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方黄册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旧老友重提当年事    如今日闲话流年时


 


 


第四赛季开始之前,蓝雨训练营来了一个气功师,名叫方锐。


“大家……好。”招呼还没打完,他就脸红了,什么都说不出了。


蓝雨战队普遍年轻,正副队长才十八岁,大家都是半大孩子,就有人发出笑声。


方锐更窘迫了,舌头打结。


这时有一个人鼓掌道:“软汉子好!我大蓝雨今年依然没有找到妹子,招到软汉子也不错呀,大家鼓掌!”


说话的是副队长黄少天,刚刚正式注册出道,他人缘一直超好,他一号召大家就纷纷鼓起掌来,算是给这个腼腆的十六岁少年一个台阶下。


方锐脸更红了,感激地抬眼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立刻对他竖起大拇指以示鼓励,还眨了一下眼睛。


训练营的新人都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蓝雨俱乐部的经理由上台发言,希望新人们继续努力以跟上训练步伐,成绩不合格将会清退云云。


黄少天没认真听,方锐坐在他旁边不远的座位上,他探出身体去招他,“嘿,说话而已,不用那么紧张啦。”


方锐说:“黄少。”


方锐只是看上去腼腆,他很机灵的,之前一听到郑轩他们喊黄少他就马上跟着喊起来,称呼是拉近关系的第一步。


黄少天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又说:“没事的,大家都差不多大,开玩笑也没恶意,你不用紧张啦,说话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我都是因为说太多话被人笑,想不到还会有人说得太少被人笑……”


他说个没完,台上的经理清清嗓子:“有些老人,也不要把新人带坏了,一个话唠已足够。”


“哪有啦,我这是垃圾话战术,对不对啊锐锐。”黄少天扬起下巴笑,一脸少年得意。


这只是最开始,熟起来之后会发现方锐完全不腼腆,相当玩得开,而且随着他长大,个性也越来越外向,转到呼啸之后跟着林敬言混了几年就成了猥琐流,再后来跟着叶修越发将猥琐流发扬光大,最后还加入国家队将猥琐推出亚洲推向世界,令人大跌眼镜。


“所以当初那个腼腆内向像雪一样干净的男孩子到哪里去了?”黄少天望天状感叹道:“时间啊,真是太可怕了。”


方锐说:“行啊黄少天,今晚不要进房,等着在酒店走廊上被狼叼走吧!”


以上对话在第一届世界邀请赛的苏黎世中国队下榻的酒店内进行,前情提要是叶领队拿着人员名单发愁,房间要怎么分配呢,谁和谁住一间。


两个妹子义不容辞地跳到一起,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看着男人们,拖长音调说,请你们,自由地~


黄少天马上跑到方锐身边,“小锐锐,我和你住。”


方锐站在原地,感到起码有五道锋利的视线扫到自己身上,道道如刀,刀刀见血。


妈的,都是为了友情啊,拼了。


结果拿完房卡进房间之后就被黄少天嫌弃了。


居然还敢嫌弃我猥琐,嫌我猥琐你去找不猥琐的啊,外面那么多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要战术有战术有器大有活好你去啊你去啊!方锐边收拾床铺边恶狠狠地放狠话,我哪里猥琐了,我猥琐起码有一半是你带出来的!


黄少天觉得冤枉,他是个剑客,剑客所有招数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不屑阴谋阴招,他本人从长相到气质里里外外阳光灿烂,容不得一点阴霾。


不过仔细想想,当初那个腼腆内向像雪一样干净的男孩子的确是和自己混着混着就跑偏了。


蓝雨训练营管理很严,每晚定时十点睡觉,战队那边就自由多了,黄少天把方锐带到自己房间玩,把喻文州电脑拿过来给方锐,两人开竞技去PK或者一起到网游抢BOSS,一玩就到半夜,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训练室。


喻文州不管黄少天就管方锐,笑眯眯地说:“小方,训练营的规定每个人都要遵守呀。”


方锐点头时最乖:“队长,我错了。”


喻文州说:“小方啊,你是好孩子,我知道是少天拉着你……”


“不不,都是我的错,黄少是好心。”


黄少天十分感激,更加变本加厉地照顾方锐,比如半夜翻墙出去吃宵夜,G市宵夜世间一绝,美味不容错过,黄少天吃得毫无形象,边说:“小锐锐你装起乖来真乖呢,难怪文州被你迷惑了,我跟你说,文州看起来冷冷的,其实非常好呢,你去卖个萌什么都解决了。”


