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さん🐰

【all黄】黄粱记之周黄册 十八

管它那么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秀恩爱郑轩感压力 归去来叶神续前缘




周泽楷生日当天黄少天要比赛,他只得提前几天去S市为他庆生,周泽楷带他去了刺青馆。

“靠,我真的被美色迷惑了。”黄少天躺在台子上,眼睛望着他,“我超怕痛的,都是为你。”

刺青师是个长发的男人,滑溜的长发扎了一大把在脑后,黄少天看着他,莫名想到周泽楷那个美丽的前女友,维多利亚港夜景里的长发女子,看向不爱她了的前男友时目光里并不是舒畅,总有些寂寞和哀伤。

她爱过他吧,至少他也爱过他,为什么会分手呢……

黄少天正想着,第一针扎在了他的腰上,一阵刺痛。

“好痛啊……”他抱怨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湿了眼眶。

周泽楷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

刺青师傅停下手:“怕痛抹点麻药吧。”

黄少天连忙摇头,“不不,我不能打麻药,我靠速度吃饭呀,甜酒都不吃怎么能打麻药,受影响怎么办。”

周泽楷吻了吻他的湿漉漉的睫毛,低声说:“我养你。”

黄少天立刻把他推开,“我又不是女人,你走开啦,你在我都不好意思说痛……超丢人……”

周泽楷笑:“我陪你啊。”

刺青师也笑,“你笑起来应该比麻药还管用。”

黄少天也跟着他们笑,他脱了上衣,周泽楷要他纹在腰上——他喜欢他的腰,认为那纤细而柔韧,一度赞为极品,黄少天自己不觉得多好看,他觉得自己缺乏肌肉,但是既然他喜欢,为他痛一次也算不上什么,真男人,也不应该怕痛。

他平时总是对着电脑,户外运动不多,脱去上衣打上灯光之后肤色白得耀眼,一刺下去,肌肤就敏感地泛出粉红色,花体字印上去,又是深色,有些诡异的美感,他怕痛,咬着嘴唇身体发抖,栗色的刘海被汗打得有点湿,只好闭着眼睛苦忍,周泽楷就算美色当前也抵不过刺在肉体上的疼痛,但谈不上后悔,他喜欢他,为他痛一下就痛一下,没那么矫情。

周泽楷自己却开始后悔,没必要为了喻文州一句话赌气地非要印上自己的印记,他这么痛,他心里也不好过,就说:“只要楷字。”

刺青师说:“喂,帅哥,我这个是整体设计,三个字自成一个完整花式,改了就不漂亮了。”

周泽楷说:“我付钱。”

刺青师不依不饶,“这是艺术,你们不要玷污艺术。”

周泽楷说:“双倍。”

刺青师说:“你这种富二代,我见的多了……”

周泽楷说:“十倍。”

刺青师说:“靠,什么人啊!”

周泽楷说:“二十倍。”

刺青师傅说:“算了,怕了你们了……”

一个楷字,还是很多笔,但比三个字还是少多了,黄少天的腰上慢慢显露出漂亮的花体字,终于结束了。

周泽楷扶他下来,黄少天痛得脱力,靠在他胸口不想动。

周泽楷心疼地抱着他,又要给他穿上衣,拉下衣摆的时候他的手指碰到那个楷字——永远去不掉的印记,心里突然特别得意。

他是我的了。

周泽楷生日当天荣耀论坛简直像过节一样,女孩子们疯狂地刷周帅生日快乐正面上我,还有各大CP党奉献各种生贺文、图、漫、MAD,S市开了周泽楷我们只爱你其他人走开的ONLY,无料满天飞,然而云雨党并不知道他们的两位正主已经云雨过很多发了一方都在考虑求婚的事了,被其他CP党怒斥扣糖,周唯和玛丽苏们也痛诉这个时候还来蹭热度祝你们早日被正主拆CP发刀子!

黄少天那天有比赛,他的刺青早就不痛了,毕竟只是皮表的东西好得快,晚上的比赛赢了之后他心情大好,跑到外面给周泽楷打电话。

周泽楷也比赛结束了,他的轮回战队和当地的粉丝后援会正给他办生日宴会,手机响了好久才听到。

黄少天等了半天才等到他接起来,先说:“生日快乐祝你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周泽楷握着手机认真听,等他一直说着吉利话,不打断。

黄少天说了很久,说:“喂,不说话干什么呀,哦,刚才还少了一句,恭喜刚才的比赛赢了,但是冠军我可不会让,唯有祝你今年拿冠军这种话我是不会说的!”

