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喻黄册 五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念大眼少天苦受罪     遇叶修文州半含酸

 

 




夏休期之后五赛季开始,没过多久蓝雨常规赛对上嘉世,又到了H市。




H市风景秀丽,山水美人也美,黄少天见到苏沐橙之后对她抱怨:“今年蓝雨还是没有招到妹子。”




苏沐橙开玩笑:“你又不需要妹子,有你们队长还不行吗。”




比赛还没开始,还是热身准备阶段,喻文州正在和工作人员交谈,黄少天对苏沐橙解释说:“早说了普通朋友关系呀!”




“除非喻文州哪天交个女朋友,不然我是不信的。”




黄少天无力吐槽:“为什么是队长交女朋友不是我交女朋友啊,我看起来这么不受欢迎肯定交不到女朋友吗!”




“小话唠还想交女朋友啊,那些队长怎么办。”叶修从一旁过来说:“对吧。”




苏沐橙奇道:“不就是喻队长吗?”




叶修说:“小姑娘别瞎问,一边玩儿去。”




苏沐橙撇嘴到一边去了,叶修又说:“夏休跑那么远玩了啊,看到你微博上的照片了。”




黄少天说:“挺好玩的,不过你这种年纪大的老烟枪就别去了,身体素质跟不上。”




“呵呵,跟不跟得上你要不来试试?”




“试什么?”




“就是你梦里那事儿啊。”




黄少天跳脚:“都多久之前的梗了还拿出来说说说,无聊不无聊,叶秋你是老流氓吗!”




他声音大了点,喻文州抬眼望过来,顿时叶修都有点不好意思,“哎哟话唠,你家手残占有欲好强,我怕怕。”




“谁手残啊!你手残你手残!”黄少天想了一下,“嘿嘿,我们队长手残都能当战术大师,你要拼命刷手速才能刷上同等位置,可见还是我们队长厉害。”




叶修说:“手残还光荣啦,你心也太偏了。”




黄少天一脸我双标我光荣:“就偏,不偏我大蓝雨难道还偏你啊!一会看我们队长怎么从战术上藐视你,看本剑圣怎么从输出上压倒你!”




叶修呵呵:“就你还想反攻啊。”




两人嘻嘻哈哈胡说一通,叶修又压低声音说:“你看微草比赛了没有,我看那王队长好像憋了一口气啊。”




“没呢。”黄少天说:“我每天忙着训练都来不及哪有时间,我们队长肯定有研究,他哪家队伍的战术都会注意……”




“别吹了。”叶修忍不了:“喻大师最高,手残志坚终成一代大师联盟楷模。”




“虽然本来就是这样,但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




“……喻吹离我远点。”叶修说:“说真的,你把照片发到微博秀恩爱,把王大眼刺激大了吧。”




黄少天瞪他:“你怎么这么八卦!”又说:“不对啊,我发的单人,哪有秀恩爱,没有发和我们队长双人照啊。”




“啧,当我们傻啊,你是没发双人照,但你两同时发单人照,那珠峰又不是隔壁菜场转一圈都能碰到的地儿,一起去的吧。”叶修抽出根烟夹在手里,联盟有规定比赛不能吸烟,他只能过过干瘾,“沐橙说你们卖腐吸引人气,我看就是秀恩爱,啧啧,秀分快。”




“呸呸呸!”黄少天说:“我们好基友出去玩怎么了,你也可以和你们队那谁出去玩啊。”




“不承认就算了,王大眼儿白伤心了。”




“等等你叫王杰希什么?”




“大眼儿,我们老前辈都这么叫他,你一个小后辈就别学了。”




“大眼儿?”黄少天学叶修的儿化音,觉得很好玩,又说了一遍:“大眼儿?好形象啊!”




他普通话都不怎么样还学儿化音,叶修翻个白眼说:“歇吧你,说得像大眼饿一样,微草食堂就算比不上蓝雨也饿不着他,哦,我懂了,你意思讽刺大眼只能干看着很饿,小心他饿疯了直接看到你把你吃掉啊话唠同志。”




“我才没那个意思!”黄少天又学了几遍,还是眼饿眼饿的,叶修听不下去,摇摇头走了。




比赛结束之后蓝雨坐大巴回酒店,路上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了几句比赛的情况,就问:“赛前和叶秋聊了什么那么开心?”




“哪有很开心,”黄少天说:“和他讲话小心被气死呀。”




“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乱七八糟的,他说你手残,我反驳了他。”




“没什么好反驳的,我本来就是,以前在训练营不也老被你们嘲笑吗,你叫我什么?吊车尾,”喻文州说着微笑:“全联盟一定没比我更糟糕的起点了。”




“所以全联盟一定没比你更大的进步,那个词怎么说,”黄少天眼睛望着窗外,努力想:“厚积薄发,对。”




车沿着H市的道路开,H市市花是桂花,时值秋季,正是满城飘香的季节,喻文州也望着窗外,说的却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嗯,钱塘自古繁华,H市好地方。”




黄少天星星眼:“你真是太有厉害了!说不定是全联盟最有文化的队长了,一定的!”




