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四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陈年旧事真相毕露 时过境迁欲语还休




“我靠我怎么话唠啦那是战术!脸T也好意思嫌弃别人!”黄少天从窗口对他比个鄙视你的手势,噔噔噔跑下楼,跑到他面前,“你怎么会来蓝雨,来G市有事吗?夏休期来玩吗?”

叶修摊手,“陪老板娘来拉赞助,她一个妹子出远门不安全。”

黄少天说哟哟哟,“看不出你还挺细心啊。”

“那是,你看不出哥的地方还多着呢!”叶修把烟从嘴唇间拿下来,夹在手指之间,“哥有内涵,像一本有厚度的书,值得你阅读。”

“艾玛哪里抄的心灵鸡汤!”黄少天撇嘴,他和他说话一向百无禁忌张口就来,“是脸皮有厚度节操无底线吧!”

叶修笑,说了一会,说:“我答应你的,现在回来了,下赛季来拿冠军了哦!”他又停顿一会,“你要不要一起?”

“当然一起啊!”黄少天立刻说:“蓝雨怎么可能不争冠军!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叶修仍然笑着,“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拿冠军。”

黄少天看着他:“什么意思?靠你还没放弃挖蓝雨墙角啊!垃圾话我免疫啊!”

叶修认真地说:“真的,你来,我保证拿冠军给你,那年冬天在网吧里我就跟你说过,答应过的事我全都会做到。”

“少来动摇军心哈,虽然本剑圣的确值得你亲自登门来挖墙角吧。”黄少天不以为然,反而笑了,“再说我怎么可能离开蓝雨,我是王牌副队长啊!我们经理能随随便便卖我吗?还有你知道我多少身价吗?一场比赛随随便便几十万上下啊,想买我你有钱吗?别发梦啦……”

“两千万够不够,”叶修打断他的絮絮叨叨,“不要账号卡,就要你。”

黄少天愣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叶修并不是在对他喷垃圾话。

他立刻叫道:“卧槽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干什么违法的事了?!你连十块钱网费都要找我要!靠,你在耍我吗?这种玩笑最讨厌……”

“你来不来。”叶修简洁地说。

黄少天只觉得头脑混乱,“来什么啊!你先告诉我你哪里来的两千万啊……”

他早就感觉到了,也和队友讨论过了,轮回的技能点有问题……

叶修说:“重要吗?我就问你来不来,五年前我就跟你说过带你拿冠军,今年有我在,冠军就归我,蓝雨拿不到,谁都拿不到。”

黄少天只是问他:“什么冠军不冠军的你别给我扯这些!我问你两千万哪里来的!你听不懂我说话吗!”

八赛季决赛之前,没有哪支战队像轮回那样急需冠军,他们财力雄厚,实力强大……

叶修看着他,他本来没有打算说出来,因为这和此行目的无关。

但他觉得他好像要哭了。

叶修看了他一会,“之后冠军最大的可能是轮回,他们有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并且,”他停顿了,又直接地说:“技能点的优势不会在短期内消失。”

黄少天定定地看着他。

他绝不会忘记八赛季的决赛,蓝雨的第二个冠军被直接扼杀在个人赛,他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叶修舒了口气,“对,两千万是轮回给的。”

这样,所有的因果就能串起来了。

叶修卖技能点给轮回,拿到两千万,轮回靠技能点打了蓝雨措手不及,拿到冠军,他们愿买愿卖利益共享,都是赢家。
输的是蓝雨。

输掉冠军,优势,属于蓝雨的夏天,他的汗水,队友们的努力,和喻文州的梦想,最高处的风景,于锋……

黄少天努力地平复着情绪,“那……那你为什么不卖给蓝雨?”

