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两个爸爸63

弃号勿FO:

叶总裁的底线
——————————————



卧床休养没法上班,黄少天年假还有,他打电话到公司去请假,那经理因为之前黄少天不肯配合他的事心有怨气,在电话里教训了他半天,才勉强同意两天病假。

黄少天挂掉电话,只觉得心累。

小卢不肯跟叶修说话,也不肯让他送去上学,黄少天只好打电话给魏琛让他来接送,还要解释不小心摔伤的事,更加心累。

叶修在家不上班,他不会做饭,酒店住惯了更不会做家务,闲的时候除了看金融新闻就是打游戏,网游手游PS主机玩得不亦乐乎,黄少天躺在床上喊他,“昨天洗澡的衣服还没洗吧?”

叶修捏着手柄说,“哦,一会丢洗衣机里。”

黄少天就没说话了,过了一会自己起床,去卫生间把洗衣桶里的衣服拿出来塞洗衣机。

叶修看到了,连忙丢下游戏手柄跑过来,“你起来干什么,医生不是叫你卧床休息吗,你伤的是背啊,别乱动!我又不是说不做,等我游戏打完都等不及吗。”

他帮着把脏衣服丢进去,“走啦,回床上去。”他把他抱回床上,“那你休息,我再接着去抢BOSS,你要不要喝水?”

黄少天摇头,叶修没再说什么,出去继续游戏。

昨天的事或多或少让两人有所隔阂,因为黄少天的意外受伤,暂时被压了下去,可谁都不会忘记。

黄少天躺在床上玩手机,一会收到信息,打开一看,是喻文州问他的情况。

在家休养,他回复道,挺好的,你放心。

喻文州回:我不放心,和我视频。

一个视频请求就发了过来,黄少天摁掉了,继续打字:不方便,我真的没事,你不上班吗?

喻文州回:自己的公司无所谓,昨天的事错在我,希望叶先生不要再责怪你。

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想了一会,回道:他没有怪我,都是误会,我理解他。

喻文州很快回道:那我呢?

黄少天不知道要怎么回,索性不回了,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闭上眼睛睡觉。

叶修过了一会又走进来,“到时间擦药了,我给你擦。”

黄少天哦一声,乖乖趴好,叶修把外用药的盖子拧开,挤了一些药膏到手心,用掌心的温度融化,他掀开黄少天的上衣,看到他背上的红肿。

“疼吧?”他俯下身,将沾了药膏的手按上去。

黄少天摇头,“还好,我又不是小孩子,疼一下忍忍就过去了。”

“我昨天是失手。”叶修说着,用手掌按摩着受伤的地方,将药均匀地涂抹上去。

黄少天侧过脸:“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对我那么好,怎么会真的对我动手。”

“你知道就好,”叶修低声说道:“别再去见喻文州了,我很介意。”

黄少天没应答。

叶修边擦药边说:“小卢到别的学校去学琴吧,我给他找更好的老师,喻文州说到底不过是个高中校友,和你现在的生活一点关系都没,之前那么多年没见也过得好得很,对吧。”

黄少天还是没说话。

叶修接着说:“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晚上给我朋友打电话,找大学钢琴教授教小卢,我会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好好培养他,以后你只要别见他……”

他正在说,突然枕头下面的手机响了。

黄少天伸手去拿,但叶修抢先了一步。

手机发来的是一个视频请求,发来的人是,喻文州。

叶修盯着那几个字,像要把手机盯出个洞。

黄少天看他脸色就猜到了,马上说:“没什么,他只是关心一下我的伤。”

叶修挂掉视频,之前的聊天对话出现在屏幕上,一目了然。

“呵呵。”叶修笑了一声,把手机扔回去。

黄少天坐起来,“真的没什么啊,你都看到了,我根本没跟他说什么。”

“我在家所以你们不方便视频,那我走,你们视频吧。”叶修从床边站起身,离开卧室,他回到游戏机前,把游戏音量调到最大。

房子里全是刀剑碰撞的声音和电子特效音,黄少天坐在床上对他说了什么,他一点都听不到。

也一点都不想听到,他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啊!我这么喜欢你,结果你还是忘不了他,那么你何必不去找他呢!
黄少天还在说,叶修一个字也听不见。

他多想摔门一走了之。

他又不是真的没地方去。

理智上说,叶修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一走了之了,就中了喻文州的圈套,对方不就是要他走,要他提分手,要他离开黄少天么,叶修玩战术做生意十几年精明得很,哪里会看不出来。

可是情感上,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他几时这么把一个人捧在心上,连审计组要封他银行账户他也完全无所谓地甩头就走,为什么要这么明知道人家心里有别人还赖着不走,对了,人家儿子都骂过好几次,赖着不走,妈的,赖着不走……

他用力将游戏手柄甩到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那手柄立刻四分五裂,再也无法修复了。

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他拉住他的手,“叶修……”

叶修甩开他的手,他努力压制着愤怒,“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你到床上去休息,别下来乱动。”

“叶修……”黄少天又去拉他。

叶修往后退,避开他,“说了别跟我说话!别烦我!他不是不放心吗,让他来你家好了!省的我又动手动脚把你哪里弄伤让他不放心!”

黄少天看着他,“没有啊,他真是以朋友的立场,我也真的只把他当朋友……”

“没有朋友会搂搂抱抱情难自控,”叶修也望着他,“你不要当我傻。”

黄少天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叶修打断他的话:“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黄少天还是摇头:“不是……”

叶修又打断他的话:“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

黄少天还是摇头:“不,不想……”

叶修再次打断他的话:“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黄少天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叶修停下话语,他想他或许应该抱抱他,他受伤了,是他造成的,不管什么样的前因。

不过他做不到,本质上说,叶修是个相当有脾气的人,几乎没有人评价过他温柔,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温柔的暖男人设,为数不多的温柔给了现在怀里的这个人,可是这个人给他的是什么!

