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叶黄册 七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有情最难两厢情愿     无缘终舍情丝千千





黄少天回到座位上,喻文州已经先坐回去了,神色平常地看他:“你去哪了?”




“……”黄少天想安慰几句,话到嘴边又吞回去,反而说:“对不起。”




这时下一次的挑战赛又开场了,下面一个人还是选叶秋,喻文州看向大屏幕,笑着说:“真是累死他了,大神的代价啊。”




他总是很轻易地能够转移走话题,但这一次黄少天不想再被他拖着走了,他说:“对不起,队长,我知道你是为我。”




喻文州回过头看他:“为你什么?”




黄少天看着他,选手席的灯光幽暗,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的光,“你是不是,因为王杰希欺负了蓝雨的人,所以帮我报仇?你对我……”




喻文州打断他的话:“我看起来这么小心眼吗。”他停了一下,又说:“并不是你以为的,因为我的职业原因不适合打个人赛和擂台,一直挺遗憾的,难得有个不需要在意胜负的时候,其实是为了挑战自己,王不留行不像一叶之秋那样近战性过强,我就去试一下了,虽然结果并不好看。”




黄少天意外地啊了一声。




喻文州说:“再说一叶之秋连打七场,我让他放松一下,也是卖他一个人情,那么刚才,”他的黑色眼睛里微微有水光浮现:“你和他在一起吗?”




“说了点以前的事,”黄少天点头,“但如果我知道你刚才在打挑战赛,我一定会在这里看的。”




“你不看才好,”喻文州摇摇头:“我也不喜欢输啊,特别是在你,在蓝雨队员面前。”




黄少天有点鼻酸,一向话很多的他什么也说不出。




喻文州笑了笑:“虽然知道自己是个手残,但也的确很不甘心,作为队长总希望做到最好,不希望拖全队的后腿,也不希望你们被别的战队的人嘲笑……”




黄少天扑过去抱住他。




“你不会拖后腿,也不会被别人嘲笑!”他说:“你就是最好的!没有人比你更好!”




屏幕上一叶之秋又胜了一次,荣耀两个大字闪现,嘉世主场,欢呼声如潮水。




而黄少天听不到那些了,他只觉得心疼。




喻文州感到有温热的眼泪落在颈侧,他拍黄少天的背,说道:“多大了还哭,我又不是魏队,你不用这样。”




黄少天不听他的,他仍然抱住他,哽咽道:“我觉得……你特别好,你对我特别好,你对所有人都特别好……我不知道怎么办……”




喻文州愣了愣,低声说:“别傻了,起来。”




黄少天不松手:“不,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也对你好。”




镜头从广大的观众席扫过,扫过一张张兴奋的脸,又扫过选手席,落在蓝雨两人身上。




主持人很激动:“大家看,这就是战队的爱!战友爱啊,多么感人,刚才蓝雨黄少天败于嘉世叶秋,蓝雨喻文州又败于微草王杰希,现在两位失利的选手抱头痛哭,他们是不是为下一次胜利在痛下决心呢?会不会在下场比赛里蓝雨崛起呢,我们拭目以待……”




喻文州叹口气:“人家都以为在我们输不起了,快解释一下。”




他说着,推开黄少天,对着面向他的镜头微笑了,并且伸出右手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喻文州长得不错,就算是放大五官缺点的大镜头对着他的正面,在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也是一个温文尔雅俊美过人的蓝雨队长。




而且大家都看到了,他根本没有哭,他的笑容充满温和的从容镇定。




主持人夸张地大叫:“哇喻队长好帅,我都被电到了!”




**

全明星赛日程三天,第二天一个白天都是空出来的时间,嘉世作为东道主特地包了一艘游船,请各位远道而来的职业选手泛舟西湖,以尽地主之谊。




叶修作为队长做了简单发言,感谢各位选手的支持,本来说得大家都在鼓掌,他又画风突变开嘲讽,大意是此番游玩主旨为恭贺嘉世四连冠云云,惹得霸图队长和百花队长差点冲他脸上扔烟灰缸。




叶修发言完换导游上,引导大家到二楼楼顶迎风游览西湖,黄少天兴趣缺缺,留在一楼船舱休息,一会叶修来找他:“怎么不上去玩?”




黄少天说:“晕船。”




叶修说:“不会吧,我找船主要点药给你。”说着真的跑去要了一些晕船药和热水过来,递给他。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就笑,“骗你的啦,想不到你这么心脏也会上当。”




叶修切一声:“我这是尽地主之谊照顾你,在嘉世地头上真弄吐了晕了怕你们蓝雨队长翻脸啊。”




黄少天扶着头看他:“看不出你这人还挺好的,还会找晕船药给别人,以为你只会嘲讽,”他摸了一下叶修递给他的杯子:“哎呀水还是热的,我以为你会直接塞瓶饮料给我呢。”




“冬天嘛,H市还是挺冷的,不南不北,怕你们会水土不服。”叶修也撑着头看他,“昨天真哭了?太年轻,蓝雨正副队长都太年轻,输两场就抱头痛哭。”




黄少天正要喝水,差点喷出来,忙说:“没有啊,是主持人乱说,我们队长那么镇定怎么可能。”




“意思是你哭了?”




