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九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各CP后援大混战     第一人玩火自烧身






全明星的第二天以游戏互动为主,第三天就是媒体关注的重头戏全明星对抗赛了。




分组结果黄少天很满意,至少他可以和周泽楷并肩战斗,虽然两人平时私下也会开小号在网游里组队拍拍照片秀恩爱,但这种以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的姿态一同出现在同一队,还是很让他开心。




正式开赛之前排阵,夜雨声烦特地站到一枪穿云身边,学着第一天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的姿势摆拍,周泽楷只笑,黄少天说:“严肃点,我在给我们的云雨党发糖,明天,哦不对,今晚一定就会刷到微博首页的信不信。”




周泽楷低声说:“给我发糖。”




“明天啦,我和我们队长请好假了,明天他自己先回蓝雨,我们在Q市玩几天吧,去年,哦不,已经过了新年就要算前年了,那个夏休期我就打算来Q市玩到现在都没玩成,我们去崂山怎样,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会穿墙的道士,晚上再去海边烧烤,北派海鲜和南派不同哦……”黄少天说个不停,心里想,我是打算给你发糖啊,今晚偷偷去给你惊喜吧。




他和周泽楷打团体赛,之前的个人赛和擂台赛就在一旁看,个人赛他们A队第二个是江波涛,对方B队上的是百花邹远,黄少天很自然地给江波涛加油,“小江胜利!胜利~”




对面B队的人都听到了,纷纷看过来。




江波涛起身,比个心,“要不要说句爱我啊,前辈。”




“爱你……”黄少天也比个心,“妹。”




江波涛说嗯,“意思差不多,前辈,我去给你报仇。”就上台去了。




轮到黄少天莫名其妙,“我和邹远没仇啊。”




他看看B队那些人,叶修,王杰希,于锋……但也说不上有仇啊,江波涛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黄少天马上对周泽楷说:“你是不是给你的副队长传达了错误的信息啊!我压根和谁都没仇!”




周泽楷说:“呵呵。”




“就算分成A队B队也不是真的要当敌人吧,对抗赛而已,娱乐一下放松一下呀。”黄少天说着,远远地看着叶修,“最多是有那么一两个讨人嫌的T想PK一下……”又说:“可惜他又不上个人赛,哎。”




他不知道,叶修刚才正力争想上个人赛,被全票否决。




两人闲聊着,江波涛打完了,春风满面地下场,输掉的邹远则一脸的愁眉苦脸,和同队的于锋把他拉到一边安慰,小声地说着什么。




坐在A队的区域是听不到的,更何况黄少天也不想听,但他知道于锋是很会安慰人的,陪坐跳楼机,陪丢上一次恋爱的遗物,陪着发呆再给一支甜的糖果,因为你无关紧要的话努力,因为你无心的话纠结,只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




他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周泽楷,对方英俊地让所有人炫目,但他并不只爱他的俊美无俦,他也爱他不理人间烟火的天真任性,睡觉起来要揉脸名曰保养,乐于健身,休闲方式就是对镜子欣赏自己,像个大男孩一样自恋又耍帅。除开高冷男神的一面,私底下的周泽楷简直可爱得让人把他藏起来……




周泽楷察觉到他的目光,也转过头。




两人相视一笑。




个人赛结束之后是擂台赛,A队派出的守擂是吴羽策,而B队是,张新杰。




这两人的对决可谓不精彩,一个鬼剑一个牧师,虽然操作堪称教学模板啊但完全拖时间呐,观众不买账哪有这么糊弄的,我们买票是为了看你们两个耗时间的吗,就算耗时间我们也更愿意看担流量的那几个啦!




裁判也忍无可忍,最后强制平局,开始万众瞩目的压轴团体赛。




AB两队大神齐发力,两边都走强攻路线,特别A队三个输出都是年轻英俊颜值高,一时不仅台上血光四射刀光剑影,连台下的后援团都精神大振卖命加油,轮回男神邪教团凯歌高奏,此刻妹子们的呼声响彻全场。




切,这些看脸的女人,要看技术啊……男观众们都这样想,比赛的确非常精彩,A队三个输出同样也是犀利精准威力强,直到夜雨声烦偷袭失败被沐雨橙风轰出去之前,男观众们也都感到荷尔蒙急剧上升。




叶修嘲讽:“想偷袭?天真呐!”




