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刘黄册 五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飞刀剑归队回微草   双剑客绯闻惊众人 



回到酒店的时候,刘小别一眼看到在大堂里的黄少天,对方一见他就跑过来:“你跑哪去了啊!”


“出门逛逛呗,你总不会以为我这么大个人会丢了吧。”刘小别说道。


黄少天说:“小卢回来说你要去什么什么地方玩,我跟你讲,G市有些地方不能乱去啊,有的女人搞了你要吃大亏的,后面有黑社会势力,就是给你下仙人跳,还有些女人睡了是要你花大笔钱的……”


刘小别叫道:“卢瀚文到底说了什么啊!”


黄少天说:“那你为什么不让小卢陪你PK啊,你不是说无聊吗,”他这时候看到刘小别手里的袋子了,“你自己逛街何必呢,叫小卢陪你一起呀,他眼光超好我才叫他陪你,哇你买了这么多,这个牌子好像小卢也穿的……”


刘小别看他的侧脸,不说话。


黄少天又说:“你到底去哪里了,没有去那些那些地方吧?你在G市我就要对你负责任,你老实跟我讲!”
刘小别说:“狂犬疫苗哪里不能打,我留在G市你觉得我是为了搞女人?”


黄少天说:“那是为了……”


“你。”


黄少天惊讶地看着他。


“和我PK。”刘小别终于说出了口,“黄少天前辈。”但他发誓绝对只说这一次。


**
晚上的蓝雨训练室很安静,怕惊动队长所以没开灯,只开了两台电脑。


空气里有些清新剂的香气,很浅淡的暗香,仔细闻的时候又闻不到了。


人心浮动,却不浮躁。


“我说,是不是剑系都喜欢找人PK啊,”黄少天回头看刘小别:“带你来蓝雨训练室的事别告诉你们王队哦,他都没来过。”


刘小别点头,电脑屏幕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照得他的脸非常白,眉眼褪去了些锐利,眉心还是有些痕迹,他总是不自觉地微微皱眉,一脸不高兴,不耐烦,冷冷的疏离。


其实还是个少年人啊,黄少天想,不可爱的后辈,也还是后辈,需要前辈指点,就算他是宿敌方的主力,但谁叫我是剑圣呢。


荣耀,就是这样一辈一辈地传下去的吧,不管哪支战队,不管什么关系。


王杰希你可欠了我一个巨大的人情啊。


黄少天的手指放在键盘上,舒了口气,“开始吧。”


第二天的早上,刘小别睡了很迟,他平时生活很有规律,那天却睡得沉得醒不过来。


不光是因为昨天晚上PK地太迟,也是因为他长久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虽然他没有在剑圣手下讨到便宜,不过,却很放松。
他很喜欢荣耀,从十四岁开始,飞刀剑是他的自己的号,喜欢剑客的人都不坏,光明磊落,坦荡无畏。


睡梦中舒展眉头,嘴角微笑,不过,没人看到罢了。


他之前订的下午机票,中午吃饭之前去打针,他自己去的,给他打第三针的医生也是前天晚上给他打第一针的那位,问他:“你真的晕针?”


刘小别摇头,“怎么可能。”


医生说:“喜欢那个人?”


刘小别又摇头:“怎么可能。”


医生说:“我知道了,希望他记住你。”


刘小别还是摇头,“已经不需要了。”


打完针又逛了逛回到酒店,准备收拾东西退房了,黄少天打电话给他,说要请他吃饭,为他践行,送他去机场。


他说好。


黄少天很快就到他房间来了,一个人来的。


黄少天眼下有点黑眼圈,揉着眼睛说:“昨晚睡得太晚就这样了,你还好,都看不出什么,果然年轻。”


刘小别说:“我也睡懒觉了,针打过了,医生说回B市过两周还要继续打一针,过一个月再打一针,那狗本来就是家养应该没问题,不放心才打疫苗,肯定没事。”


黄少天还是不放心:“你一定要打啊,千万别忘了,万一出什么岔子就坏了,那天都是我不好。”


刘小别说:“我也觉得我有可能忘,要不你打电话提醒我?”


黄少天点头:“好,我定个定时提醒,打电话提醒你,QQ上也提醒,这是大事,千万不能忘!”


刘小别笑了。


黄少天说:“你笑起来挺好看啊,帅哥。”


刘小别马上就不笑了,“现在你记住我是谁了吗。”


黄少天就笑,“你叫我一声黄少天前辈我就告诉你。”


“想得美。”B市男人自带嘲讽技能,刘小别指着桌上的牛皮纸袋:“我刚出门买了糖炒栗子回来,味道和B市的差不多,你吃不吃?”


