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喻黄册 九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山盟海誓终成追忆 似水流年当时惘然


 






 




蓝雨回到G市主场之后得到了盛大的欢迎,冠军凯旋归来,机场一片蓝色的海洋。


俱乐部召开记者发布会,之后是庆祝活动,老板带头发言,从蓝雨的创建讲到夺冠,数度热泪盈眶,台下观众很配合地给了掌声,之后经理也讲了他的心路历程,然后喻文州发言。


这位人格魅力连联盟冯主席都收服了的男人在台上只讲了一句话:感谢你陪我看到荣耀顶端的风景。


他说的时候,看向黄少天。


他没有说你们,只说,你。


但黄少天没有在看他。老板和经理的话让他他想到的是离开很久的魏琛,突然觉得很难过,连胜利的喜悦都有些淡了。


作为蓝雨的王牌,事先也有安排他发言,黄少天上台之后讲了很多,他一向说起话来就关不住,想到别的事心绪又很飘散,就越扯越远,开始还有人鼓掌,后来大家起哄了:下来啦下来啦,黄少晚上和喻队好好讲啦。


喻文州抬腕看手表,也说:“少天,别耽误时间。”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就听话地下来了。


原来喻文州也会觉得他烦啊,他想,真的有一直听我讲话都不会烦的人吗,应该不会有了吧,连喻文州……


气氛非常好,第一个冠军来之不易,蓝雨的队伍这样年轻锐气,还会有很多个冠军在后面闪闪发光,还会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在等待,大家难得地破例喝一次红酒,连喻文州都喝了几杯,黄少天想喝却被他拦了。


他说:“会手抖,影响手速。”


黄少天说:“你不也喝了。”


“我手残,影响不到哪去。”


“……不要说你是手残。”


喻文州就笑了,眼睛亮晶晶的,那么温柔动人。


黄少天觉得他们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他还是很爱他,要维护他,不容别人说他一点点不好。


喻文州又说:“听话。”


“但今天是冠军夜,破例一次不行吗?”黄少天突然固执地反驳了。


喻文州摇头,说:“为你好。”


黄少天看着他,他又说:“你本来就靠手速取胜,影响了多可惜。”他抚摸了他的手,“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要为了一时冲动留作以后的遗憾,好吗?”


他总是对的,总是想的那么清楚,总是那么理智,连冲动一次,都不肯。


可是,他自己不肯冲动一次,怎么也不允许他冲动呢,难道因为他是他的男朋友,就可以支配他的一切了?


黄少天不想听话了,他抓起旁边的人的杯子,一口喝掉。


是郑轩的杯子,被抢了杯子的人一脸亚历山大:“诶,你们在较什么劲呢……”


黄少天放下杯子,看向喻文州,挑衅般地说:“我偏要。”


喻文州就微笑了:“那好啊。”


他酒量不好,又很多年没碰过酒精,很快就醉了。


喻文州送他回宿舍,把他带到浴室冲澡,他靠在他的身上吻他,他们衣服都没脱,花洒的水直接浇下来,身上湿透了,却顾不上地接吻,浴室里热气蒸腾,身体又迟钝又敏感,进去了之后才感到痛得无法忍受,喻文州把他按在洗脸池上,从背后问他:“刚才你在想什么。”


他声音很平静,不像喝过酒。


“魏老大,我是……他带进……蓝雨的。”黄少天老老实实地回答着,又感到酒气上涌,一阵晕眩。


喻文州嗯了一声,抽动了几下,黄少天喘着气说:“等一下,痛,等等……”


喻文州说:“魏琛连输给我三局,你是不是不开心?”


黄少天很诚实地说:“当时是的……今天就想,要是他在……就好了。”


喻文州笑了:“他在,还有我吗?”


“为什么不会,”黄少天努力地回头,想要抚摸他的脸,“你这么年轻,魏老大已经退役了……”他低着头说:“我希望他能留在蓝雨……”


“他不喜欢我,如果他在,我难出头得多,更不要想像现在这样干你,毕竟他很宝贝你。”他又说:“我刚才叫你不要喝酒,为什么不听话?”


他从来不说粗鲁的话,但现在他很平静地说:“我想干你的小洞,射满你的嘴,操你操到哭不出来。”他靠近黄少天的耳朵,恶作剧般地说:“魏琛也想这么干。”


黄少天脑子一嗡,继而头疼欲裂,下意识地否认:“胡说!不要侮辱我和他!”


