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二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黄金屋有情饮水饱 寡淡粥爱意比蜜甜



周泽楷的单身公寓就在轮回俱乐部边,地价寸土寸金,一个没结婚的单身男人住一间两百平米的房子一般来说是很空旷的,但周枪王很不走寻常路地住出了拥挤感。

进门就是衣帽间——或者说周泽楷把他的客厅当成衣帽间,黄少天看到衣服,衣服,衣服……正装区,休闲区,嘻哈区,英伦区……冬装区,夏装区……外套区,内搭区……鞋子,皮带,领带,围巾,手套分不同层次摆放,手表,戒指,耳钉,项链,墨镜等配饰有专门区域,黄少天眼花缭乱,“靠这是你家还是服装店,靠墨镜这一排这么多开眼镜店啊,靠你是要开手表展览厅吗……”

周泽楷随手带上一个墨镜,职业病一样地照镜子摆POSE。

黄少天无语。

自恋男神的另一面。

周泽楷转头看他,黄少天被他电到,真奇怪戴了墨镜还被电,不科学。

他还顺手给黄少天扣了一个墨镜,房间立刻暗下来。

黄少天抬手就把墨镜取下来了,在房间里戴墨镜不是装逼吗!

走过这个巨大的衣帽间,是卧室。

“这是什么装修风格,难道你在家只睡觉和换衣服吗!”黄少天觉得真是看透这个男人了。

周泽楷说:“不然?”

“吃饭?”黄少天启发:“你没在家吃饭过吗?你家不来客人吗?亲戚朋友之间不走动吗?你爸爸妈妈看到你买一个大房子就为了睡觉和换衣服不觉得你浪费吗?”

周泽楷笑笑,又把墨镜给黄少天扣上了。

黄少天又摘下来,“别闹,你还有很多事要解释!别嬉皮笑脸的!”

周泽楷马上不笑了,一脸高冷,“问。”

黄少天决定先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问,他找了一圈,没有椅子和沙发,唯一能坐的地方是床。

他只好坐到床上,“你说,杂志上的照片,新晋花旦是谁?”

“谁?”周泽楷还戴着墨镜,中指顶着镜框玩。

他心情很好,原来黄少天还是喜欢他的,他都不回他短信他还肯飞过来找他要解释,不是真爱是什么。

黄少天哼了一声,不满意他的答案和态度,他把随身的双肩包打开,抽出杂志摊开放他面前,“别欺负我不看娱乐新闻,这美女啊,别说你不认识。”

周泽楷看了一会,不认识,又看了一会,终于想起来了,他叔叔搞个酒会请了很多明星捧场,这小花旦一眼就瞄上他了,他不喜欢这种明显想借他上位的女人,那女人就缠着直追到停车场,投怀送抱的,估计就被哪家小报拍了吧……

周泽楷怕越描越黑,也不想说自己的家庭,直接否认,“不认识呀。”

黄少天不信,把他墨镜拽下来,不高兴地说:“拍到了啊,眼见为实!”

周泽楷借题发挥:“眼见……为实……”

黄少天不傻,马上意会到他在说自己,立刻说:“你是说那天晚上吗,误会啊,还有啊,你手机真掉到海里了?那我这几天发那么多都白发了啊?!唉,我打了那么多字诶!周泽楷你太冷漠了!”黄少天舔舔嘴唇,接着说:“那我就面对面对你解释吧,你看到的真是误会,之前你抱我那次,就是你的女粉丝纠缠你你强行扭曲性取向那次……”

周泽楷心虚,含糊地说:“哦。”

黄少天说:“那次被张新杰看到了,正好他那个时候对我有点想法,反正,这是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故事,你要不要听?”

周泽楷点头,特别认真。

黄少天打预防针,“真的很长,会讲很久,你听着会不会烦?”

一个前辈,这么可爱,看着我,还行不行了……周泽楷站起身,走过去,吻他。

不烦,你说多久都不烦,他心里想,你喜欢我吧,我也喜欢你呢。

黄少天任由他亲了一下就推开他,“等等,我正在酝酿情绪,你不要打断。”他又舔了舔嘴唇,“我好渴,有水吗?”

周泽楷眨眨眼。

“好吧,枪王家里怎么能有热水瓶、水杯这么世俗的东西,”黄少天起身决定自己去找,“但怎么连冰箱都没有,水没有饮料也没有吗,你家真的只拿来睡觉和换衣服吗……靠!这是什么!”

周泽楷家虽然没有热水瓶、水杯、冰箱等世俗的东西,却有一台自动售货机。

黄少天回头看周泽楷:“你赢了。”

他找了几个零钱,投币买了一瓶可乐,仰头灌了一大口,但他心里想,为什么我喝我男朋友家的饮料还要付钱的!

黄少天拿着可乐回到周泽楷身边,对方坐到床上——床后是他本人的巨幅海报——这个词不准确,应该是巨幅手绘周泽楷,只有上半身,脸部特写,帅得人眼睛睁不开,又酷又炫。

本人一脸迷茫地坐在床上,又乖又萌。

“周泽楷,”黄少天坐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脸,“我原谅你了。”

周泽楷对他一笑,心想我也原谅你了。

“我相信你,没有对不起我。”

我也信你。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只喜欢你一个人。”

我也是。

“你知道吗,那天我都吓傻了,我不知道张新杰突然发大招,我转身看到你,慌得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黄少天看着周泽楷,“打你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Q也不上,我就知道你生气了……我和他真是误会,因为他之前帮过我很多……”他停顿了一下,“我要开始讲故事了,希望你听完之后,还会喜欢我……”

