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三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众目睽纸飞机传情 三人行电灯胆无心




除了比赛主场客场季后赛全明星,作为战队队长也是有其他见面机会的。

比如现在,联盟开会。

主题是讨论万恶的叶修各种扰乱网游秩序打扰各家工会正常活动扰乱各个俱乐部经营活动,成为联盟公敌该如何应对。

蓝雨的正副队长都来了,喻文州深得冯主席喜爱,被拉到前排就坐,黄少天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玩手机,这种会议本来他还有兴趣痛诉叶修暴行,但冯主席事先就声明不许他发言,只能听别人说话对剑圣来说太悲惨了,他只觉得特别枯燥后悔,当时怎么就想不开来参加叶修批斗会啊!

最后一排还坐着轮回队长周泽楷。

本来会议安排各家队长都要发言,研究对策,但由于周队长的特殊性,轮回战队的这个任务交给了江副队。

冯主席在台上慷慨激昂地发言,扩音器将他的声音传达到会场的每个角落,黄少天有种自己回到初中年代的错觉。

上学对他而言是很久远的事了,初中毕业后就来蓝雨打职业的黄少天虽然后来也上过成人再教育班,但那种性质并不严肃,而且主讲老师也没有冯主席这么真情实感愤恨溢于言表。

“痛心啊!我痛心!他一个人,带一支临时组建的新人队,打得你们这些职业选手乱七八糟,难过啊!我难过!荣耀的网游秩序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冯主席用手点讲台,激动地发表演说。

黄少天觉得打就是啦,现在问题不是打不过,是大家不是一个俱乐部不同心协力,大家不是一个网游公会总想着捞点自己工会的好处,这才被叶修钻了空子,当然叶修本人没节操没下限不要脸是个嘲讽T就不用找理由开脱了……他正想着,突然眼角看到有东西飞过来。

一只白色的纸飞机歪歪斜斜地掉落在他的桌上。

谁这么无聊啊,他回过头,看到隔了一条走道和几个座位的周泽楷对他抱歉地笑了笑。

竟然把会议记录的本子撕下来折小飞机,周枪王你也是幼稚地没谁了……黄少天不禁想起自己的初中时代,碰到无聊的英语课,他也会在英语课本上写吐槽的废话,把作业本的纸扯下来折小飞机撩妹,啊,多少年前的少年时代了,年轻多好。

黄少天前辈心有感慨,伸手把纸飞机摊开,果然是联盟定制的笔记本的纸,上面还有荣耀LOGO,他拿起笔写道:小周认真听讲。

他写完之后,把纸重新折回飞机,往周泽楷那边瞄了瞄,把飞机飞了回去。

周泽楷正在假装听课,飞机晃晃悠悠地飞到他的桌上,停下来。

周泽楷表情疑惑地拿起飞机,转头看黄少天。

后者对他点头,指飞机。

周泽楷低头看纸上似乎有字,摊开一看,里面写着一行丑丑的字:小周认真听讲。

呵呵。

周泽楷在心底笑了笑,拿起笔在字旁边画了一个Q版的简笔画小人。

实在是非常的简笔画,两条横线表示眼睛,几条斜线表示刘海——他有很长的斜刘海,作为联盟的脸面他常需要拍各种宣传海报,联盟其他选手都难得有这么长的刘海,毕竟可能会挡到眼睛不方便——再画了一个小小的身体,大概是1.5的头身比,上面再画一行ZZZZZ。

他画好之后,又折回飞机,朝黄少天扔了过去。

黄少天没想到他又把飞机传回来了,本来就是撩他玩,对方不是以羞涩沉默作为人设的联盟第一帅吗,怎么竟然回应了。

他打开纸飞机,看到自己的字旁边画的简笔画小人,这么长的刘海必然只会是装逼大神周枪王啊,横线是眼睛,一定是表示睁不开眼,还ZZZZZ是表示睡着了吧,原来他是想说,无聊地都要睡着了……