“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黄少天不服气,我就不喜欢废话多的,难怪我男朋友从不废话。




他男朋友果真一句废话都没有地在玩双枪,火力压制。




台下,有叶黄党说:看到没有,这就叫撩天!我叶苏!我黄傲娇!不萌不客观!




台上,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两路夹击,君莫笑东躲西闪,躲避地十分狡猾。




台下,有云雨党说:看到没有,这才叫珠联璧合!楷皇帅!天宝甜!云雨官配!




台上,君莫笑操纵角色后退,攻击目标赫然是正在吟唱的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急撤归位。




台下,有喻黄党说:出现了!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身前!出现了!你们这些邪道看到没有!我们才是美帝!




台上,索克萨尔的吟唱被B队的远程打断,一叶之秋猛攻,沐雨橙风对抗,夜雨声烦暂时还是肉盾,王不留行已经挥舞着灭绝星尘杀到。




台下,大家都在说:好精彩的比赛啊!真正的魔术师!




冷CP是不会有人注意到……有寥寥的几个人弱弱地说,有人要吃安利吗?很萌的哦~要不要吃吃看,诶随便吃一下嘛又不会怎么样……




台上,比赛还在继续,大漠孤烟和君莫笑贴身进攻手残术士索克萨尔,沐雨橙风和风城烟雨远程攻击手残术士索克萨尔,一时之间四个人都在攻击手残术士索克萨尔,隔着枪林弹雨血雾横飞,夜雨声烦想要撕开那些重重的攻击去援救他。




台下,有无节操说:看到没,修罗场!噫,我喜!




台上,索克萨尔倒下,夜雨声烦突施冷箭,化身刺客一剑贯穿大漠孤烟的胸口,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角色死亡交换。




台下,观众们高呼太帅了剑圣出手一剑风华那个机会捕捉地多么冷酷阴冷太他妈酷炫了!




台上,黄少天又开始吐槽:“我去敢不敢不用治疗……BLABLA……”




瞬间冷酷炫剑圣形象幻灭,台下冷气声一片。




周泽楷笑,“可爱。”






对抗赛最后以B队的胜利而告终,比赛本身娱乐性质更多,期间黄少天还和叶修如同个人赛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PK了一把,算过了一把单挑瘾,买票进场的叶黄党大大地值回票价,微博热炒翻天,贴吧激情讨论,有人下楼跑圈,有人怒撕周边,其实叶黄两人纯粹无心插柳PK只为自己尽兴,哪想得荣耀论坛某些区域混战不止粉黑大战瞬间十页成为流量宝担当。




黄少天回到酒店,先去了前台。




他找前台经理要了一张周泽楷房间的房卡,经理认得他,也觉得荣耀大神之间可能会互相串门,就给了他一张。




黄少天刷卡进门,周泽楷住的豪华单人间,房间外还有个客厅,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




周泽楷被联盟赞助商拉出去喝茶了,这会还没回来,他应酬太多,多半敷衍一下,也不会花的时间太久,黄少天等他,想着他的样子,之前约好的是明天在一起玩,并没有约今晚,但实在是很想他,离多聚少的恋人,总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一起。




黄少天又等了他一会,决定去洗手间洗洗脸梳梳头,他也要打理一下清清爽爽地见他的恋人,他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看自己,虽然是挺好看的但和周泽楷还是颇有差距,他学着他的样子揉脸,嗯,还蛮奇怪的……




这时,他听见开门的声音。




周泽楷回来了。




他刚想从洗手间跑出去给他惊喜,就听见江波涛的声音:“队长,正好碰到你了,我充电器充不进去,借你的给我用一下吧。”




黄少天停住脚步,他还不想让后辈看到他这么迫不及待秀恩爱。




周泽楷进门,走过洗手间的门——门是虚掩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到房里找充电器,江波涛还在说,“队长,晚上团体赛精彩啊!我看媒体朋友们都高兴坏了,明天又有头条,团体赛惊现单挑,哈哈,队长你吃不吃醋?”