方锐边吃边想,队长是看起来非常好其实冷冷的吧,卖萌什么的明明你更拿手。


黄少天又传授他经验:“对俱乐部的人呢,就那么几招,经理发火,你就赶紧认错,队长发火,你就赶紧不说话卖乖,食堂大妈发火,你就赶紧冲她甜甜笑,我发火,你就赶紧请我吃东西啦,肠粉龙虾口水鸡来者不拒。”


如蓝雨经理担心的那样,黄少天真的把方锐教坏了,当某一天,经理来到训练室,看到黄少天正在和方锐搭配表演对口相声一逗一捧而其他众人包括淡定的喻文州都在台下微笑的时候,他默默地关上了门,这队伍没法带了,心塞。


回忆暂结束,黄少天又说:“锐锐,我想了一下,我没教坏你什么啊,相声表演是门艺术,以后退役了咱两去人民广场去表演卖艺说不定还能成为人民艺术家呢!”


方锐已经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了,躺下来摆了一个大字的造型,懒得吐槽。


他离开蓝雨久了,早就忘记相声的表演方式了,当时还特地背了打灯谜和绕口令,也早忘了,黄少天尤其会报菜名,不去饭馆跑堂真可惜了这么个人才……


黄少天在一旁已经背起来了:“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


不得不说话唠还真吵,怎么就有人愿意和他睡一间,哦对了,那些人都能让他说不出话,自己功力还未够班。


方锐拍床,威胁:“真以为我不敢给你丢走廊上啊,到时候你哭都哭不出来。”


“我好歹是你的前辈吧。”黄少天委委屈屈地说,他还是很怕那些狼的,“有你这么对前辈说话的吗,我都不说还同一个训练营生活过半年,那些吃过的夜宵打过的网游唱过的歌还有同学爱呢,太没良心了!”


“住嘴我没良心我就不会收留你!”方锐又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才和你住一间,知足吧你!那些看起来一个比一个高冷男神,切开来全是黑的,哦老叶除外,他连高冷男神都不是。”


黄少天纠正:“不,老叶才是我年少无知时的真.高冷男神。”


方锐把房卡捏在手里玩:“这样啊,我相信老叶一定很愿意跟我换房卡。”


黄少天顿时露出被噎住的表情,半天才说:“你跟谁学的这么猥琐,以前多软多好啊,是跟老林吗,还是跟老叶,你应该出淤泥而不染才对啊。”


在蓝雨训练营的日子也不全是无忧无虑,黄少天唱歌唱得不错,这是蓝雨公认的事实,他又想出新玩法了。


“朋友 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他握着话筒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唱:“朋友你试过将我营救 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愣是把一首略带伤感的歌唱得犹如广场舞般欢快。


他提出要来蓝雨附近的小广场开演唱会方锐一开始是拒绝的,他觉得挺丢人,身边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在小苹果,两个十几岁男孩子跑过去唱歌算怎么回事,会被大妈们认为在打擂被赶走吧。


但方锐没逃过命运的齿轮,黄少天说他需要一个音乐人,整个蓝雨只有方锐一个人会音乐——其实他只会弹一点吉他,只到和弦伴奏的水准。


其实你是需要一个人陪你一起丢人吧。


夜幕降临之后,喻文州帮他们联好音响,真诚地说:祝你们演唱会成功。


方锐说:那你不要走!


喻文州笑笑地看他:陪陪少天啦,下周比赛是蓝雨对微草。


方锐说:蓝雨对微草关演唱会毛事啊!队长你不能走,丢人不能丢我一人!


黄少天这时走过来说:好了没有好了没有,我要开始唱咯。


方锐那时还没遇到林敬言,更没遇到叶修,还未成猥琐流大师,虽然脸皮已经不薄不再会上台讲话就脸红,但要他抱着一把吉他陶醉地在小苹果旁边开演唱会,真是太难为他了。


方锐心中默念,我就当陪一个心理压力过大的王牌发泄,为了蓝雨的荣耀。


黄少天继续唱:“毕竟难得有个最佳损友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你痛快了,我可没有!妈的,都是为了这要命的友情!


