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鱼的报恩3-4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吊在车尾上的鱼3



就算你怕,晚上还是要来的,黄少天在魏琛房里呆到快十点,魏琛就赶他回去了,“十点熄灯睡觉,是训练营的死规定!”


黄少天不肯:“喻文州是个妖怪啊!”


魏琛语重心长:“我知你对他有意见,但这样讲他不好吧,你们目前应该是学员好朋友。”


“谁要和妖怪做好朋友!”


“他是人啊!”


“他是妖怪,脸有这么大……”


魏琛把他从床上轰下来,“好这么大,快去睡觉吧!”


黄少天没办法,只好回宿舍,他小心地走到宿舍门口,推开一条缝,看里面的情景。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手机,人模人样。


黄少天磨磨蹭蹭地进去,刻意降低自己存在感。


喻文州抬头说:“你回来了,少天。”


黄少天说:“我回来了,妖怪。”


喻文州看自己,“没有啊,我现在是人。”


“好,保持住。”黄少天钻到洗手间,赶快冲澡。


深呼吸,妖怪并不可怕啊,他现在是人形,以前的喻文州不也是这样的吗,不能因为看到了他的本体就如此惊吓,太不淡定了,要知道他只是来打荣耀的,很好,黄少天,你做得到的,淡定!


黄少天冲完澡,穿好睡衣,走出洗手间。


喻文州还坐在床上看手机,边泡脚。


黄少天忍不住说:“你十几岁就有这样老年人的……”


妈呀看到什么了啊,喻文州泡的根本不是脚而是鱼尾巴好吗!桶里只有一根鱼尾巴,连着小腿。


喻文州很诚实:“反正你都把我看光了,我在你面前也不忌讳了。”


“谁要看光你啊!”


“不泡泡水总是不舒服呢。”




黄少天惊吓过度也很淡定了:“你是美人鱼吗。”


喻文州摇头,说:“桶太小了,不然是想把下半身全变成鱼。”又郑重地说:“我是锦鲤,不是美人鱼,不要搞错我的物种,下次弄错我会生气。”


黄少天说:“哦。”坐到自己床上说:“你好可怕。”


喻文州歪着头,说:“会吗?”


黄少天点头,说:“答应我,在我面前保持住人形,如果真的保持不住,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有所心理准备,好吗。”


喻文州点头,说:“我要变鱼了。”


黄少天适时地闭上眼睛。


眼不见为净。


他闭着眼睛躺到床上,摸索到被子,拉住盖好,“睡觉了,妖怪。”


喻文州说:“下次别叫我妖怪,被外人听到了会害怕的。”


“哦,反正没人相信。”


“难说,万一碰到懂的,会很麻烦。”


黄少天说:“你现在是鱼还是人?”


喻文州说:“鱼。”


黄少天说:“你先变回人行吗,我想上厕所,闭着眼睛看不到。”


喻文州不以为然:“怕什么啊,你难道没见过大鱼?海洋馆没见过菜市场总见过吧。”


“我没见过大鱼躺在对面床上睡觉,好可怕。”


“怕什么啊,我对面床上躺着人睡觉呢,人还吃鱼呢,我都没觉得害怕。”


“少啰嗦!快变成人!不然把你吃掉!上半身炖汤下半身红烧头做成剁椒鱼头尾巴做成清蒸鱼尾鱼鳍做鱼翅啊!”


“放什么嘴炮嘛你看我一眼都不敢,好好好,我变成人了。”


黄少天慢慢睁开眼睛,一眼看见一只脸盘那么大的鱼头,在自己脸的正上方。


鱼说:“呵呵,你真好骗,上当了吧。”


黄少天说:“啊!!!!!!!!!!!!”就吓哭了。


喻文州吓了一跳,赶快变成人,“喂,我和你逗着玩的。”


黄少天一把抓住被子蒙住头,哭着说:“吓死人了我要回家,荣耀真的不是一个人玩的游戏!”


吊在车尾上的鱼4



周末的时候喻文州回家了,他家住在G市凤凰山下。


喻爸爸很有改造天分,不仅把院子里的游泳池挖得又深又广,还弄了循环水系统联通到房子里,两间卧室干脆都是大水池,家里布置像个水族馆,喻妈妈还细心地摆了珊瑚种了水草,还有小星星装饰。


喻文州在玄关脱掉鞋子放下书包,变成鱼跳进大厅的池子中。


喻妈妈正在厨房,回头问他:“这周在蓝雨还开心吗。”


喻文州游了一圈,说:“开心。”


“交到朋友了吗?”


“……我是去打荣耀的,不是去交朋友的。”


“小喻朋友那么少,妈妈也希望你和同龄人或者同龄鱼或者同龄妖多玩玩呀。”


“和我同龄的鱼基本也都是妖了。”喻文州说:“这周有人看到我本体了。”


“哎呀?”喻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是可爱的女孩子还是磨人的小妖精?”