“谈钱伤感情,”叶修坦然地说,“谈感情又伤钱,你要我跟你坐在一张桌子对面讨价还价吗?还有你们蓝雨配置最科学,加上技能点的优势之后我要回来拿冠军就更难,我怎么会做阻碍自己的事。”他又笑了,“哥可是看得很长远的,比你想得远。”

黄少天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真相总是以凶残方式显露,并不给一丝丝喘息和怜悯。

叶修接着说:“两千万给蓝雨好了,你跟我走,我害你丢一个冠军,就赔你一个……”

黄少天想你害我丢的何止一个冠军,我丢掉的,你赔得起吗。

他打断他的话——以不像剑圣的语言风格——直接地说:“怎么可能。”

其余的他一个字也不想说了,他转身要走,叶修就拦住了,“你不信我吗。”

“冠军我自己拿,不需要任何人带,”黄少天没有看他,“我就是不懂,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也算老朋友了,你怎么好意思背后害我们……你卖给蓝雨不行吗……”

叶修却松了手,他听出他口气的异常,或许他应该安慰他一下比较好,不过他本来就不是温柔以待的人,再说他们的个性也并不适合腻歪苦情的画风,他说:“别那么天真……”然后他还可以更直接地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有什么不对,你真以为有谁会被俱乐部留一辈子吗,都是商业行为啊,再说没有两千万我拿什么回来,拿什么实现对你的约定,拿什么找蓝雨的经理谈想买黄少天?

但说出口的,只有一句,别那么天真。

“对啊,我就是天真,我不怪你,技能点的事我心里有数,”叶修看见黄少天抬起手背擦了一把脸,他听见他说:“以前魏队还在蓝雨的时候就研究过技能点,他都不肯为蓝雨着想,更不要说你,一个外人。”

叶修心中一紧,这是他最不想他知道的事。

黄少天背对着他,他继续说:“对啊……大家都是大人嘛,凡事为自己考虑,你要冠军,他也要冠军,我也要冠军,各凭本事好了,再见。”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的视线,走入蓝雨的大楼,那冰蓝的外墙颜色在阳光下反射出冷的微光,像战斗中的冰雨。

叶修没有强留,他叹了口气,转身出了蓝雨的院子。

魏琛在蓝雨院子外的便利店门口等他,他坐在可口可乐的红色遮阳伞下,面前的汽水一口未动,嘴里叼着烟,一见他来就招手。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没戏。”

魏琛说:“老夫就知道,你说要挖那小崽子我就说肯定不成功啦,少天最爱蓝雨了,老夫创立的蓝雨哟。”

叶修说:“不知道你得意什么。”他看着对方那张回到老地盘就是地头蛇的嚣张的脸,真想把黄少天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砸他脸上,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不过他还是心软了,算了算了,锅我一个人背好了,谁叫我是个神T。

他又说:“到你老地盘了请杯喝的总行吧。”他到冰柜那拿了一瓶汽水,想想又觉得自己背了那么大一个锅又愤愤不平地想要拿最贵的,但汽水最贵也就两三块钱,他只好拿了桶看起来最贵的冰淇淋回来。

撕开冰淇淋的盖子就不想吃了,叶修又不是小孩子,哪能真对冰淇淋有多大兴趣,会喜欢这种东西的……比如黄少天?

最后他没有看到他的眼睛。

不过,他的难过,他即使不看,也全都知道。

叶修觉得气闷,用勺子捣冻得硬邦邦的冰淇淋,不说话。

魏琛说:“诶,我家小崽子怎么拒绝你的?我说你平时不是很会谈判吗,真到挖人的时候就说不出来了?行不行啊你,说好的叶神呢。”

叶修没理他,心事浓重。

魏琛不喝汽水,只抽烟,又说:“蓝雨这边变化好大,我都认不得了。”

两人有阵子没说话,蓝雨周边环境很好,夏季蝉鸣幽幽,汽水的气泡一个个地往上冒。

魏琛又说:“他怎么说的啊,是不是因为喜欢蓝雨食堂?我跟你说,蓝雨食堂是我一手挑的厨师,他不挑食,但唯独最不喜欢秋葵,秋葵有什么不好啊,他连试都不肯试,看着都要捂鼻子,是不是像小孩子……”

他一个人BLABLA地说,像他教出来的剑圣一样话唠。

叶修闷闷地听他说,他其实是不适合倾听者的角色,他比较适合出口嘲讽,比如,你这么在意他为什么要走,这么在意他怎么在蓝雨门口都不好意思进去见他,这么在意他为什么要把技能点卖给轮回好吧道理我都懂,但你这么在意他。

“他是不是知道了?”魏琛突然地问道。

叶修正在走神,没防备,随口就,“嗯。”

一嗯出口就后悔了,自己都背锅了还让他知道干什么啊!做T做到底啊,做到一半不是坑人吗!