周泽楷说:“拿戒指求婚呢?”

黄少天说:“什么?谁昏了?你那边好吵我听不清楚,周帅狂热粉太多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最开始抱我就是因为遇到狂热女粉丝,嘻嘻这么看来她也算是助攻啦……”

周泽楷静静地听,心头一片清明,四周再喧闹,也全都归于安静。

“我爱你。”他说。

黄少天还是没听清,“什么什么?你什么?啊真的太吵了,等结束之后再通话吧!拜~么么~”

他就先收了线,听得出来周泽楷那边很忙,就让他和他的轮回战队一起庆祝生日会,反正他是我的男朋友。

郑轩正好从洗手间回来,看他一脸神神秘秘的笑先寒了一下,问:“黄少什么事那么高兴啊?”

“你太不关心荣耀了,”黄少天比出一个V字,“论坛上起码热议两周啦!”

郑轩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周泽楷的生日吧,嫌弃地说:“夭寿啦又秀恩爱!你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好吧,压力山大。”又嘀咕着:“周泽楷有什么好,就是脸。”

“什么都好,”黄少天一把搂住郑轩的肩,“阿轩啦,你没谈过恋爱不懂的……”

郑轩赶紧说:“我也不想懂基佬的世界,好想找个地方吐槽。”

黄少天哪里在乎郑轩懂不懂,他只要自己懂就好了,也只要周泽楷懂就行了,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恋爱却是两个人的事,单恋再怎么描绘美好也终归寂寞,恰好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两相欢喜。



全明星是一年一度的荣耀盛会,更何况今年叶修回归,荣耀十年,在万众瞩目中,十赛季全明星赛在Q市举办,霸图主场,主题追忆,打情怀牌,引得无数荣耀老玩家唏嘘不已。

开场是大漠孤烟与石不转这对账号卡搭档的亮相,韩文清是拳皇的十年操作者,张新杰虽然不是石不转的首位操作者,但也操作了接近七年的时间,合作时间可谓是荣耀所有搭档中的最长的组合。

主持人在声音并茂地煽情,除了台上的两位东道主全明星,其他22位全明星选手都在准备休息室里上台,大家彼此都挺熟,也都能聊两句,而且由于神T叶修在,其他人的气氛格外融洽。

黄少天和周泽楷有一阵子没见,他们交往的事只有轮回和蓝雨两支战队的人知道,其他战队并不清楚,目前也没打算公开,毕竟都是当家当打选手兼广告宠儿,特别周泽楷还是看板郎。两人特地不坐在一起,隔着好几个人眉来眼去地冒粉红泡泡,马上有人闻到恋爱的酸腐气味了。

“好想抽烟啊,有人在释放虐狗的信息素。”叶修说。

黄少天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说什么呐老叶,这里禁烟啊。”

“一看你就很久没关注文学网站了,现在流行ABO懂不,”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小朋友当年对哥说话多甜,现在张口闭口老叶,你的尊敬呢。”

黄少天不服气,“叫谁小朋友呢!你以为你比我大几岁啊!再说我什么时候对你甜过!做梦呢吧!”

叶修说:“现在不承认了,你的黑历史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个什么梦……”

“靠!要脸吗多少年前的老梗还提!”黄少天立刻打断他的话,伸手把他拖出来拖到一边,说:“老叶麻烦你有点下限好不好!那么多人在!”

叶修一脸无辜,“其实我真的不是叶秋,你还真没说错。”

“我去这种小事……”黄少天反应过来,六年前他对他说,他梦到他,但不是叶秋,那不是正好是眼前这个人吗……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了,一些错乱的梦的碎片像散了一地的拼图般逐渐拼合。

他灵巧的舌尖在他的耳畔游移,他的手指探入无人触碰的私密……



一个他说,你要记住我,我是叶修……

一个他说,过程纵然柔情无限,却最终只是一场黄粱空梦……

一个他说,咱俩索性就这么定下来好了,省得你去祸害别人……

一个他说,情爱不过如此……

“其实吧……”叶修慢吞吞地说:“我也梦到过你。”

黄少天被他打断思绪,如梦初醒,“啊?什么?梦到过我什么?”

