说怎么办怎么办,赔我啊赔我啊!”


“你要赔你队长,我当你队长就是,三冠王兼三任MVP怎么会比手残差,”叶修低头说:“如果说陪你,随时奉陪。”





评论

热度(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