周泽楷吻住他的嘴唇,把他直接压倒在床上。

不听了,无所谓。过去的事,谁没有呢。

重要的是,现在,是我的人。

黄少天被他吻得透不过气,周泽楷的气息包围着他,他想念他,超过任何时候。

明明他在抱他,在吻他,他却还在想念他。

黄少天回应着他的吻,他来的时候想了很多很多,打算说很多很多,可是现在他觉得,那些都用不着了。

现在他们爱着彼此,就够了。

尽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投入地太快,可是爱情不分长与短,早与晚,好与坏,只分有,或者没有。

他什么都不想说,嘴巴除了吃饭和说话——这对剑圣来说非常重要,还可以接吻。

粤语区有个词叫有情饮水饱,不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嘴唇的触碰比任何话语都更甜蜜动听,会说话有什么了不起,不会说话又有什么关系,接吻多好,不想说话了,不需要说话了。

两人在巨大的床上翻滚,接吻,手脚都恨不得长到对方身上,不知道怎样才能更靠近一些,如果这时没有肚子饿了的咕咕声的话,大概就要滚着滚着少儿不宜了吧。

黄少天推开周泽楷,“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吃东西了。”

周泽楷在他身体上方支着身体,“有饼干。”

黄少天说:“又在自动售货机里吧?”

周泽楷很真诚地点头。

“真方便哦。”黄少天嘲讽道。

不过由于他现在面色绯红,喘息微微,且衣衫凌乱,所以听起来像打情骂俏比较多。

周泽楷决定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友力,起身说:“我拿给你。”

黄少天拉住他,“不想吃饼干,请问你家有没有可以做饭的东西?算了我自己来找。”

找什么呢,他家连厨房都没有,难道你还妄想能找出一个锅子一个碗一双筷子吗,美男子和那些俗物不兼容!告诉你很多遍他只在这里睡觉和换衣服啊!黄少天在内心刷了十遍弹幕,决定下楼去买,楼下就有便利店,他不想吃饼干,他等了他大半夜,想吃点热的新鲜的东西。

黄少天很快就从楼下上来了,拎了一个大袋子,周泽楷还盘腿坐在床上——腿够长的,正把杂志撕了折纸飞机,开开心心的。

“我觉得,我可能找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黄少天说着,周泽楷的飞机从他的头上飞过去了。


他不和周少爷计较,拿出刚买的小煲,又拿出五斤装的米和冷冻好的干贝,他问:“你家有没有洗菜的地方?”

周少爷用迷蒙的眼神看着他。

黄少天放弃:“有水吗?水总有吧,不要看自动售货机!不是问那种水!”

周泽楷说:“洗手间。”

黄少天看着他,“你又赢了。”

他提着食材进洗手间,然后惊呆了。

周泽楷家的洗手间很宽敞,浴缸大设备新装修高档什么的都不提了,墙壁上是周泽楷的巨幅手绘,非常有创意,和他卧室里的正好可以拼起来——只有下半身,穿且仅穿内裤,紧绷绷的,形状一览无余……

“周泽楷你什么恶趣味!”黄少天忍无可忍地叫道:“我靠!冯主席知道他的最爱这样吗!你的女粉知道她们的男神这样吗!我看透你了!”



满屋子都是暖暖的香气,黄少天打开盖子,先盛了一碗给他,这是周泽楷家的第一个碗和第一个勺子,周泽楷觉得这个值得纪念,拿出刚买的手机拍照。

其实是忍不住想炫耀。

周泽楷放下手机,白骨瓷的碗里是煮得又软又糯的米,配着碧绿的芹菜丁,绿白相间也颇诱人,相机里的图片没实物色彩小清新,更何况实物还有香气,还有心上人的爱意,手机怎么拍的下来。

黄少天也开始吃,“靠,我快饿死了,想不到到男朋友家还要自己做饭,在厕所里洗米也是败给你了,啊好烫好烫要先吹一下,周泽楷你也要吹一下别烫到了……好吃好吃!本剑圣的一品海鲜粥帅得没谁了……喂,你觉得好吃吗,我妈教我的哦,传男不传女的黄家秘笈,连蓝雨食堂的师傅都赞过的哦……”

吃的都堵不住他的嘴,但枪王轻轻地亲一下,就止住了。

周泽楷退后,继续吃粥。

他吃过的山珍海味太多了,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昨晚饿到现在,或者真的是爱意比蜜甜,他觉得,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好吃得他都要感动了,感动得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只好亲一下吧。反正是盖过章的行动派。

黄少天用勺子敲他,“好好吃粥。”

周泽楷乖乖点头,却脸红了。

明明只是坐在床上吃粥,搞得气氛那么暧昧,黄少天心里吐槽,谁叫你家桌子都没有,诶,要是我跟我妈说我男朋友家里桌子椅子锅都没有,她会不会认为他家特别特别穷啊……会不会反对我们不让我和他在一起啊,其实不穷的,联盟第一人身家难以估计……

他咬着勺子,也脸红了。

要是能经常一起吃饭就好了,如果S市和G市隔得不是那么远的话,他有些贪心地想,要是能天天在一起就好了,我很喜欢做饭的哦。

没有烛光,没有鲜花,没有小提琴,一地的纸飞机,两人坐在床上捧着碗毫无形象地吃,愣是吃出了浪漫的情调,其间黄少天还付账投币买了两瓶可乐,两人干杯。

黄少天笑着说:“不说点什么吗?祝酒词,比如,为了庆祝和好啊,”他将可乐瓶子和他的碰了一下,“比如,为了轮回卫冕冠军啊,”他停了一下,说:“恭喜。”

周泽楷笑。

过了一会,说:“为你。”

“什么为我?”黄少天问:“为我什么?说话说完整嘛!”

周泽楷说:“可爱的你。”

黄少天愣了愣,他笑了,又碰了一下可乐,“也为可爱的你。”


评论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