黄少天拿起一颗,边剥边说:“我吃这个吃得少,剥着麻烦,B市糖炒栗子我还没吃过呢,听说有一家很好吃。”


“对,那家离俱乐部很近,特别糯,又甜,小袁他们都喜欢,不过我不喜欢。”


“那你还买栗子,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


“你不是喜欢甜的吗。”


“这是买给我的?”


“不吃拉倒。”


“剑圣陪练一晚上就给一包糖炒栗子,B市男人为什么都这么小气呢。”


“你还想要什么?”


“别突然这么认真地看我,吓人!”黄少天吃着栗子,又说:“说起来,你们队长还欠我一包糖炒栗子呢,什么时候我去B市得他买给我一包,才能真的扯平。”


刘小别也剥了一个,他并不知道王杰希年轻时的事情,随口说:“为什么要队长买,他太忙了不一定有空,我帮他买了请你行吗?”


“哎,不是这个意思啦。”黄少天笑笑地说:“我也不是非要不可,栗子剥起来费劲。”


刘小别说:“我不喜欢吃甜的。”说着把手里拨好的栗子递给黄少天,“别浪费了。”


黄少天不客气地接过来塞进嘴里,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挺甜的啦。”



两人在机场吃了简餐,刘小别过安检前黄少天说:“我就送到这哦,下次比赛见。”


刘小别说:“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


“有想法是好的,但是盲目的想法可是会严重打击你的自信呀。”黄少天说:“我可是剑圣。”


三个小时后,刘小别回到B市,上飞机时还只穿了一件衬衫,下飞机就得加衣服了,到底是南北两地相隔千里。


接下来他还得继续训练,比赛,挑战目标依然是打败剑圣,床头贴着黄少天的海报,墙壁上的是黄少天语录,嗯嗯,满墙的垃圾话,也只有他能每天对着睡着了。


九赛季的比赛还在继续,他要做的还有很多,不过他的队友们发现他们的剑客有点异常了。


比如,柳非看到刘小别拿着一本粤语速成九百句,一个B市儿化音的人学什么雷猴啊!


比如,周烨柏看到刘小别拿着手机对着看,问题手机还是锁屏状态,看样子像在等信息……


比如,袁柏清看到刘小别从传达室收了很多快递包裹,打开都是零食补品,发货地址是G市,更准确一点说,是蓝雨。


更可怕的是,刘小别现在竟然每天至少笑一次,心情大好的状态。


这这这,是恋爱了?


大家虽然拿梦中男神开玩笑,但都知道,蓝雨的卢瀚文喜欢追着刘小别要PK,全明星还指名道姓点他出战,职业群里天天隔空对他喊话,一口一个刘小别前辈又软又甜,刘小别还在与蓝雨的比赛后特地留了两天才回B市……但卢瀚文是个男孩子,更重要是才十四岁!什么概念,还没发育吧!禽兽啊刘小别同志!


微草战队看起来严肃正经,也有活泼八卦的一面,刘小别的绯闻很快传到了王队长耳朵里。


在微草,谈恋爱没有蓝雨那么敏感,但也必须报备给队长。


王杰希认为事态严重,把刘小别喊到他办公室,问他:“小刘,你最近心情很好?”


刘小别不隐瞒:“还好吧。”


王杰希说:“这个事儿由我来说其实也不怎么合适,本来处朋友这种事我也不反对,但是……”他停了一下,说:“希望你能想清楚,毕竟这种事和男女正经谈恋爱有些不同。”


刘小别有点纳闷,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王杰希说:“我希望你明白,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阻力比你想象中大得多,要考虑的方方面面也更多,”他又强调:“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是个未成年,他的将来是很难讲的,而你是成年人,不能一时冲动,你如果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就把他的未来强行更改,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刘小别不解:“这是在……说什么?”


“你在G市时我给你打电话,我听到卢瀚文的声音,他陪你吃饭,你留在G市就是为了他吧,结合这段时间你的表现,和队员们反应的问题,”王杰希直截了当地说:“你是不是和卢瀚文在一起?”


“没有,我怎么会对十四岁小破孩感兴趣?!”刘小别一口否认。


王杰希看着他,“真的?”


“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不是卢瀚文,”刘小别停顿了一下,说:“是黄少天。”






刘黄册完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