“我最见不得自己队里人输,自己输还能接受,看自己队的别人输就会特别难过,”黄少天态度坦然:“你尽管嘲讽吧。”




叶修哎哎两声道:“我是不是在你心中就只剩嘲讽了?”




“不,还有猥琐。”




“我的四连冠呢?”




“你哪有四个啊,不是三连冠吗,当心韩队没收你钱包!”




“四个和三个有多大差距啊,对哥来说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黄少天对他翻了个白眼,什么都不想说了。




也只有一叶之秋敢这么放话了,真是龙傲天啊……毕竟联赛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冠军和MVP都被他承包了,黄少天心里暗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样霸气,对后辈这么指点江山。




叶修又说:“你昨晚和你们队长那样搂搂抱抱地说什么了?”




“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搂搂抱抱啊!我们是单纯的队友爱!”




“没见过哪家队友输一场娱乐性质的比赛就抱着哭的,也没见过哪家队员睡着了队长把衣服脱了盖他身上还拉他手的。”




“你吃醋呀?”




“嗯。”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他,叶修严肃脸说:“你一边YY被我睡,一边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你让我怎么想。”




黄少天看了他半天才说:“这是垃圾话吧。”




叶修没否认,“我可是占有欲很强的男人,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话,我是不会允许任何人靠近你的。”




黄少天听他口气半真半假,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西湖水面波澜不惊,遥遥望见断桥和苏堤,时值冬季,无花无叶也无雪,看着说不清地萧索。




叶修说:“所以如果不确定,就不要和我太过亲近,我会当真。”




黄少天看着他,对方的脸在冬日西湖之上的空气里少了几分平时的戏谑,虽然没有游戏里男性的九头身和无死角3D建模脸,但并不难看,反而因为真实的亲近而别具魅力。




黄少天低下头,看手里的杯子,“其实,我都没有想过什么,我一直觉得你很厉害,哪怕你这么猥琐也还是荣耀教科书,我看着你,就觉得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做到你这样,虽然我梦到和你……你懂的,但梦是不可信的,以前也有人和我说过一个梦,那个梦的结局挺好的,我带他一起闯天涯去了,结果却并不好,所以我觉得梦应该是反的,我在梦里和你是一对,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现实就该是朋友,这样才对。”




“我倒不信命信梦,你看我这人平时挺信口开河的,其实我对自己在意的东西特认真,比如荣耀,”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一辈子也不会腻,哪怕过几年我退役了打不动了。”




黄少天望着他:“你也会有打不动的一天吗?”




“你真把我当你男神啊,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状态好坏嘛,不败斗神也是人啊,”叶修点着烟,朝窗外喷出一口淡淡的烟雾,“少天,这些话我没跟人说过,今天索性跟你直说,如果我决定要一样东西就一辈子不会变,但首先,那要完全属于我,你要是喜欢我的话就得全心全意一心一意,不管是王杰希还是喻文州你都一点心思也不能有,我这人挺理智的,做不到就干脆不要开始。”




黄少天看着那烟雾从他口中的烟尾喷出,袅袅地升起,扩散,直至完全地飘散不见。




他平时很能说话,但是每次碰到他,总会落于下风,他没他猥琐,没他无节操,没他看得通透。




他当局者迷,而他旁观者清。




“你做不到。”叶修替他回答:“做朋友挺好,哪天我落魄了,你可不要嫌弃。”




黄少天这才开口:“你怎么可能会落魄,你是冠军,MVP,高手。”




“难说,祸福旦夕谁说得准,”叶修看向窗外静且冷的湖水:“人生啊,总觉得什么都有可能,唯独天长地久,最难可能。”




黄少天小声说:“你怎么这么悲观。”




“那就,”叶修对他笑了一下:“友谊天长地久吧。”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低下头,看见叶修放在桌上的手,他的手非常漂亮,十指修长有力,那根香烟夹在他的指间,升起淡淡袅袅的烟。




他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同时有些莫名的伤感挤压在心头。




冬天的西湖颇有些冷,H市的冷不同于B市或G市,寒气混杂着水气悄无声息地从毛孔渗入身体,无孔不入无处可逃,而唯一的暖意来在于手心里捧着的热水杯。




杯子边是叶修的手。




黄少天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听过的粤剧戏文:有情终成眷属,无缘对面难牵。




 

叶黄册完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