喻爸爸从游泳池游进来,说:“他都说是有‘人’了。”


喻妈妈有点失望:“人哦,小喻喜欢都是一样的,什么时候带回家,娶就娶啦,我也早点抱孙子。”


喻文州吐出一串泡泡,说:“才不要。”就游走了。


喻妈妈说:“诶?什么意思?”


喻爸爸说:“别理他,中二期呢不喜欢和我们讲心事,”又提高声音说:“别在蓝雨惹事。”


喻文州游回来说:“没惹事。”又说:“不过就是欺负了一个小天才,谁叫他看到我本体了。”


喻妈妈吃惊地说:“什么,你欺负人家了?是可爱的女孩子吗?”


喻文州想了一下:“还算有点可爱吧,特别是哭起来。”


喻妈妈更吃惊了:“什么,你把人家弄哭了?太不应该了!”


喻文州在水里边游边说:“他对我放嘴炮,我就爬到他床上,把他弄哭了。”


由于水的声音传导性随着水波有点差异,喻爸爸和喻妈妈只听到了,“炮”、“床上”、“弄哭”……


喻爸爸说:“这还得了!喻文州你给我回来!给我说清楚!”


喻妈妈说:“我的小喻终于长大了~”


同时,黄少天也周末回家了,他家在G市白云湖边。


一回家他就重重地跌倒在床上,不想起来。


天天担惊受怕,晚上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都是那张脸盆大的鱼脸,精神都要衰弱了……


黄妈妈上来叫他:“天天宝来吃饭。”


黄少天动不了:“我好累。”


黄妈妈坐到他身边:“天天宝训练很辛苦啊?早知道就不去蓝雨了,跟你爸爸做做生意多好。”


黄少天把头转到一边:“不是训练辛苦啊,是心累。”


黄妈妈更心疼了:“天天宝压力太大啊?不想去就不去,没关系。”


黄少天说:“不是啦,你别瞎猜,是我不喜欢我室友。”


黄妈妈说:“不喜欢就换啊,周一我跟你去蓝雨。”


黄少天爬起来说:“说好啦!”


周一,喻妈妈带着喻文州到蓝雨,“小喻啊,别怕,妈妈给你做主,哪个孩子看到你了?”


喻文州嘟嘴,“好烦啊,我不娶他的。”


喻妈妈说:“妈妈是为你好啊不要嫌我烦。”


喻文州说:“我不是说你啦,是他好烦的。”


喻妈妈说:“你这孩子,都把人家弄到床上弄哭了还说人家烦,妈妈不爱你了。”


黄妈妈带着黄少天到蓝雨,“天天乖,谁欺负你了!还得了!姓魏的当时怎么保证的,我的宝贝天天怎么能被人欺负!”


黄少天说:“别找魏老大麻烦!只要把我那个室友换掉就可以了。”


黄妈妈说:“天天宝告诉妈妈那孩子坏在哪里,妈妈马上去换!打不死他!”


黄少天说:“他吓我!他特别可怕!”


黄妈妈说:“天天宝别怕,妈妈揍他!”


喻妈妈和喻文州从左边上楼梯,黄妈妈和黄少天从右边上楼梯,两对母子越走越近,最后在宿舍门口碰到了。


黄少天一把抱住黄妈妈:“就是这个人!”


喻文州淡定说:“少天好,阿姨好。”


黄妈妈一看,这孩子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斯斯文文清清秀秀品学兼优学霸脸,完全不是会欺负人的那种长相啊。


喻妈妈也反应过来了,原来我家小喻的室友就是他啊,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呀。


黄少天说:“喻文州你够了,你还把你妈妈喊过来,妖怪!妖怪!”


喻妈妈也是清清秀秀温温柔柔贤良淑德贵妇脸,属于青春期少女会膜拜为人生导师的长相身材,哪里是妖怪啊。


黄妈妈听不下去了,“天天宝,怎么这样没礼貌,说人家是妖怪呢!”


喻妈妈明白了几分:“不要紧,都是孩子嘛,孩子们住在一起是缘分哦。”


黄少天说:“谁要和妖怪有缘分啊!”


喻文州说:“呵呵,我妈你都见到了。”


黄少天说:“啊啊啊妈妈我不要嫁他他好可怕!”


黄妈妈拿他没办法:“什么乱七八糟啊!”


喻妈妈说:“孩子还小呀,时间相处长了就好了,我家小喻虽然有时候爱玩,但是个有担当的男孩子,不会放着不管的。”


黄妈妈说:“我家天天宝说他室友欺负他,你们现在几个人住一间,欺负他的室友是哪个?”


喻文州指自己:“怪我咯。”



评论

热度(521)

  1. ウサギさん🐰焦糖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2. 烦烦的小头绳焦糖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