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三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黄氏点唱机滴滴滴       周家贵公子啪啪啪








吃完饭,什么都不干,躺在床上聊天。




纯聊天,因为没有椅子,没有沙发。




话唠和无口聊天注定是单向,黄少天说,周泽楷嗯,黄少天再说,周泽楷再嗯,黄少天无论说了多少,周泽楷都是嗯。




黄少天说:“你是不是设置了自动回复啊?”




周泽楷凑过去亲他一下,“嗯。”




黄少天笑,“都是我说说说,你也说几句呗。”




周泽楷说:“听你说。”




黄少天说:“你不喜欢说话,那唱首歌吧,我想听歌。”




周泽楷说:“啊?”




“不难为你了,”黄少天侧躺着看着他,清清嗓子,“我开心,我想唱歌,你想听什么。”




周泽楷也侧躺着看他,不说话。




黄少天又说:“不免费唱,跟你家的自动售货机一样,投币才唱,”又清清嗓子,“黄氏点唱机,启动,滴滴滴。”




周泽楷心想你不是说投币才唱吗,我没丢钱你就自己启动了,太热情了,他就说:“指纹识别。”用大拇指轻轻地摁了一下对方的嘴唇,当启动键。




他说:“有一个歌里有轮回,听那个。”




黄少天想了想,“你是说邪教教曲《轮回队长必胜歌》?我靠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




周泽楷掰手指,“不,有轮回、眨眼、闪电……”




黄少天更加无语,“还敢说不是《轮回队长必胜歌》,眨眼放电不是你们轮回战队的风格吗!太自恋了!我靠这么直白地炫耀啊!”




周泽楷想不起来那个女歌手的歌到底叫什么,苦着脸不说话,黄少天就自顾自地先唱了:“差不多冬至一早一晚还是有雨,当初的坚持现已令你很怀疑,你最尾等到只有这枯枝,苦恋几多次悉心栽种全力灌注……”


黄少天音色不错,唱起来很好听,但唱的粤语,周泽楷并不能听懂。




但他觉得这歌挺欢快的。




两个人就面对面对躺着,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听,什么也不做,看着对方的眼睛就够了。




黄少天唱完之后说,“好听吗?我很喜欢这个歌,歌词写得很好哦。”




周泽楷说:“听不懂。”




“因为是粤语吗,文州和阿轩都完全没问题呢,那你跟我家人更沟通不了了,”黄少天说:“S市方言你也说几句。”




周泽楷想了想,“老好额。”




黄少天笑出声:“哈哈,好软啊,难怪说吴侬软语,太软了太萌了太可爱了!”




周泽楷故意卖萌,又说:“老好额。”




黄少天笑得更开心了,“好软好软,软汉子啊小周,不不,你这么软萌应该叫楷楷,楷楷,楷楷,楷楷……”




他语速很快地一连串地喊着,周泽楷只来得及回应一句:“……天天。”




“靠什么你叫我什么!”黄少天去捂他的嘴:“不许这么叫,只有三岁小孩才这么叫!本剑圣怎么能叫这么软的名字!不行不行,特别是楷楷叫的!”




两人在床上打闹了一会,都觉得累了,毕竟前一天晚上几乎彻夜未眠。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房间里也渐渐黑暗了。




衣帽间的灯没关,一直亮着,亮光透过门照出来,并不明亮,卧室的墙上,巨幅手绘的周泽楷冷酷硬气,床上,睡着的周泽楷乖顺迷人,黄少天睡在他的怀里,一脸心满意足。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干柴烈火的年纪,理应小别胜新婚,何况才闹别扭和好,居然就这么相拥着睡过去了……半夜醒了之后的周泽楷懊恼地想,我一定是太放松了。




周泽楷趴下来看黄少天的脸,窗外的城市灯火映了一些光在他的脸上,周泽楷看了一会,边看边比较,觉得他不说话比说话时好看。




并不一定非要做爱,做爱找什么人不行,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每天和不同的人做,睡觉就不一定了。




能找个一起睡觉的人更难得吧,早过了对性好奇的年龄了,射精一瞬间的快乐的确让人兴奋,但这样平静地睡在一张床上,拉着彼此的手,也不坏。




周泽楷又睡着了,并且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他醒的时候发现怀里是空的,不,反过来,他发现怀里是空的所以马上醒了。




他睁开眼睛,真的没人。




周泽楷有一瞬间以为昨天是他做的一个梦,真实的他还在昨天早上的江边的车里,想着他和黄少天完了,一切都过去了……




黄少天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早啊!我在努力地用这唯一的厨具努力地做早饭!但是好像失败了!”他又说:“你那什么表情啊,一大早瞪我干什么,还有啊,我再也不要在厕所里洗米了,再也不要把碗放在马桶盖子上了!”




周泽楷笑了,又一头倒回床上。




黄少天撇嘴:“真是个少爷,说没早饭都继续睡,你睡吧,我要走了。”




周泽楷马上爬起来:“走去哪?”




“回G市,我早上的飞机,本来打算做好爱心早餐给你,”黄少天边穿衣服边说:“但是来不及了。”




周泽楷急了,“为什么要走!”是怪我昨晚没做吗!啊现在来补来得及吗!我很行的没问题!




