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喻黄ABO生子】匆匆那年

after 17:

21
说的好听,其实本质上也还就是一个占有欲强不顾及他人感受的Alpha,没有例外!黄少天想着,边恶狠狠地涂答题卡。

三月的月考,很重要,离高考真的只有倒计时的时间了。

另外,他和喻文州冷战一个星期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交卷的铃声响了,黄少天把试卷交到讲台上,转身回去拿书包,准备回家。

他不自觉地看向离他有几排距离的喻文州,他看他已经是一个自然的习惯了,就算他们在冷战。

喻文州在低头答题,没有看到。

没看到最好,黄少天想着,把书包背上,离开教室。

他去车棚拿自行车,骑车回家,天气渐渐地暖起来,人间三月芳菲天,道路两边开了一些花,香气袭人。

黄少天觉得这香气未免太浓了点,他闻着都觉得不舒服,胸腔里不住地泛酸气,他骑到红绿灯路口,停下自行车。

旁边有人也停下来,就停在他身边。

他很自然地扫了一眼,好吧,是喻文州。

黄少天故意不看他,喻文州也不说话,站在他旁边,嘴里哼着小调。

看谁先服软吧,黄少天觉得自己没有错,他和于锋完全什么都没有,喻文州还要过于丰富地联想,明摆着不相信他。

他当时的口气真的挺伤他的心,他们两个约好了过一辈子,这才多久就要出现信任危机,也太让人灰心了吧!

所以说Alpha就是那种只想自己舒服的人种,黄少天愤愤地想,这时红灯变绿了,他立刻骑上车,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喻文州却不紧不慢地跟过来,还故意拿前轮撞他后轮。

撞一下他就忍了,撞两下他也算了,撞第三下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了,车子往旁边一停,回头叫道:“你在干什么啊烦死了!”

喻文州也停下来,说:“我在骑车。”

黄少天怒道:“我知道你在骑车,但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烦死了你撞到我了!故意的吧一次两次三次!有劲吗!幼稚!”

喻文州说:“谁叫你骑在我前面,你讲不讲理。”

黄少天说:“谁不讲理啊!你恶人先告状你还说我不讲理!我靠我被你气死了!是你撞我在先!”

喻文州无辜地眨眼,“脾气真大。”

他说着,伸手去拉他的手。

黄少天一下就躲开了,“对我就是脾气大,你受不了拉倒!正好我看你也受够了,一拍两散……”他被他气得头晕,明明是占理怎么弄的像他在无理取闹一样,一急就说话说快,头一阵晕眩,刚才的胸腔里的酸气又涌上来,恶心地厉害。

黄少天冲到路边扶着树要吐,他吐不出什么,只有干呕。

喻文州这下也着急了,不惹他了,“你生病了?”

黄少天捂着嘴说不出话。

喻文州顺着他的背,“我看你这几天脸色都不太好,怎么了?”

“被你气的!”黄少天终于开口,“你烦死了!是你不对你还不理我,你这个人讲不讲理的!”

喻文州停顿了一会,慢慢地说:“我这不是……怕你生气不理我吗……”

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

喻文州觉得词穷,其实他能言善辩,不过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要怎么说。

他知道黄少天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应该去哄他,但他又怕他真的生气,对他漠视,真的对他不理不睬。这比任何言语都更加伤人。

他停了一下,轻声说:“不要生气啦,好不好啊……”

黄少天哼了一声:“不要撒娇!”

喻文州说:“天哥,不要生气嘛,都怪天哥太英俊,文仔没安全感的……”

好像只有这样半开玩笑的话语,才能掩盖出他的忐忑不安,某种程度来说,他比Omega的黄少天还要更加患得患失。

黄少天看着他:“你以后不要这样了,我对别的Alpha没想法,我只……”他想了想,“不说了。”

喻文州急了,“诶?你打算说喜欢我的吧!说嘛说嘛!文仔没有安全感想要听!”

黄少天转身就走,酷酷地说:“天哥不想说。”

喻文州从背后抱着他的腰,边走边说:“你刚才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不会真的被我气的吧?”

黄少天摇头,“花香太重了,中饭也吃得太油腻了,就是想吐,胃里难受,没事。”

喻文州抽抽鼻子,他不觉得花香很重啊,“那你想吃什么吗,我请你,算向你赔礼。”

“不想吃什么,最近胃口都不太好,大概是春困。”黄少天说:“春眠不觉晓啊,不知道吗?”

“哦,我也想春眠。”喻文州加重了春字。

“怎么这么污呢!”

*
说笑归说笑,对恋爱中的人来说,闹一次小别扭反而感情更亲近,周末的时候学校迎新春晚会正式开演,高三年级也有去看的。

喻文州有特别的双人座票,就在第二排中间的位置,舞台看得清清楚楚。

学弟学妹们的演出很精彩,载歌载舞热热闹闹,不久轮到于锋的乐队上台,他们听了主持人的话没出表白女朋友的岔子,规规矩矩地唱歌,电音激荡,贝斯节奏鲜明,电吉他旋律强烈,架子鼓带动全场热力,观众们都燃起来了。

喻文州从座位上握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转头看他,“我不看节目行了吧。”

“我才没那么小气,你看就是,”喻文州说:“我比他有魅力,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黄少天说:“是是是,谁不知道喻主席去年主持校内晚会被多名少女连番告白,我羡慕嫉妒恨好吧。”

“不啊,”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我得到你了。”

他说着,释放出一些Alpha的气息。

舞台上灯光闪烁,乐声强劲,欢快的节奏席卷整个剧院,四周全是少年少女们的呼喊。

但黄少天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因为喻文州的靠近而越来越快。

Alpha的气息和Omega的融合在一起,在四周纷扰的人潮中,他轻轻地吻了他的唇角。


评论

热度(171)

  1. ウサギさん🐰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
  2. 浮光after 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