黄少天笑了。

这个小周,不说话的后辈。

黄少天在画下面写道:我也是,本来坐三个小时飞机来已经很累了,还不要我发言,手机也快没电了TVT。

又折回纸飞机,趁冯主席一个低头看稿的时机,丢给周泽楷。

周泽楷抬手接住,他摊开纸,咬着笔想了想,又低头画起来。

黄少天很快又接到飞回来的小飞机,周泽楷又画了一个简笔画,一个弯弯的月亮下一个小人在睡觉,闭着眼睛ZZZZZ,身体处只画了一个半圆形的被窝,小人的脸圆圆的,嘴的部分是条弯弯的上挑的弧线,弧线结尾处还有一个小尖角。

好吧,这一定是虎牙的意思,是画的我,意思大概是叫我晚上好好睡觉休息做个会笑的美梦。

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有了江波涛般的理解力,自己都要佩服自己起来了呢!

他又写:谢谢小周,你也是,冯主席讲得好激动啊,叶修要是知道他让我们这么兴师动众所有战队队长都集中起来为他开会一定更加得意到不要脸,其实我觉得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呐,大家齐心起来就OK!

他折好飞机,趁冯主席一个侧脸,丢回去。

冯主席却用眼角看到了,咳嗽两声,“各位队长们打起精神来!不要开小差!”

黄少天吐吐舌头,对周泽楷笑。

周泽楷回一个笑,帅得他小心脏扑通扑通跳。

真是的,明明困得都要睡着了,被他电一下又清醒了。

周泽楷在纸上继续画,画好再折飞机。

枪王并不像剑圣那么找机会,也不是机会主义者的风格,大大方方地,坦坦荡荡地,像课间十分钟的娱乐一样,当着冯主席的面,将纸飞机扔回去。

周泽楷,无解。

冯主席像没看到一样,继续演说。

赤裸裸的双标!

黄少天心内腹诽,长得帅了不起吗!恃宠而骄!他打开飞机,这次周泽楷画的是两个简笔画Q版小人,五官统统省略,一个人手里拿着剑,一个人双手拿着枪。

显然是我们两人嘛!黄少天写道:小周也赞同我的想法吧!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合作,一定打叶修晶晶亮透心凉!下次小周什么时候上线敲我,我们联手打兴欣!

折飞机,准备发挥机会主义风格找空挡,打算再扔回去。

冯主席做完演讲,说:“下面各个战队发言,文州,你先来。”说着带头鼓掌。

喻文州走上台,面带微笑地对着台下。

黄少天给自己队长面子,用力鼓掌。

掌声之后,喻队长发言。

文州是自己人不要紧,黄少天想着,当着喻文州的面,在他自家队长的视线瞩目中,把飞机朝轮回队长飞过去。

他很快就收到周泽楷的回答,对方画了一个握手的图案,旁边又画了一个爱心的图案。

黄少天推测他的意思是:好,开心。

他写道:我也开心。这个时候黄少天有点暗搓搓的刁难想法了,如果我写复杂的话,周泽楷要怎么画呢,他写道:上次我去S市做活动的时候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摔倒了,小周真是眼明手快,平时常做运动吧。

他折飞机,准备扔回去。

这时喻文州讲完了,虽然黄少天并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大家的掌声证明他讲的一定很精彩。

黄少天放下飞机,鼓掌,接着东道主微草战队的队长王杰希发言。

王杰希站在讲台上,扶了一下话筒,开始说话,和喻文州广普口音不同,他每一个字都很吐字清晰,字正腔圆,且声线低沉。

他不是自己人,给他个面子就听听吧,黄少天没丢飞机,听王杰希的发言。

王杰希说得简短,表情缺乏。

黄少天记得他少年的时候并不是这样严肃,他那时还会开玩笑说有天机眼,也会跟他说莫名其妙的梦。

其实他什么都记得。

王杰希说完之后,是轮回的发言人,江波涛。

这个是对方的自己人,黄少天想着,把纸飞机飞回去。

江波涛当然看到了,他反而笑了,还对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你们轮回从上到下都是放电风格的吗……黄少天心里吐槽,等周泽楷的回话。