他的心绞痛起来,喻文州对于他不听话的惩罚,只需要一句话。


他意识有些模糊,那个晚上他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不清楚喻文州说了什么,只记得他被他不断地穿刺着,他开始很痛,后来并不痛了又很舒服,即使他心里难过身体还是很诚实,他们交往的第三年,一切都很熟悉,喻文州没什么控制不好的,何况只是一个人的身体。


他们做了一次之后又到床上,喻文州正面做了他一次,后来又把他抱到电脑边做,又叫他给他含着射到他嘴里,他不记得细节,只记得反反复复的进进出出,锋利的肉刃,灼热的吻,电流一样的快感,湿滑的粘液沾染了两人的身体,无边的情欲如灭顶的潮水。


那夜的喻文州凶狠地不像他,他平时一直是缺乏一些热情的人,但那个晚上他的热情被什么彻底点燃了。


黄少天最后什么都射不出来,昏倒在他的怀里。






至少有一点他们都不会变。


他们都爱蓝雨。






夏休期到来之后战队放假,黄少天去上了暑期集中的补习班,他已经上两年了,周末也会上课,喻文州给他安排的,他们已经交往这么久了,无谓的抗争没有用,他懒得再争了,反正喻文州总是赢到最后。


喻文州后来要他和他一起晨跑,黄少天想要睡懒觉,喻文州站在他床头对他说:“运动服已经买好了,鞋子也买了新的慢跑鞋,是你喜欢的颜色,来试试。”


黄少天挣扎了一会,又挣扎了一会,最后起床,和他出去跑步。


荣耀论坛上还会有乱七八糟的投票,今年的最想交往男性得主依然是喻文州,他今年是冠军队队长,理所当然地蝉联了此项投票的冠军。


第二名是轮回战队的周泽楷,轮回战队六赛季打入季后赛,周泽楷表现亮眼,当然他的长相更亮眼,入选理由是:帅,被嫌弃的理由是:太帅了不可靠。


还有一个更乱七八糟的投票,GAY最想交往的对象,非常意外的,第一名是微草队长王杰希。当选理由由于涉及和谐字眼被屏蔽,只显示出一条正常的理由:感觉是很严厉但会对喜欢的人格外宠溺的类型。


这个基对象投票黄少天依然排名十名之外,被嫌弃的理由是:感觉是直男。


啊,女人嫌我是基佬,基佬嫌我是直男,我是个什么设定,这么说来我全明星那些票都是谁投的,女人和基佬都不想和我交往,莫非只有直男和传说中的亲妈粉爱我……黄少天不理解,同样不理解的是,拿到冠军的蓝雨整个六赛季都依然没有招到妹子。


七赛季来临,蓝雨整装待发,目标是下一个冠军。


黄少天心情不太好,和嘉世比赛的时候叶修看出来了,问他怎么了。


“没有啊,”黄少天否认,叶修看了他半天,他又说:“请我喝可乐,我好想喝。”


叶修就给他买了一箱,黄少天站在超市外一口气灌了两瓶,才松口气:“好久没喝了,太棒了!叶秋你真好!”


“你那感觉就跟我一天没抽烟似的,”叶修边说边点烟:“手残虐待你了?”


“没有啊,我们队长都是为我好,碳酸饮料本来就对身体不好。”


“靠,吸烟还有害健康呢,你看哥不是好好的。”


“谁和你比呀,我……”黄少天停下话语,又说:“叶秋,你这样挺好的。”


“哦哟,剑圣大大居然会说我这样的大烟枪日子挺好的?你不也挺好,天天秀恩爱,微博还发晨跑,和手残一起的吧?”


“……我想睡懒觉,我就想睡到自然醒太阳晒屁股你懂不懂啊懂不懂……”


叶修不理解他是什么反应,就说:“那就睡呗,多大点事。”


黄少天没说话,叶修把手搭在他脖子上:“你已经达到哥三分之一的成就了,还不开心点,虽然你很快只有四分之一成就了。”


黄少天反应过来他是说嘉世今年要夺冠,马上还击:“又讲大话,去年还不是蓝雨手下败将,赛场上见啊!先来PKPK两把怎样!”