黄少天忍不住笑了,他本来就是和叶修闹着玩,其他人肯配合地让他们两个闹着玩,周泽楷应该不会吃醋,不过如果他真的吃醋了也很有趣呀……




周泽楷说:“少天是我的。”




“要不要总见缝插针地秀啊,”江波涛说:“不过队长你真的很厉害啊,技能点那么大的事黄少天前辈都不追究了。”




黄少天不自觉地皱眉,他从门边望过去,周泽楷站在江波涛对面,表情轻松,“他爱我啊。”




江波涛背对着门,“是,周少爷谁不爱呢,说三次睡到就三次睡到,我也是愿赌服输,一般来说三次见面连黄少天前辈的手都摸不到吧,队长直接冲过去就抱,行动力惊人!什么时候我也试试,骗人说我也有狂热女粉丝追什么的。”




黄少天隔得很远,他看到恋人的笑脸,从来没觉得他这样冷漠,并且遥远。




他看到周泽楷微笑地说,“就他会信。”




江波涛啧一声:“我看他是看你长得帅才信吧,换个人就说不定了,黄少天前辈看起来不好骗。”




周泽楷说:“你也骗过。”




“好意思说,那时候黄少天前辈大半夜到轮回突然问你手机怎么不开,我能怎么说,”江波涛耸肩,“没办法啊,只好骗他说你手机被车撞海里了,不然要跟他说,你自己不爽就把手机扔海里了?他才要生气吧!”




周泽楷又笑了一声,“他不会生气。”




“真自信,”江波涛拿出自己的手机,“黄少天前辈可是很可爱的,小心被人抢走,睡着的样子真乖。”




周泽楷有点不高兴,“还没删?”




“为什么要删,”江波涛边开手机边说:“这视频拍得不错,一点看不出有二十四了,说十七都有人信……”




他们两个人毫无顾忌地开着玩笑,听见身后的声音。




黄少天推开门,他说:“什么视频。”




江波涛回头,顿时卡壳。




周泽楷的脸色也变了。




黄少天走向他们,他又说了一遍,“什么视频。”




江波涛立刻说:“黄少天前辈,我不知道你在,我是借充电器的,千万别误会,我和队长在开玩笑,我走了走了……”他想走,手机还握在手里,被黄少天一把抽了过来。




他手速那么快,号称剑圣,有几个人能飙过他。




周泽楷试图解释:“少天……”




手机只开到照片的文件夹,但江波涛手机里分门别类很清楚——他一向是个做事周全的人,不同的人建不同的文件夹,不同的时间分开,想要看什么,一眼就能看到。




黄少天的手有些抖,手机的冷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看上去面色青白。




视频拍得很短,时间是上赛季季后赛第一轮当晚,点开之前就预览到了周泽楷的脸,依然英俊地让人炫目。




他点了一下播放,屏幕里的周泽楷开始动,他举着手机对着枕边的黄少天,拍了他的睡脸,又移到自己,说:“我赢了。”




他又点了一下播放,周泽楷先拍了他,再转到自己,说:“我赢了。”




他又点了一下播放,周泽楷说:“我赢了。”




他又点了一下播放。




房间里都是他在说,我赢了。




江波涛的手机的确没电了,他放了几遍,那机子就自动关机了。




黄少天盯着黑暗了的屏幕不放,一动不动。




他还在按播放键。




江波涛于心不忍,“都是我不好,我没恶意的……本来就是……”




黄少天没有抬头,他盯着屏幕问:“赢了什么?”他停顿一下,接着说:“我怎么看不懂呢,谁赢了?赢了什么?”又说:“怎么看不懂呢?”




周泽楷去拿他手里的手机,他的眼泪正好掉下来,砸在他的手背上。




他说:“原来我连炮友都不算啊。”




周泽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手上落了一滴水,心里却像烧起一片火。




江波涛说:“唉,误会,误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前辈,你听我解释……误会啊……”




“你要再骗我一次吧。”他抬起头,“我再也不会相信了。”






















周黄册完



评论

热度(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