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叶黄册 六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叶斗神力压车轮战     喻文州单挑王杰希





 
“随时奉陪什么?”黄少天立刻问道:“靠靠靠没看出来你是个老流氓,你想对我干什么!我不是随便的人,不会因为做一个梦就怎样怎样的你懂吗!”


叶修露出不解的表情:“随时奉陪上挑战赛,你想到哪里去了?”


黄少天想打人。


叶修又恍然大悟状:“你该不是以为我想跟你怎样怎样吧,哎哟我可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想被我睡的男粉丝太多了,我怎么会对一个小话唠下手,我郑重地说,你想多了。”


黄少天咬牙忍住冲动,转身比个中指就跑,“你等着!”


叶修站在原地看他跑远嘴角带笑,苏沐橙长发飘飘裙摆翩翩地从他身边路过,施施然地说:“真是全明星阵容呢~”


挑战赛准时开场。


三届MVP选手一叶之秋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标杆,主持人介绍完全明星,寒暄暖场一番之后,宣布挑战赛开始。


“我选叶秋。”


“我的选择是叶秋。”


“别说了,我选叶秋。”


“现场这么多高手,但是我选叶秋。”


“我今天就是为他来的,我要选叶秋。”


“我爸爸妈妈女朋友都喜欢大漠孤烟,我选叶秋。”


主持人汗,“这并不是中国好X音啊,就算同一个台同一个城市也不是。”他转头看第七位挑战者:“啊,这位挑战者不得了,他本身实力就很强……”


黄少天说:“大家好。”露出虎牙。


主持人人说:“经过半个赛季大家都知道夜雨声烦是个话很多的选手,为什么今天话这么少,是因为第一次上全明星紧张吗?”


黄少天保持住露虎牙的笑容,他的反常还不是因为赛前的那些心脏啊!


主持人说:“那么叶秋的回答是……”转播镜头立刻切换到叶秋角度。


叶修带着黑色口罩,反正他一直是个神秘低调的人设,观众也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他很爽快地起身应战。


两人分别走到各自的操作台前,大屏幕开始切入地图。


“本剑圣剑剑剑死你,叫你话多,叫你嘴贱,另外我是不会承认你的。”黄少天刷垃圾话道。


“电视直播呢,你非要我说些不能说的秘密?”叶修回道。


黄少天打字:“好意思吗,你还有一点前辈的样子吗!”


“你都没叫我前辈呀。”


地图已经载入,屏幕上的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都一动没动,只见文字区一直在刷屏。


黄少天打字:“你这么怎么让人尊重地起来,我叫韩队都是喊前辈的!我对前辈肯定尊重,对你就万万做不到,可见是你的问题!”


台下的韩文清侧脸对张新杰说:“这黄少天说得好,有眼光。”


张新杰点头,没说话,只认真地看着屏幕。


但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还是不动,主持人急了:“两位选手不要只顾着调情啊。”


黄少天怒刷:“谁调情了!!!!你怎么骂人啊!!!”


叶修刷:“多少人羡慕呢,是吧剑圣大大,要我点名吗?”


黄少天再刷:“点啊点啊,不点不是斗神大大!”


只见屏幕上夜雨声烦骤然而动,光剑锋芒万丈,刹那间屏幕一片炫目的闪光。


“逆风刺!”主持人终于可以解说,“好帅!不愧是剑圣!机会也把握地很好,斗神呢,他反应过来了吗?”


果然那边一叶之秋还在打字:“呵呵,要杀人灭口了啊。”


而后文字区再无文字出现,两个游戏形象开始正面交锋。


都是近战快打职业,场面好看却是很快结束。


嘉世正当盛世,一叶之秋正当盛年,嘉王朝笑傲联盟。


连战六场不败的叶修赢下了第七场,他看见黄少天从操作台前站起身,并没有在看他。


叶修在黑暗中看着黄少天,他十八岁的脸上有明显的不服气和倔强,栗色的头发在舞台灯光下类似于软金的颜色,眼睛里闪闪的都是下次再来的少年意气,积极向上又充满正能量,谁会不喜欢呢?


