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一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江波涛仗义尽人事    周泽楷迷情听天意






九赛季卫冕冠军轮回战队的新闻发布会,记者们正忙着提出刁钻的问题以博取明天的话题度,轮回主持担当的副队长江波涛左右逢源一边打太极一边表决心,说得滴水不漏。




周泽楷只用说:“嗯。”




他希望快点结束。




他知道他的恋人来看他的比赛了,赛前可能是怕影响他比赛心情吧,他没有来轮回休息室为他加油,不过赛后……怎么样都该在等他才对。




周泽楷抽空看一眼手机,没有未读信息,没有未接来电。




他在主席台的中央坐着,这里今夜此时属于最高荣耀巅峰的队长,属于他。


他却想离开,去拥抱他的年长的恋人……对面的窗口映出远处的海边露台,


路灯下有人。




他无聊,就随意地看过去。




他其实是没有想过会被人背叛的。他从来没被人背叛过,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爱他,别人等他。




张新杰将黄少天转过身,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仍然认出对方的脸。




黄少天躲闪着,立刻推开张新杰,他离开了露台,离开了他的视线。




周泽楷仍然没什么表情,不说话,手指摸到手机,直接关机,他坐在荣耀最高处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直到新闻发布会结束。




江波涛说:“队长,走啦。”




他嗯了一声,起身跟着他的队员走,到体育馆外,轮回的大巴车在外面,也有联盟方特别派来接他的车。




周泽楷一直没说话,车子沿着环海公路开。




他摇下车窗,海风立刻灌进来。




手机没有开机,不过他想,大概会有很多来自于黄少天的信息,他不想知道,大概黄少天会给他打电话,他不想听。




他把手机从车窗抛出去,月色下那小小扁扁的通讯设备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悄然地落入海中。




当时是没什么愤怒的情绪的,就是意外,太惊讶了。




过了几天才有其他情绪纠结着缠上来,他难以脱身,心神不定,轮回的庆功宴开得盛大无比,仿佛新片发布会般隆重,灿烂飞舞的闪光亮片从头顶的彩蛋里砰地一声炸出,台下欢呼声一片,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亮片撒了他一头一脸。




*


庆功会后是深夜了,周泽楷出门,打算买一个手机,大半夜的上哪买手机去,他开车开了很久,每一家手机卖场都黑着灯,他以前觉得到处都是卖手机的,怎么到想买的时候一个都用不上。




他漫无目的地开,觉得应该百度地图一下远一点的手机卖场,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想起手机丢了,不然这大半夜出去买手机干吗,没手机他就没法开百度地图,没法看自己塞得满满的信息箱,没法看自己还没来得及看的解释——或许是误会。




他后悔了。




他又开了很久的车,开到江边,觉得很累。他不想说话,想或许听两首歌能好点,他翻了一下车载CD没有想听的,又想可以手机在线播放——呃,手机丢了。




他开始想他的手机,想他的错过的解释,想黄少天,想看他的眼睛——二十多岁的人了眼神还那么天真,想听他的声音——一点也不烦,他想他可以打电话给他——呃,手机丢了。




或许江波涛有办法,他掏口袋——呃,手机丢了,没法联系他。




啊!手机丢了!还有更糟糕的事吗!




心情坏透了的联盟第一帅坐在车子里生闷气,又累又饿。




黄浦江江水滔滔,而他手机丢了,自己丢掉的,丢到大海里去了!还有更装逼更蠢的事吗!




周泽楷只好随便听听CD,他随手挑了一张塞进机子里,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出的时候他才三岁,女歌手的声音空灵清丽,音响效果很好,一声声地在车子里飘荡: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


来不及说再见


已经远离我 一光年




周泽楷没心思听歌,但听到轮回有点条件反射,倒回去又听了一遍,虽然他只上完了九年义务教育还学得特别随性也听不出歌词意境,但莫名地觉得烟火、轮回、紫微星都是充满隐喻的东西,又隐隐地觉得这个歌是讲的过去式的爱情。