周泽楷回他的是一个花儿凋谢的图案,旁边是两个坐在桌边吃饭的Q版小人,一个斜刘海一个虎牙笑脸,桌上放着一支蜡烛。

好吧,意思是一定,想感谢的话就请我吃大餐。但花谢是什么意思,黄少天想了一下,大概是,等到花儿也谢了,是指我刚才回得太慢了吧……

这个小周,很会卖萌嘛。黄少天写道:请客没问题,下次季后赛见,G市还是S市随便你选,不过就我们两个人吃饭人太少了不热闹,多叫几个人呗,热闹。

这时江波涛讲完了,换成了李轩。

趁李轩上台背对大家的时候,黄少天把飞机传回去。

这次周泽楷回得莫名地,特别慢。

过了好半天才飞回来,黄少天都等得不耐烦了,他摊开已经满了的纸,看到周泽楷画了一个斜刘海的Q版小人——在飞吻。

且不说答非所问吧,这明显是在逗我啊!

黄少天写:我生气了!

想想觉得太炸毛了,自己是前辈,赶紧划掉,想了想,重新写:我是前辈,不得无礼!

想想觉得太刻意了,自己才不在乎这一点,赶紧划掉,想了想,重新写:我问的是吃饭的事。

想想觉得太轻浮了,自己才不是随便谁都能飞吻的人,赶紧划掉,想了想,重新写:小周认真听讲。

他正准备扔回去,冯主席上台说:“谢谢刚才各位队长的发言,现在请韩队长做总结发言。”

掌声热烈,但黄少天无论如何也不敢当着韩文清的面丢纸飞机啊……

憋了很多话的剑圣憋屈地将纸飞机揉成纸团,又委屈地将纸团摊开,这时他突然发现会议日程和发言顺序就印在这张纸上。

这是给各战队队长的时间表,第一个发言的:蓝雨队长,第二发言的,微草队长……总结发言的,霸图队长。

所以这是周泽楷早就知道算计好时间的吗……

黄少天不开心,他生气地瞪了周泽楷一眼。

周帅认真听课状,目不斜视。


餐厅在酒店顶楼,会议结束之后,各战队都打算去吃饭。

喻文州走过来说:“少天开会很无聊吗?”

黄少天跟他一起去等电梯,“手机都玩没电了,你说无不无聊。”

正说着,冯主席突然过来说:“文州你来一下,有个文件你来看看。”

“就来,”喻文州应道,又说:“少天你自己去吧,我看什么事,一会去找你。”

黄少天点头,喻文州回去了,他一个人等了会电梯,就等到了。

电梯空载,他走进去,摁下餐厅的楼层,电梯门慢慢合上。

有一只手挡了一下,那人还说:“幸好跟上了,不然要等很久。”进来才发现电梯里的黄少天,连忙打招呼:“啊,是黄少天前辈。”

黄少天对他点头:“邹队长。”

邹远马上说:“前辈叫我小邹或者名字都行,我是副队长不是队长,我们队长也在的。”他手里还拉着一个人。

于锋说:“黄少。”

他称呼的旧名称,口气却有些不稳,听入耳也与从前不再相同。

黄少天把头转到一边,并不理会。

队长在哪里啊!这时候电梯再来一个人吧救救我,他心里想,随便哪个谁,连叶修都可以啊!

很明显,叶修不参与这次批斗会,他肯定来不了。

电梯平稳地往上运行,就载客三人。

没人说话,在有黄少天存在的情况下,电梯里安静得能听见顶上电灯泡的嗡嗡声。

邹远多少猜到一些缘由,毕竟于锋是从蓝雨转会去的,碰到旧东家旧队长难免尴尬,他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试图缓和气氛,“开会开这么久,有点饿了。”

说吃的肯定没错。

黄少天说:“那一会多吃点,小邹正好这么瘦,怎么吃都不怕。”

邹远说:“黄少天前辈才是吃不胖的类型吧,听说G市宵夜特别有名又特别多,前辈每天吃都胖不起来呢。”

黄少天说:“谁说的。”

邹远说:“啊?”

黄少天说:“谁跟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是猪吗,至于这样挖苦别人吗,我什么时候每天吃。”

邹远说:“……对不起,前辈,我乱说的,你不要生气,”他救助地看于锋,“队长,我说错话了。”

于锋正在装作什么都听不见,这下不得不说:“是我说错了。”停了一会,又说:“黄少,你不要生气。”


评论

热度(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