他多喜欢他啊,看他什么地方都是完美无比。




喻文州笑笑,回头看他:“少天,你今天和叶秋说微草的王队了是吗?”




“你说大眼儿?”黄少天比划着:“叶秋说他外号是大眼儿,他说的很好听,结果我一说他就嫌弃我,说我说他饿,文州你说说看,是不是眼儿?”




他还是说眼饿,说的时候摇头晃脑,模样无比认真,嘴巴努力地发音,眼里都是笑意。




喻文州不说话,眼神有些冷。




黄少天说了半天,坐他后排的宋晓站起身问:“黄少你在说什么啊?”




“你说,大眼儿。”黄少天教他。




宋晓个子高,趴在身前的椅背上,说:“大眼儿。”也是大眼饿,问:“干嘛要讲这个?”




郑轩也靠过来说:“谁饿了?”




“小轩轩你说,眼儿。”黄少天又抓住他了。




“唉,莫搞我啊。”




“说嘛说嘛。”




“……眼儿?”这位是眼鹅,还是上升调。




黄少天说:“还没我讲得好,叶秋怎么讲的啊,回头让他教我们,超好笑的吧,大眼儿是王杰希的外号啊!”




郑轩呃了一声,看喻文州,后者一直没有说话,脸色倒没什么变化,但郑轩心里打鼓了,说:“亚历山大。”




一行人回到酒店,他们外出比赛都是标间,正副队长住一起是默认的,黄少天回去就往床上一躺:“好累啊,和一叶之秋打真累,精神高度集中,我好困,澡都不想洗了,文州你先洗吧,我要睡觉。”




喻文州没说什么,直接去浴室了,黄少天趴在床上,他实在觉得疲惫,很想睡觉,反正一人一张床,他明早再冲澡也没关系。




他迷迷糊糊就就要睡着了,突然感觉有人抚摸他的后颈。




“嗯?”黄少天微微睁开眼睛:“我都睡着了……”




喻文州坐在他的床边,他刚洗完澡,没穿衣服,只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还有水珠残留。




他俯下身,咬住他的后颈。




黄少天激灵了一下,伸手推他:“我好累的,不要吵我。”




“在车上说王杰希的时候好像并不累。”喻文州说道,陈述的口气。




黄少天稍微清醒了一点,爬起来坐着说:“没有吧,和晓晓轩轩闹着玩呀,刚打完比赛脑子还兴奋着……”




他的话没说完,喻文州把食指和中指伸进他的嘴里,抵住他的舌头。




他说:“以后不要那样说他。”




黄少天没法说话了,他已经清醒了,睁着眼睛看他。




喻文州说:“王杰希是我们的前辈,还是微草队长,你觉得这样嘲笑别人合适吗?叶秋是他的前辈,你并不是,你要有礼貌。”




黄少天想说我又没有当面说,而且是开玩笑,但喻文州说的很有道理。




他就点点头。




喻文州动了动手指,又说:“舔湿了,来做。”




黄少天不太想做,他把他的手指抽出来,“今天不要了吧,明天回去做好吗?”




“H市这么好的地方,来一次怎么能辜负,”喻文州按住他的肩:“还是你今天不想和我做?”




黄少天觉得他有点反常,好声好气地说:“好文州,我很累啊,你非要今天吗?”




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只好同意:“那好吧,但是只能来一次。”




喻文州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声音温柔地说:“下次不要再对别人没礼貌了,知道吗?”




“又没有对你没礼貌……”




话说了一半,就被吻堵回去了。




回到G市之后继续准备下一轮的常规赛,黄少天有时候在喻文州房里过夜,喻文州大多数时候并不要求他什么,反而是他主动缠着他。




“这是什么?”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手里拿着一大叠卷宗问道。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喻文州把卷宗翻开给他看:“我有意入股俱乐部,你要不要一起?”




黄少天看密密麻麻的字就头疼,专业术语他更加不明白,“什么意思?”




喻文州解释:“总不能一直打荣耀吧,入股的话以后收入稳定,我有这个打算,正在看俱乐部给我的说明。”




黄少天重点不太对:“为什么不能一直打荣耀?”




“年纪大了要退役啊,电竞是青春饭,早些考虑幕后的事对将来有好处,以后不做这一行可以转职别的,股份就是个保障,而且,”喻文州停了一下:“对自己的话语权有很大提升。”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喻文州说的有道理,他想的真多,都考虑到退役之后的保障了,不愧是他喜欢的男人。




所以喻文州说的都对,哪怕他有时候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也一定是有道理的。



评论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