方锐没再想下去,往事不堪回首,黑历史成堆,不提也罢。


黄少天也没再说话了,他躺在他自己的床上,不说话的时候特别安静,他衣服下摆没弄好,露出一小块肚子,平坦,柔软,手搁在肚子上一动不动,像睡着了。


方锐侧过脸看他,黄少天的头在两层枕头铺的柔软深陷中,看不到脸,只看到鼻尖和下巴的弧度。


“你盖好,肚子露在外面会感冒,”方锐说:“近战就那么几个,你生病了都没得换。”


黄少天抬起头:“你没睡着啊,害我都不敢讲话,怕把你吵醒了,不要紧,我就躺会,不睡,不会着凉,本剑圣当然不能生病,还要看我剑定天下呢对吧对吧。”


方锐也不睡了,爬起来靠着床头玩手机刷微博,一会又看到有人刷国家队几P混战谁谁同房又来了谁谁污得没眼看,心想现在小姑娘怎么都这么猥琐,自己再不进化一下真不行了。


黄少天翻了个身,侧睡着看方锐:“我看到你就想起训练营的事,你走的时候我追出去好远你还记得吗,郑轩后来吐槽我俩是暹罗之恋,我当时都没听懂,还问他鲜萝之恋是什么,是不是跟水晶之恋一样是果冻。”他说着,自顾自地笑起来。


方锐看他一眼:“笑毛啊,我当时在车里都哭瞎了好吗。”


方锐在蓝雨训练营只呆了半年,四赛季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转到呼啸去了,他本来是气功师,到呼啸去要换成流氓的打法,呼啸本意想把他培养成林敬言的接班人,以后队里的核心,经理和他谈了半天,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毕竟在蓝雨,有黄少天在,气功师很难出头,到呼啸转职反而是很好的机会。


方锐想不好,那时候他才刚满十七岁,要去千里之外的N市本来就不太情愿,加上他不想离开蓝雨。


蓝雨食堂真的很好。


气氛也好,有黄少天在,气氛哪里会不好。


而且,他才刚学会讲相声,绕口令才学了十个,菜名还报不全,吉他也进步了一些,脸皮倒是更厚了,都有了和小苹果叫阵的气魄,现在叫他走,去呼啸,去转职,去当流氓,他犹豫不决。


问了家人,经理,喻文州,还匿名到论坛上求助,唯独没有问黄少天。


黄少天必然不会想他走,他知道。


人生很长,但关键的,也就那么几步,要怎么走,谁也不能替他决定。


方锐最后还是决定放手一搏,当一支队伍未来的核心总是有诱惑的,男人谁不愿意出人头地,谁愿意一直在他人的荣耀之下,谁不愿意让人第一眼就看到自己。


走的那天黄少天才知道,对于离去这件事,他总是最后知道的那个人。魏琛,方锐,于锋,一个个都瞒着他。


魏琛他没有来得及送,方锐他是送了的,挥手告别之后方锐坐着蓝雨的车去机场,黄少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出去追,他跟在车子后面跑,叫着方锐的名字,活生生演的像狗血剧的生离死别。


好像跟这个人在一起,总是演黑历史啊……方锐边嫌弃,边想妈的以后到N市就不用陪他演黑历史了真是太好了,就哭了。


黄少天没有跑一会,车子很快停了,黄少天又趴在玻璃上对方锐说,如果在呼啸过的不好,就回来,一定要回来。


之后一年,方锐出道。打盗贼,猥琐流,进全明星。


后来转兴欣,打回气功师,他是天才,专职几次照样封神,进全明星。


方锐有一次看到唐昊对邹远抱怨N市饮食,心想你K市来的抱怨毛啊,我大G省出身的啊梦到过多少次蓝雨食堂都什么都没抱怨过呢!年轻人吃不了苦啊!


他的确没抱怨过,特别是对黄少天,他想让他知道,他过得很好。


也无非是要证明当时的决定没有错。


的确没有错。


不然哪有今时今日,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隔着一条走道的距离,在两张床上彼此对望。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 即使相处到有过裂口 命运决定了以后再没法聚头 但说过去却那样厚……”方锐回想起当年黄少天的单人演唱会,G市的夜晚有凉风徐来,小广场上小苹果震耳欲聋,广场舞大妈们跟随着节奏踩着节拍跳着欢乐的舞步,他抱着吉他,边觉得丢人丢大发了边认命地演奏和弦,黄少天站在他身边,表情高兴地唱呀唱:“被推着走跟着生活流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但是旁边更大的声音是喇叭里放出来的: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


一不留情,就唱串了,十八岁的黄少天吐吐舌头,回过头看他,边不好意思地笑边努力把调子拉回来:“相邀再次喝酒 待葡萄成熟透……”


他就脸红了。


不知你又有没有 挂念这旧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亲的某某


总好於 那日我 没有 没有 遇过某某


方黄册完

评论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