叶修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限制级的,说出来你要嘲我没下限。”

黄少天切一声,“那就别说了,我走了,一会要上台。”

“时间好快啊。”叶修拉住他的手腕,“还记得六年前的全明星吗,你还挑战我了。”

黄少天撇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叶修又说:“你肯定忘不了,因为输了之后就哭鼻子了,当时摄影机都拍下那珍贵的一幕呢。”

“呢你妹,我什么时候哭鼻子了!少往自己脸上贴金!”黄少天无语。

叶修啧一声,“和你的手残队长抱在一起哭呀,真忘了?哥都记得呢!”

黄少天这下想起来了,但绝对不是因为被叶修打败了哭的好吧,那次喻文州去单挑了早他们一年出道的魔术师,并且输了——术士去挑魔道学者,这个术士还是个手残,这个魔道学者还是职业Top1,谁都能猜到结果,黄少天当时就哭了,他抱着喻文州,觉得这个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维护他的人,维护到就算他失败也会把责任担到自己身上。

“手残很聪明啊,他知道示弱,而剑圣的确怜香惜玉,”叶修说:“转眼好也好过了,分也分开了,换了几个人,现在是不是被美色迷惑了……”

黄少天打断他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觉得你特地把我引到一边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吧,你有话直说,本剑圣从来不是弯弯绕的人,也不吃心脏那套!”

叶修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这时舞台上的煽情环节结束了,主持人开始请全明星选手们上台。

黄少天转过身:“我要走了,反正你要说的也无非都是垃圾话本剑圣有抵抗力……”

“黄少天,我们不应该没有开始。”叶修说完,就走。

黄少天愣了几秒,立刻说道:“什么意思啊老叶!我靠你又在耍我吗!”

他的声音太大了,一旁的职业选手们都听见了,纷纷望过来。

叶修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他,反而脚步轻快地跳上舞台,对台下观众挥手,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接着其他全明星选手陆续上台,赛事真正开始。

黄少天暂时把这意外的插曲抛到脑后,连喻文州的询问都搪塞过去,叶修的话必然是垃圾话,就算不是垃圾话他也没打算放在心上,他心上有人,多余的,也装不下去。

全明星第一天是挑战赛,叶神的回归使得他再度成为众新秀挑战的对象,轮番的车轮战让黄少天又不自觉地想起四赛季的全明星,那时他才和王杰希分开,也还没有和喻文州开始,都不认识周泽楷,更谈不上于锋,那时他对叶神的形象破灭由粉转黑,却还是觉得他好犀利,打比赛用战术都特别厉害,斗神不败,三连冠王朝,盛年的叶修就算形象猥琐节操缺失也还是让他振奋不已,并不像现在,虽然叶修在笑,在无谓地开玩笑,在没下限地吐槽,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叶神了。

他现在是散人。

他曾经对他说,不败斗神也是人。

黄少天看着操作台后的叶修,他想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诗情如画的西湖之上,其他人都去游玩了,他留在船舱里陪他,冬季的水边连潮气都渗入骨头缝里,唯一的温度来自他给他的热水——他的修长的仿佛带着荣耀光环的手指就在他的手边。

他在说,友谊天长地久。

他在想,无缘对面难牵。

所以他不明白他现在为什么突然地说,不应该没有开始。

舞台上的叶修开始任性了,他打了个GG,退出比赛,将胜负拱手让人。

这种娱乐为主的比赛,本就不需要执着于胜负,但第四赛季时的叶修并非如此,他打着车轮战,依然每战必胜。

他那时候正锐气当头,势不可挡,就算是娱乐,也不给任何人赢过的机会。

现在叶修已经二十七岁,过了一个电竞选手最黄金的年龄。

打GG,或许是不想再承受无谓的手速压力,或许是对轮番上场的不满,谁也不是他,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谁也不是他,不知道这些年他的心,就像没有人能体会一叶之秋的荣光,横扫联盟的气魄和成就王朝的传奇,也没有人能了解一落千丈的排名,被迫退役的转身和离开嘉世的寒冷。

无数次走过的路,青春与梦想在无法回头的身后,他孑然一身,雪落白头。

最荣耀时莫过于他,最落魄时莫过于他。

之后,嘉世由他亲手终结。

成败皆于他一人,一手。

黄少天看叶修又上台,他还是继续着车轮战,一对二,三分戏谑三分保留,开着半真半假的玩笑,没人猜透他。

啧,你看看你一回来对可爱的后辈这么不友好,太没下限,不过……他在心里说,还好你回来了。


评论

热度(496)