莫名觉得他和黄少天真的完了。




他有点惊慌失措,想起要——手机丢了别提了。




天快亮的时候,他靠着座椅睡着了,不过他只睡了一小会,江边晨练的人们开始活动,他就醒了。




周泽楷想自己居然有在车里睡觉的一天。




他心里觉得委屈,看了眼手表,夏天天亮得早,现在才五点。




晨练的人都是中老年人,周泽楷下车活动一下筋骨,看到不远处有个白发老人在打太极拳。




他想了想,走过去。




老人看了他一眼,继续打太极。




这个年纪,不认识他太正常了。




周泽楷清清嗓子,说:“侬好。”




老人满头白发看起来绝对七十以上,可能耳朵也不大好了,大概也没听清。




周泽楷又问:“黄少天还喜欢我吗?”




老人继续打太极拳,心无旁骛,他既不认识周枪王,也不认识什么王小甜。




江水奔涌,晨练的老人在打拳,收招,起招,专心致志,旁边杵着一个木头桩子般不说话——小说用词为雕塑般俊美沉默——的大高个。




老人过了好一会,看他还没走,就说:“老好额。”




随便找个不认识的人问一下,这是日式的占卜方式,周泽楷听人说过。




周泽楷高高兴兴地回到车上,觉得这就是天意。




天色还早,他开车回轮回俱乐部,边停车边理清思路,手机再买很容易,重新补办卡就要身份证了,回来拿一趟尽快搞定这件事。




他下车回轮回大楼,江波涛在大厅里等他,一见他就喊:“跑哪里去了啊队长!又没有手机我们到处找!”




周泽楷说:“买。”




江波涛说:“哪里是再买的事啊!你有的解释呢,快想好怎么交代吧!你男朋友来找你,你把人晾一夜了!”




周泽楷说:“啊?”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楼上,黄少天从楼梯上走下来。




所以说,老人家都说,老好额,你说准不准,是不是天意!




黄少天边走边说:“搞什么啊害我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我夜里一点多才到S市,打你手机还是不开,靠我之前起码给你发了两百条短信啊!幸亏小江来接我,不然我还要迷失在S市凌晨的街头……”




周泽楷跑过去,一把抱住他。




他特别委屈地说:“手机丢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恩爱,不过他仍然说:“我解释过了,队长坐车的时候坐在车窗边,口袋太浅了,手机就滑出去掉到座位上,正准备捡的时候正好一个急刹车,窗子没关,手机就掉出车子了,正好旁边有辆车一挤,手机就飞到海里了!诶,就是这么巧的啦!黄少天前辈别生气,我敢保证我们队长绝对没有半夜出去鬼混,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很好的解释……”




黄少天把头埋在周泽楷胸前,深呼吸,然后他推开他,低声说:“你要解释的事还多着。”




周泽楷看着他舍不得移开视线,愣头愣脑地说:“我说。”




江波涛生怕自家队长说错话,他以前吃过被女朋友查岗杀个措手不及的亏,他脑子里飞快地想计划应答123打个时间差让周泽楷调整一下,万一他的队长真的昨晚因为失恋心情不好或者因为失恋一时放纵干了什么什么怎么办。他赶紧说:“等等等等!黄少天前辈等大半夜也辛苦了,不如先去吃个S市特色美食早餐——小杜!”




杜明已经跑了过来,“黄少天前辈!”星星眼,“你是我的偶像~”




剑客职业的偶像都是黄少天!




黄少天认得他,抬头看周泽楷:“行不行啊,又来了,你们轮回从上到下都是一样的放电方式吗!”




江波涛说:“向队长学习,眼睛是重点。”又说:“小杜啊,你陪前辈去吃饭,特色小吃你懂的,再出去玩一圈,开我新车……”




杜明很激动,搓手,“啊,太好了,有和偶像近距离贴身接触的机会……”




周泽楷说:“不行。”说着把黄少天拉到怀里。




江波涛拼命使眼色,“队长!队长!黄少天前辈还没吃早饭!”




周泽楷低头看黄少天,“到我家。”




杜明感到被三观刷新,为什么我的偶像抱着我的另一个偶像他们两个什么关系啊……为什么我突然感到一阵恋爱的酸腐气息……




江波涛就放弃了,尽人事听天命我不管了。





评论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