但嘉世七赛季成绩不好,排名下滑厉害,季后赛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蓝雨止步四强,被微草淘汰。


“来年再战吧。”喻文州很礼貌地和王杰希握手。


“你们已经表现得很好了,”王杰希少见地话锋犀利:“但我们表现地更好。”


握手之后,双方队员擦肩而过。


之后微草击败百花,成为拥有两个冠军的战队,仅次于嘉世,也因此,他们被中断的第六赛季冠军更加令人惋惜。


两家俱乐部在六赛季结束时就结下了仇,特别是网游里两家工会的玩家战成一团,战况史无前例。现在自然更加矛盾激化,弄到荣耀论坛上微草和蓝雨都不能相提并论,否则粉黑大战瞬间翻十页,成为流量宝。


最后是和喻文州,他们交往三年四个月又二十天,对彼此熟悉,黄少天一切顺从他的安排,因为他都是对的。


“但是我不想再继续了。”夏休期到来的时候,黄少天到他的宿舍里对他认真地说道。


喻文州正在看文件,听到他的话抬起头,“什么?”


“我意思是,我们分开一段时间。”黄少天清楚地说了出来。


“为什么?”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事情,“我对你不够好吗?”


“不是,”黄少天望着他说道:“我做不到你想要的样子,也不想勉强自己了,我勉强自己很久,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就笑了:“你在干什么,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分手是为了被挽留?”他靠坐到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问他:“你真的想要和我分手?”


黄少天点头,他迟疑了一会,还是问道:“你爱我吗?”


喻文州也看了他一会,他说了三个字。


黄少天心想这果然是他会给他的答案。


他说:别闹了。


“你难道觉得我对你的安排都在害你吗,你分不清什么才是对你好吗?如果你理解不了我对你的苦心,”喻文州停顿了一会,说:“那就没什么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他说得很冷静,好像提出的是他一样。


喻文州又说:“没人比我更适合你,你一定会后悔。”


“或许吧,”黄少天说:“但这已经不关你的事了。”


他爱的时候,他的一切都很完美,决定放弃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次抽身离去。


黄少天做这个决定花了很久,他以为喻文州会阻止,但实际上并没有,事情比他想象的顺利,回宿舍的时候甚至心情有些雀跃,心想我自由了,去他妈的秋葵牛奶晨跑上课没收手机吧!


他很过了几天悠闲的生活,包括胡吃海塞了一大堆垃圾食品和没日没夜地刷游戏,最后发现有点闲得难受,他很怕有种叫失恋后遗症的东西突然之间降临,马上决定找点事做,他开始做清洁,大扫除,最后发现有一个很久没开的柜子下层有很多积了灰的旧物。


他把灰扫了扫,拖出来,发现是一些很久以前的公仔。


是他们十五岁的时候,还是蓝雨训练营学员的时候一起去游乐场抓的,有基里连科哆啦A梦甜甜起司猫趴趴熊,很多只,鼓鼓的,毛绒绒的,团在一起,七零八落,脏兮兮地很旧。


他决定把它们全部丢掉。


黄少天吃力地抱着这些公仔出门,正好碰到于锋。


“黄少要帮忙吗?”于锋很热心地问他。


“好啊,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太多了,抱不下。”当时他们是两个人抱回来的,一个人抱出去,自然很难抱下。


于锋就接过来,也抱了一怀,“黄少你拿这么多公仔干什么啊?挺久的了吧,颜色都褪了。”


黄少天抱着剩下的公仔,边走边说:“丢掉,你帮我一起丢到外面垃圾站去,丢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到了。”


两人抱着一大堆公仔走出蓝雨,路上人来人往,两个大男人这样的画风在G市街头还是很奇特的。


于锋问:“这算什么,该不会是那个那个吧。”


黄少天嗯一声:“就是失恋啊,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我失恋了就要出家吗,不可能的!”


于锋心想没人说要你出家啊你怎么突然扯到出家,再说我大蓝雨本来就是和尚庙,我来蓝雨之后连女朋友都分掉了……


走了一会走到最近的垃圾站,还好没有其他人,两人把公仔们全丢进去,那些可爱的娃娃躺得横七竖八地在各色生活垃圾里望着他两,样子有些可怜。


一只黄色的柯基尤其可怜,翻倒在那堆娃娃里,它本来就最脏,还倒着栽在垃圾场里,黄少天以前最喜欢它,摸得最多,所以它看上去最旧。


当时为了想抓它可是想了很久很久,到手时也很喜欢很喜欢,可是过几年之后,就完全忘记它了,把它塞进柜子里,最后丢弃,似乎连当初有多喜欢的心情都不记得了。


他突然就哭了。


于锋吓了一跳,“黄少你怎么了。”


“别理我,我自己要丢的。”黄少天捂住眼睛,“你别看我别看我。”


于锋只好别过头不看,过一会嘴里安慰道:“黄少,没事的,失恋而已,过阵子就会好,你这么帅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呀。”


黄少天没理他,他哭得喘不过气。


你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不想再要了。








喻黄册完



评论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