黄少天小声说:“我跟他早就过去了,我喜欢你,只想和你在一起,昨天是因为他太难过了,我不想他难过……”

“所以你舍得让我难过了。”叶修推开他,“我之前不管你们见面,因为我信任你,结果不过去一次钢琴教室就看你们搂搂抱抱,你让我怎么想,你们这样藕断丝连着把我放在什么位置!黄少天我告诉你,不管我多喜欢你,我绝不能容忍你在我的身边想任何一个别的人!”

黄少天望着他:“我没有,昨天的事是误会……”他停顿了一下,“好,昨天的事我不再解释,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坚定,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也对文州动手了,你还要他怎样,现在我跟你在一起,你还要我怎样……”

“我打他你心疼了?”叶修突然反问道,“你又是舍不得他难过又是心疼他,那你吊着我干什么!你去跟他在一起啊!你跟我这假惺惺什么,之前你还口口声声说他根本不喜欢你,突然就变成了你们情难自控,你他妈装什么可怜,吊着我很爽吗!以前我以为你跟我玩欲擒故纵,没想到你他妈就是在装!”

黄少天愣住了,他没想到叶修会这样想他,会这样说。

“对啊,我就是这样装惯了,”他索性说道,“现在你看透我了,后悔了吧,我没有吊着你,你要是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就算了,我决不强求!”

两人话说到这份上,都是重得不能再重,垃圾话谁也不比谁差,更何况相爱的人才能互相伤害。

房间里只有游戏的电子音效声,突然传来一声:GAME OVER!叶修刚才砸了游戏手柄,所以他在游戏里的人物一直一动不动被人打,现在挂了。

因此游戏结束了。

黄少天扶着电视机墙,他的背在痛,他看着叶修说:“我们也结束了吗?”

叶修看到他浅色的眼睛里含着大颗的眼泪,这让他忽然地心软了。

他本来不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

叶修过去抱他,嘟哝着,“吵架就吵架,哭什么呢。”

黄少天伏在他怀里,立刻掉下了眼泪,本来他真的没打算哭的,“谁哭了……你闭嘴……”

叶修抱着他说:“真是太犯规了,你一哭,就弄得我像欺负了你,唉,哥就算看透你了也还是要你啊,。”

“都说了我才没有哭!”黄少天咬着嘴唇忍耐,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把小卢换钢琴老师吧,早该换了。”

叶修嗯一声,擦掉他的眼泪,“哥刚才说气话呢,不分手,舍不得你。”

两人回到床上,难得的两个人都在家的闲暇时光,小孩又去上学了,本该是亲密无间的时候,为什么非要吵得不能休止呢,明明多喜欢对方啊。

叶修把游戏机关了,躺到黄少天身边,“我陪你睡觉。”

黄少天侧着窝在他身边,“早上睡好久了,不想睡,你陪我说话。”

叶修看他眼睛还是湿的,眼睛又大又圆又清澈,睫毛长而稀疏,沾过泪水之后湿漉漉地像一只猫,说话带了点鼻音,就算心思难测也实在很容易激起人的怜爱之心,他叹气,觉得自己真是栽在他手里了,真是不服不行。

“叹什么气呀,”黄少天又说:“还在生气呀?”

叶修点头,“气我自己,太冲动,被姓喻的一激就脑子发热,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你这么蠢,当然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都是他的错,我不该对你凶……”

黄少天打他,“喂,你说我蠢!岂有此理!”

叶修一把把他搂进怀里,“蠢萌蠢萌的。”

“那也不行啊!”

“好吧,是单纯。”

“不行,也不是什么好话!”

“那你要什么好话?”叶修贴着他的耳朵,“爱你?”

黄少天耳朵都红了。

叶修觉得,哥这接近二十八年的人生算是栽了,谈恋爱的人真是蠢爆了,就算十分钟之前还在闹分手,十分钟之后照样什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口,连哥这么机智心脏的人都不可避免!

黄少天睁着湿漉漉的眼睛说:“我也爱你呀。”

叶修就觉得,栽了就栽了吧,哥认了。

两人就腻歪上了,白日宣淫难以言表,实在不能作为小孩子言传身教的好家长,黄少天背受伤了动作不好剧烈,不过要表达爱意的途径很多,方法也很多,一天下来黄少天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知识,都是以前闻所未闻,同时对叶修的知识面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还有节操。

叶修没有骗他,他是个全职高手,全花样精通……看起来是个宅男热爱游戏,其实超会玩又有想象力,这一点上他真佩服他……

两人一天房间都没出,连饭都是叫外卖拿到床上解决,到小卢放学的时候黄少天是真的得卧床休息了,他起不来。

叶修不勉强他,穿衣服说:“你睡吧,我去接他。”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说:“早上已经和魏老大说过了,他放学去接了送回来。”

“老魏这么好,下次请他吃饭。”叶修穿好衣服,“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小卢喜欢吃什么?”

黄少天躺在床上,抬起头看他,“干嘛,突然对我儿子这么好。”

“噫,你儿子就是我儿子还要我重复多少遍,”叶修坐在床上看他,“虽然我这个人无敌俊朗潇洒不羁,不过为了你,我愿意主动和小朋友和解,他现在不理我,我只好大人有大量先去哄他开心啦。”他停了一下,手指抚摸着黄少天的脸颊,“而且这次真的是我不对,我把你弄伤了……”

黄少天软绵绵地笑,“我没那么娇弱啦,已经不疼了。”

叶修低下头亲他的脸,“哥心疼。”




评论

热度(247)

  1. ウサギさん🐰弃号勿F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