黄少天说:“我本来就来的时候定了回去的机票,当时只是抱着很渺茫的希望,以为你要和我分手,结果来了才知道是你手机丢了,”他停了一下,说:“我本来只是想挽回试试,给自己一天时间,”他笑,“……真不行就算了。”




周泽楷说:“别走。”




“可是我订了机票啊!浪费了不好,再说我夏休期真的有很多事,训练营招新我也要盯着,”黄少天对着镜子理头发,“下次再来找你玩,乖啊,楷楷。”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楷楷,好甜。




周泽楷却不甜,不开心。




但黄少天说的很有道理,他还是很尊重他的,只好起床穿衣洗漱,他磨磨唧唧,想耽误他的飞机,黄少天看出来了,弹一下他的额头说:“我打车走了。”




周泽楷只好火速完成,连衣服搭配都没讲究,香水都没来得及喷,就开车送他,寄希望于S市交通。




谁知今日适宜出门,S市都不堵车了,周泽楷一路送黄少天到机场,搂着他的腰上演狗血的吻别戏码。




黄少天推开他:“好了,回去给你电话,手机别再丢了。”




到这时候周泽楷反而不纠结了,点头,举手潇洒地再见。




黄少天未免有点失落,还以为他会更深情一点,也挥挥手再见。




他轻装而来,上飞机之后找到自己的座位,把双肩包丢在行李架上,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来一趟,睡了一晚,没做,说给谁听谁信啊!他扶着自己的额头,昨晚怎么就睡过了,一个绝色美人抱着自己,自己怎么就睡过去了呢说好的机会主义呢!下次见面还得好久之后,真是……




这时旁边有人坐下来。




黄少天转过头,看到一个绝色美人。




绝色美人戴着墨镜,下半张脸高冷男神你一脸,也正转过头来。




“靠……”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你什么时候买的机票啊……你怎么在这里,靠你怎么上飞机的啊我为什么刚才一直没看到……”他说着,笑了。




绝色美人摘掉墨镜,酷酷地说:“枪王,无所不能。”




“除了加血吧!”黄少天扑过去抱住他,“你跟我去G市真的不要紧吗,会不会有别的重要的事,靠你太神奇了!”




周泽楷摸摸他的头,“有更重要的事。”




黄少天觉得自己能猜到他说的更重要的事是什么,但他故意问:“是什么更重要的事?”




周泽楷竖起一根手指向上:“飞上天。”




“怎么又说黄段子呢!”




*


蓝雨宿舍楼里也有客房,俱乐部有时有选手或普通工作人员的家人来,一般就安排在宿舍的客房住了。




黄少天觉得蓝雨客房的条件配不上周泽楷啊!




“要不还是住酒店吧?”他提议。




周泽楷看房间,摇一下头。




黄少天猜不透他,“摇头是什么意思?果然不行吧?还是不住酒店?还是这里不好?”




周泽楷揭晓谜底:“不重要。”




黄少天无语,“多说几句话会怎样!会怎样啊!受不了你!”




他这样说,却很开心。




敌方队长住蓝雨宿舍,吃蓝雨食堂,睡蓝雨王牌,九赛季夏休期蓝雨一景,周泽楷无解!




相比于蓝雨经理的诧异,轮回经理快气疯了,夏休期是广告最多的时节,王牌队长居然不在!江波涛劝:“算啦不差这几个钱,这是我的假条。”




轮回经理在心里大骂这两个可恶的富二代!你们家不差这几个钱但那可是我们的薪水来源!他又不能对周少爷发火,江公子也得罪不起,只好四处再物色英俊的职业选手以求商业价值最大化,打得不好不要紧,我们有周泽楷啊!配合不好不要紧,我们有江波涛啊!我们只要帅的、帅的、帅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要帅的!会打荣耀就更好啦!




后来孙翔来了。




孙翔来的第一天就被拉去拍广告了,江波涛在陪女朋友逛巴黎时装店,女朋友试衣服的间隙打电话给周泽楷说这件事,周泽楷说哦。




江波涛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经理快整出吐血病了。”




周泽楷说:“生日之后。”




江波涛说:“哎哟要陪剑圣前辈过生日啊,很浪漫啊!要我帮你参谋吗?我可是策划过很多次浪漫的生日宴哦。”




周泽楷说:“不要。”




其实他在G市也没有很闲,联盟第一帅怎么跑得掉,冯主席要拍联盟新宣传片,迁就他把拍摄地点改到G市,周泽楷拍了好几天,又被拉到三亚继续陪,都没时间陪恋人了。




其实黄少天也很忙,他也是很受欢迎的广告代言人,另外夏休期还要参与训练营选拔和特训,也不轻松,工作间隙周泽楷给他发了发了一段语音,他听不太清楚,跑到走廊里听,才发现是一段海浪的声音。




他又听了一遍,似乎还有周泽楷呼吸的声音。




他又听了一遍。舍不得放开。




这时楼下有人喊他:“少天!”




黄少天放下手机,从走廊的窗子里望过去。




一个人站在蓝雨院子里对他招手,G市的夏天炎热,他却没什么汗,嘴里叼着根烟,抬头一笑,“嘿,小话痨啊。”





评论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