魏琛也嗯了一声,“那是,我教出来的,最机灵了,什么都骗不过他。”

叶修有气无力地安慰,“算啦老魏,少天又不是小孩子了,早点明白这个世界的丑恶更好,呵呵,反正我,就是坏人。”

魏琛却没再应下去。

两个大男人相对着坐在可口可乐遮阳伞下,像中学生约会一样面前一人一瓶汽水,都不说话。

冰淇淋融化了,稀稀的,叶修吃了一勺,觉得甜得发腻。

“好难吃。”他说。

“现在的冰淇淋不好吃,我那时候,还在蓝雨的时候,门口便利店——不是现在这个,是个小店,卖的盐水冰棍,我每次买一箱,给训练营的小子们,少天一次拿两根。”魏琛把烟灭了,“七八年了,什么都变了。”

他站起身,“走吧,回去吧,还懒洋洋地在这里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是高中女生啊,二十过半吃奶油冰的男人基佬爆了。”

叶修无辜中枪。说:“不知道谁才是基佬。”又故意说他自以为的粤语:“你埋单啊!”

魏琛潇洒地压了一张一百块在汽水瓶子下面,对店里收银员说:“靓女,不用找了。”就走。

叶修忙说:“谁说不找啊!找给我!这败家玩意儿!”

他去拿了找钱,又回头去追魏琛。

魏琛没走多远,走得很慢,倒退着走,看蓝雨的楼,蓝雨的墙翻修过,修得很高,看不到院子里的树了。

叶修追上他,“老魏你也太浪费了,找的钱我收了,咱们创业期,一个字儿得掰两半花。”

魏琛转回身,切一声:“两千万没处花啊!有钱人的烦恼你不懂。”

“靠……”叶修就要开嘲讽,想想,又算了,他们计划着要卖更多的钱,建立战队,杀回联盟,夺取冠军,买来少天,组成两个五圣的豪华套餐,他们现在有足够的钱了,战队初见雏形了,新赛季马上开赛,冠军……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的冠军了……叶修倒不是伤春悲秋的人,反而觉得有点对不住魏琛,就拍拍他的肩。

魏琛把他手扒下来,“没事,不后悔。”

“爱过?”叶修开玩笑。

两人走到路口,过人行道,一辆车从对面开过来,开过他们身边。

周泽楷开车不东张西望,他开过路口,很快到达蓝雨门口。

蓝雨的保安都认识他和他的车了,直接放行。

周泽楷停好车,上楼,回房间。

这个时间黄少天应该在蓝雨训练室,周泽楷想着,躺到床上,相对于他的身高,床太小了,不过每天晚上他都这么过来了,不仅自己睡,还要抱他的恋人睡,还要这样那样把床弄得像会塌掉——感谢当时采购这些床的蓝雨创始人吧,床质量很好,虽然每晚摇摇欲坠,好歹并没有真的让他们掉下来。

周泽楷精力旺盛,每晚不把他的恋人做到精疲力尽爬不起来是绝不肯罢休的,他这次拍片出去了好几天,一回来就没打算休息,只想要好好找黄少天下火……

这时黄少天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了。

周泽楷坐起来,“嗯?”

黄少天看起来像刚洗过脸,前额的头发都是湿漉漉的。

周泽楷看出他的眼睛里有红血丝,嘴唇发白,他走过去,搂住他的腰想要把他抱起来。

但黄少天抓住了他的手,他看着他,“我有事情问你。”

他的表情不像平时,周泽楷有些迷茫,点头。

黄少天叹了口气,垂下眼睛,倒也没有急于开口。

周泽楷等了一会,又柔声说:“你不舒服?”

黄少天摇头,他抬起头看他,眼睛里映出他那美貌而任性的恋人的脸。

他真的很喜欢他,不止他的美貌,连他的任性,都舍不得放手。

周泽楷小声说:“怎么了?”

“你不要骗我,”黄少天对自己下了一个决心,“我想问轮回的技能点,八赛季你们买了什么。”


评论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