叶修想起黄少天的声音,粤语区的人说起普通话总是软软的口音,特别是生气的时候,说话声音会比平时更尖一点,像撒娇……他被自己的想法寒了一下,觉得自己不会好了。


这边黄少天已经走下台了,主持人说:“上场比赛非常精彩,我们欢迎下一位挑战者。”他抬手挥向舞台另一侧,“蓝雨,喻文州。”


新人挑战赛只要是注册未满两年都可以参加,并不会因为喻文州是蓝雨队长就失去比赛资格,叶修就干脆坐着没起来了,心里想一个术士控场职业也要挑战近战法师,也是够拼的。


谁知喻文州开口说:“我想试试王不留行。”


主持人说:“诶?”


代表了在场大部分观众的心声,怎么不是选叶秋。


主持人马上说:“可以告诉我们原因吗,喻队长。”


“主要是为了蓝雨的恩怨。”喻文州官方地答道,大家都知道微草和蓝雨遭遇了几次,互有输赢,论坛上掐得一塌糊涂。


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到底什么恩怨了,真相总在站在少数人这边,颠灭不破的真理。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刚才使用的操作台前,站定。


王杰希没说什么,直接起身走上台。


叶修站起身把操作台让出来,他也打得有些累了,而且这修罗场真是比全明星好看,他也有一颗八卦的心。


他下台回到嘉世区的座位边,眼睛却往蓝雨那边看去。


黄少天不在。


搞什么啊居然不在,叶修心动了一下,他也没有回座位,而是直接走出会场外。


黄少天靠在场外的墙壁上,眼睛望着顶上的吊灯。


叶修调整了一下心态,摘下口罩故作轻松地走过去说:“看什么呢话唠,该不会被哥打败了溜出来哭鼻子吧?”


黄少天转过头,抽了一下鼻子,“谁哭了啊,别小人之心了,我又不是输不起,被你虐得更惨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叶修回想了一下上次和蓝雨的比赛,蓝雨明明主场赢了啊,就问:“什么时候?”


“网游的时候,你肯定不记得了。”黄少天转回头:“算了,又不是光荣的事。”


叶修是真想不起来,“你网游的时候碰到过我吗?神之领域?”


“很早了,我十二三岁的时候,还没进蓝雨,”黄少天叹了口气:“一叶之秋的鼎鼎大名谁不知道啊,我当时找你很多次PK,你都不理我。”


“哦,那今天不是理你了嘛。”


“也没有完全不理我,也PK过两把,第一次我还没出手就被秒了,第二次活活被连死了。”


“还没出手就被秒是有多菜。”


“那时候怎么知道你是大神,我还没满级,光看排行榜就挨个发送PK请求了。”黄少天笑了笑:“你那次答应PK答应得那么爽快,我才以为你是个平易近人的好人,才会老找你PK,谁知你后来就不理睬了。”


叶修努力回忆着:“我好像有点想起来了,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我有次找老魏看到过。”


说到魏琛,黄少天有点伤感:“魏老大我好久没见过了,他QQ也不上,电话也换了,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


“我也好几年没见到他了,”叶修看向身侧的黄少天:“这么说来,你从很早以前就觊觎哥了?”


黄少天也看着他,几次接触下来抗垃圾话能力有所提高,“你想多了。”


“是吗,都觊觎哥觊觎到床上呢。”


“靠,要点脸,都说了是梦,梦是假的!”


“小朋友没文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听过没有。”


“能不提这个吗,有劲吗老说老说,我对你没别的意思。”


“是没别的意思,就是崇拜啊敬仰啊人生导师啊职业理想啊迷途中的明灯啊之类。”


“要脸吗,我就是崇拜我们队长也不崇拜你啊。”


“那手残有什么好?”


“不准说文州是手残!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啧,无脑吹的架势,”叶修不爽道:“那如果王杰希叫他手残呢?”


黄少天静静地看了叶修一会,“你别提他。”


“恐怕明天连媒体都要把他们两个放一起提吧,大眼对手残,我说你怎么尽喜欢这种,你看哥既有对称外表又有过人手速,既能犀利操作又有战术意识,他们的优点全都集中在……”


正说着,突然场馆内穿来一阵欢呼声,和荣耀的巨大背景音。


那是一场比赛分出胜负时的音乐。


黄少天回头道:“这场是谁跟谁啊,我没看到,刚跟你打完就出来了。”


叶修按住他的肩:“到了你做选择的时候了,你的选择是……”


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别玩了,到底是谁?”


叶修说:“喻文州没有事先告诉你他要挑战谁吗。”


黄少天摇头,“他最近和我一直生疏得很,”他突然脸色变了:“该不会是……”


“嗯,就是不能说的那个人。”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